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小林光一《我的履曆書》 婚事遭反對終迎來大反轉

小林光一《我的履曆書》 婚事遭反對終迎來大反轉

北京新浪體育 2020-06-30 10:09

  文章來源:找借口安靜

  原址: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KZO60241200R10C20A6BC8000/

  原題:小林光一(12)晴れて挙式 『格差婚』実現へ決意固く 周囲は大反対 粘り抜いた末に

  摘自:日本經濟新聞

  作者:小林光一 名譽棋聖

  翻譯和整理:找借口安靜 希望大家都能有這樣的愛情

  面對我有可能會被逐出師門的結婚意願,美春夫人給我留下了一句「你至少給我等到20歲再說吧」。但是美春夫人無論怎麼說我,我都只回答「我想讓禮子幸福」這一句話。當然對美春夫人來說,不僅是因為木谷老師在住院,所以沒法和他討論這件事,另一方面也想給我一點冷靜的時間,期待我在這段時間里能改變想法。

  但是,我們倆的想法一點也沒有變化。惱羞成怒的美春夫人在1973年5月,將我的父親從旭川市叫到了東京。我們四個人,為了放棄這段婚事而反覆說教。從父母的角度來說,自己的兒子和女兒都是任性地長大的,所以即便結婚也很難順利地走下去,這樣的話反覆跟我們說了很多次。雖然最終他們的努力都沒有成效,但是在四面楚歌的情況下,我們的「姐弟戀」實現起來其實非常困難。

  在說出結婚的意願,到最終我們結婚,在此期間我們留下了很多信。因為父親的說教自己也沒有聽進去,再加上自己也不太好意思住在道場,於是就搬到了東京·阿佐ケ谷,而那時候收到的信件,有很多都是沒有貼郵票的。其實很多是禮子到我的公寓后,自己將信件投到我的信箱當中的。

  雖然我們之間還有過「請你把我之前寫的信都還給我」的時候。但是被逼到這個程度的時候,本來就很纖瘦的禮子就顯得更加憔悴。另一方面,禮子曾說過「我覺得自己的另一半,哪怕到了地球的另一面都找不到」,如果我斷了這個婚事,那麼禮子這輩子都只好單身了。

  說實話,其實說出結婚意願的自己才是最不淡定的。我還考慮過「我這麼一個毫無成就的人,和老師的女兒結婚真的可以嗎?」、或者是「如果一切都不順利,一句對不起是解決不了的」等事情。我也總算是明白了這件事真的是一件大事。

  但是,我們倆決定結婚的事情,從沒動搖過。

  1973年7月,木谷老師第三次腦出血發作。然後在平塚市的醫院里過著療養生活。就在那個時候,已經想好了要結婚的禮子和木谷老師報告婚事的時候,據說木谷老師小聲地說了一句「我推薦你們去T會館辦婚禮」。

  具體說出了辦婚禮的場地,並讓我們趕緊去辦婚禮。此前因為經常生病,不知道老師是否想過我們倆的婚事,但是這樣的舉動讓我們的視野一下開闊了起來。不經意間,大兒子木谷健一等人也站在了贊成婚事的一邊,百般周折之下最終美春夫人也同意了我們的婚事。

  然後一切就變得非常順利起來。最終在1974年3月22日,在大倉飯店舉行了婚禮。婚禮最終沒有選擇在T會館而在大倉飯店,主要原因是和日本棋院有這深厚的歷史關係才決定的。介紹人是在道場中經常幫助我們的梶原武雄老師夫妻倆。當時禮子的段位也來到了六段,當時還半開玩笑地說:「棋上面或許禮子要比你強」。

  主持人是落語家三游亭円樂(5代目)。召集了230個客人的婚宴,就連木谷老師一生的對手——吳清源老師在內的圍棋界大咖悉數到場,金融界也請來了三菱銀行的會長田實涉。而酒店方的溝通以及酒席座位都由禮子來協商,而我其實什麼都沒幹。

  令我高興的是,住在醫院的木谷老師也前來婚禮現場。準確來說,木谷老師沒有參加結婚儀式,但是坐在輪椅上迎接客人們,並和客人們一一握手的場面,讓我印象深刻。

  現在想想,雖說那時自己很年輕,但是連我自己都覺得,那時候的決定真的很大胆。

(責編:樊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