科技 新浪科技 劉永好與黃崢:自我奮鬥與歷史進程之間

劉永好與黃崢:自我奮鬥與歷史進程之間

新浪科技 2020-06-30 11:23

原標題:劉永好與黃崢:自我奮鬥與歷史進程之間

原創 睿愚 秦朔朋友圈

f0db-ivrxcex5981544.jpg

· 這是第3385篇原創首發文章 字數 3k+ ·

· 睿愚 | 文 關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世人慌慌張張,不過是圖碎銀幾兩,偏偏這碎銀幾兩,能解世間惆悵。

當世人感慨碎銀幾兩賺得越來越慌張的時候,也有人的財富如火箭般躥升,讓人望塵莫及。

6月23日,胡潤研究院發布了《疫情四個月後全球企業家財富變化特別報告》,報告研究了胡潤全球富豪榜上的企業家在截至今年5月31日的四個月內的財富變化。

報告顯示,新冠疫情以來最大的兩個贏家是電商亞馬遜的傑夫·貝索斯和拼多多的黃崢,他們的財富分別增長了1500億(相當於一個李嘉誠的財富)和1240億人民幣,且幾乎都來自4、5月這兩個月。

傑夫·貝佐斯的財富達到1.1萬億人民幣,蟬聯世界首富;黃崢則成為全球財富增長最快的企業家,相當於這四個月平均每天增長10億,身家達到2500億,在國內財富排名上升至第3位,僅次於馬化騰和馬雲。

報告出爐,胡潤感慨,永遠不能低估了這些全球最厲害的超級財富創造者。

拿我們普羅大眾與這些超級財富創造者對比沒啥意義,而對比這些不同賽道、不同時代的超級財富創造者們,我感慨頗多。

尤其是最近讀了《劉永好傳》,翻看劉永好四兄弟篳路藍縷的艱辛創業歷程,感慨財富來之不易,但疫情暴發后,黃崢四個月的增量財富一舉超越了劉永好家族創業以來的存量財富,並且還要高出百億!又讓我感慨財富來得太容易。

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何況還有通貨膨脹,所以這很正常,但80后的黃崢這後浪也太強了,創業僅5年,就以絕對優勢碾壓了創業38年的50后前浪劉永好。

e8e2-ivrxcex5981554.jpg

對比兩人的財富進階之路,不禁感慨時勢的重要性。一個人的財富,當然要靠自我奮鬥,但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

劉永好四兄弟是在1982年兼職創業的,雖說我們的改革開放始於1978年,但過去長達十年的意識形態禁錮使得人們的思想解放沒那麼容易,所以他們創業初期屢屢碰壁,要麼碰政策的壁,要麼碰資源的壁。

政策的壁一方面是有些創業方向被禁止,另一方面是擔心政策變動,中間確實有過一段敏感時期,他們都去申請把工廠無償交給政府了,所以創業前期四兄弟只有一人辭職,其餘三人還保留公職,在政策尚未完全明朗的時候給自己留條後路。

bf9f-ivrxcex5982064.jpg

而資源的壁是指:

要錢沒錢——創業初始砸鍋賣鐵才湊了一千元,既無風投,也沒銀行貸款,所以靠自己的原始積累做大之後,劉永好發起成立了服務民營經濟的民生銀行;

要設備沒設備——買不到,買不起,好在四人有技術,自己動手用廢鐵組裝了一套設備;

要人才沒人才——那個年代個體戶為人所不屑,私營經濟也不敢多雇傭工人,擔心一做大就成了資本主義又要被打倒;

要廠房沒廠房——把自家的土房子改造成了廠房,在轉型研究鵪鶉養殖時,只能養在自家小房子的陽台上,但噪音污染、糞便污染和氣味污染又嚴重影響了生活。

改革開放的浪潮起於毫末之時,個人創業道阻且長,但韌勁十足的他們是幸運的,一路見證了政策的放開放活,見證了各地營商環境的從無到有再到不斷競爭優化,見證了生產要素的完備完善,見證了國內基礎設施的不斷提升改造,見證了過去躲躲藏藏的民營經濟由弱及強,逐漸成為了國民經濟的中堅力量、國民就業的最大載體。

簡而言之,個人自我奮鬥與時代紅利產生化學反應,將他們推上了那個時代的浪尖。

劉永好四兄弟吃過的苦,碰過的壁,被野狗追咬的夜晚,被人騙得要捲鋪蓋跑路的時刻,承受過的各種壓力,我們今天已經難以想象。但他們提著昨日種種千辛萬苦,換來了今日的美滿和幸福,從千元投入到千億家產,他們在創業初期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這個成績,因為貧窮會限制一個人的想象力。

同樣的,社會的貧窮、百廢待興給予一個人創業空間的同時,也會極大地限制一個人的創業路徑。

劉永好的創業是真正的赤手空拳、白手起家,自己投入、自己研發、自己騎著自行車挨家挨戶收種蛋、自己帶著小雞仔去市場上一個一個地賣,需要擴大再生產的時候,也只能依靠自己的原始積累,拿出之前的盈利,投入到下一個工廠,再依靠新的盈利,再投入新的工廠。

