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伯恩斯:我將和烏斯曼分開備戰 期待阿布扎比取勝

伯恩斯:我將和烏斯曼分開備戰 期待阿布扎比取勝

  UFC中國訊 用吉爾伯特-伯恩斯(Gilbert Burns)自己的話來說,現在是時候成為UFC冠軍了。

  但將於UFC251中進行的這場冠軍戰對於他來說還有心理層面的挑戰,因為現任冠軍卡馬努-烏斯曼(Kamaru Usman)是平日里和他在同一家拳館里訓練的好友。因此在簽訂比賽合同之前,伯恩斯表示自己專門和烏斯曼進行了面對面的交談。

  「周一,我在拉斯維加斯幫助我的兄弟打完比賽后就立刻回到了拳館里。我看到烏斯曼就在那裡,當時他正要去科羅拉多完成訓練。我和他談了這件事情,他說『咱們打吧,把一切都留在八角籠里解決,賽后我們可以一起去喝啤酒。』」

  「在拳館里見到烏斯曼讓我有些意外,因為雖然他經常來到拳館,但時間卻不固定。但總之見到他是件好事,我決定當時就和他說清楚這件事。」

  烏斯曼和伯恩斯將不會在一起備戰他們的這場UFC次中量級冠軍戰。伯恩斯表示,作為兩人共同的教練,這場比賽讓亨利-霍夫特(Henry Hooft)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境地,因此他決定不參与到任何一人的備戰訓練中。

  「亨利同時是我們兩個人的教練,所以他說他不會選擇任何一邊。我會留在拳館里備戰,就像日常那樣,而烏斯曼將去其他的地方訓練,所以他有屬於自己的團隊。向亨利提出一些請求是很奇怪的事情,我想要給他更多的空間,我知道這對他來說並不容易。這不同於往常,因為平時我經常得到亨利的指導,而烏斯曼也經常用到他,所以現在的情況對我們兩個來說是一樣的。」

  在過去的7年裡,烏斯曼沒有輸掉過一場比賽,而伯恩斯在升重到次中量級后的表現也不可一世。雖然兩人的關係很密切,但伯恩斯仍然覺得處理起賽前的媒體活動是一件怪異的事情,尤其是他要在媒體面前說出自己將KO烏斯曼。

  「我將在八角籠里KO或是降服他,這是我打算對他做的事情。但我知道這將是一場惡戰,因為烏斯曼比泰倫-伍德利(Tyron Woodley)和德米安-瑪雅(Demian Maia)更難對付。我在過去兩場比賽中的表現很出色,但烏斯曼是個截然不同的對手,我知道要想終結他是非常困難的。我始終在比賽中尋求終結對手,但我預測這場冠軍戰將會是打滿五個回合的惡戰。」

  UFC251將於北京時間7月12日舉行,這距離伯恩斯升重到次中量級只過去了337天。這樣的上升速度已經足夠驚人了,但伯恩斯表示,爬到MMA運動的頂端比他所預期的花費了更多的時間。

  「在我職業生涯一開始,我就給自己制定了計劃,包括在哪一年成為世界冠軍,但事情的發展和計劃完全不同,這也讓我非常的困惑。現在我不再去想奪冠的時間了,因為我知道自己終有一天會成為世界冠軍,我知道自己會領銜一場有條大戰,然後奪冠。這讓我放鬆了下來,任由事情自然發展,而最終,這一天果然到來了。儘管不知道是在何時何地,但我始終堅信自己會成為UFC冠軍。」

  按照伯恩斯原本的設想,他認為自己應該會在2016或者2017年奪得UFC冠軍,但在2015年判定輸給拉希德-馬戈梅多夫(Rashid Magomedov)的比賽是他職業生涯中的首場敗績,在那之後,一切似乎都改變了。

  「我記得在那一戰之前,UFC賽事策劃人喬-席爾瓦(Joe Silva)跟我說,如果我獲勝的話就能進入官方前15位的排名。當時我的想法是『進入前15位,然後再連續贏下4場比賽,就能在2016年底或者2017年初成為UFC冠軍』。我一直是那麼想的,但結果我卻輸掉了那場比賽,之後我又贏了一場,但緊接著又輸掉了一場,這讓我意識到我的計劃無法實現了。」

  雖然又等待了3年的時間,但在7月12日,伯恩斯所期待的這一天終於將到來了。巧合的是,就在10年前,烏斯曼第一次來到了阿聯酋,參加了在阿布扎比舉行的世界職業柔術冠軍賽。在那次賽事中,他戰勝了多位世界名將,為自己贏得了一枚金牌以及8000美元的獎金。

  「10年後的現在,我將延續自己在阿布扎比的連勝。」伯恩斯表示道。(UFC中國 大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