馬克思說:「假如必須等待積累去使單個資本增長到能夠修鐵路的程度,那恐怕直到今天世界上還沒有鐵路,但是通過股份公司,轉瞬之間就把這件事辦成了。」

靠一個人的資本原始積累,從千元到千億,劉永好們用了38年,靠一群人的資本,從一個想法到千億市值,黃崢只用了5年。

b2e2-ivrxcex5982068.jpg

都是白手起家,但幸運的黃崢趕上了「點石成金」的黃金時代。

雖然他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但出生在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時代,國家經濟開始蒸蒸日上,國民思想開始全面解放,大部分同齡人都在接受良好的教育,工廠滿負荷運轉,貿易之路熙熙攘攘,人們收入水漲船高,移動互聯網普及,電商興起,風險投資百倍盈利的神話激蕩在每個投資人心中,從這個角度來說,看似都是白手起家,但劉永好是在盆地里開始奮鬥的,黃崢則是在高原上開始進擊的。

後浪之所以更高,絕大部分是因為有前浪們的鋪墊和托舉。

比如,後浪黃崢幸運地站在了前浪們的肩上,馬雲和劉強東讓大家逐漸接受電商這種購物模式,順豐和「四通一達」又讓物流的成本一降再降,小米、vivo和OPPO又把廉價智能手機店鋪滿大街小巷,送到小鎮青年手中,資本大佬們又一輪輪地把資金注入拼多多,得益於前浪的開路和資本,黃崢僅僅只用了幾年工夫就趕超了前浪們幾十年的積累。

拼多多上市時,黃崢在致辭中表示,感謝互聯網和電商界的前輩,拼多多能取得小小的成績,是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4f20-ivrxcex5982119.jpg

移動互聯網的普及讓其集聚用戶更快,但插上資本市場的翅膀,才是他振翅的關鍵所在。若沒有資本市場的持續輸血,一直虧損的拼多多早就存在不下去了。

2015年9月,拼多多創立,2016年3月,獲得IDG資本和光速中國投資的A輪融資,2016年7月,獲得高榕資本、新天域資本、騰訊產業共贏基金和凱輝基金的1.1億美元的B輪融資;2016年9月,獲得一次戰略合併融資;2018年4月,獲得騰訊產業共贏基金和紅杉資本中國的約30億美元的C輪融資;2018年7月,登陸美國納斯達克。

阿里和京東創業到上市,大概用了超過15年的時間,而拼多多隻用了3年的時間。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雖說條條大道通羅馬,但前浪是披荊斬棘、逢山劈路、遇水架橋過去的,後浪則是直接搭了前浪的便車和高速公路,而最強後浪黃崢甚至是直接飛了過去。當然,過去之後,他也會成為前浪,開始新一輪從0到1的征程,為後浪們趟路。

000b-ivrxcex5982118.jpg

海爾的張瑞敏說過,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

時代進程不同,商業模式就不同。

2019年新希望營業收入820億,凈利潤61億;而拼多多2019年的營業收入為301億元,虧損85億元。

但兩者的市值都是千億,只不過新希望是千億人民幣,而拼多多是千億美金。

劉永好的財富是靠企業盈利積累來的,黃崢的財富是靠企業的估值上漲來的。拼多多一直虧損,但是黃崢的個人身家一直漲個不停。前者靠市場,後者靠資本市場。

但沒有對錯,都是各自時代的產物,都是時代的弄潮兒,都在創造價值,提供就業,貢獻稅收,整合資源,提高效率,增進全社會福祉。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不管怎樣,我們都要致敬這些努力前行的創業者們,因為我們的社會就是由這群最具冒險精神、最敢於承擔風險的創業者們推動躍遷的。我們不能只艷羡他們的財富,而忘記他們承擔的風險、承受的壓力、遭遇過的困境。

創業初期,他們也看不清未來,劉永好四兄弟面前一片迷霧,做什麼,怎麼做,後果會怎麼樣,他們一無所知,卻選擇了行動起來、不斷試錯;黃崢創業確實是選擇了時代的風口,但風口上的兩個大佬,阿里和京東,已經堵在了風口,誰能料到拼多多會撕開這麼一大道口子?

所謂的創業成功,都超出了當事人自身的預期。

何帆教授在《變數·推演中國經濟基本盤》中引用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張弛教授的一句話,「你要記住一句話,未來不是被看清的,而是被創造出來的」。

年初,胡潤研究院發布《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全球十億美金企業家人數增加346人,達到創紀錄的2816人。中國上榜企業家799位,比美國多173位。和平年代,這些厲害的超級財富創造者們就是國之長城。正是有了這些創造力極強的企業家們推動時代潮流滾滾向前,我們才得到更多的就業崗位、更多的創富機會,從而共享社會的繁榮。

也祝願躬逢最好時代的我們都能將個人的奮鬥匯聚到時代的浪潮中,把握時代紅利,創造一番天地。

「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

「 圖片 | 視覺中國 」

原標題:《劉永好與黃崢:自我奮鬥與歷史進程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