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驚動整個日本的馬鞍山文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驚動整個日本的馬鞍山文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新浪科技 2020-06-30 08:36

原標題:驚動整個日本的馬鞍山文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原創 團隊作者 朝文社

f02d-ivrxcex5210064.jpg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字數:3084,閱讀時間:約8分鐘

歷史提問

驚動整個日本的馬鞍山文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答:中國歷代出土文物里,能叫「老鄰居」日本國「舉國驚動」的,當屬出土于安徽省馬鞍山市的三國朱然墓葬文物。

1984年6月,安徽省馬鞍山市滬皖紡織聯合公司在當地雨山鄉林場擴建倉庫時,意外發現了一座奇怪的「土坑」——沉睡了一千七百多年的三國名將朱然之墓,就以這猝不及防的方式呈現在世人眼前。

ee8d-ivrxcex5213857.jpg

然後從是年6月9日起,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朱然墓」進行了十五天的發掘工作,出土的一百四十多件文物,件件驚艷了世人,在鄰國日本那邊更是引發了轟動效應。雖然當時的新聞傳播技術有限,可「朱然墓」卻在日本各大媒體上頻繁刷屏,迅速帶動了日本國內的「三國熱」,有關中國三國時代的圖書甚至漫畫,全在日本火熱脫銷。日本報業「老大」《讀賣新聞》更隔空喊話,強烈呼籲「朱然墓出土文物來日本辦展」。

英雄薈萃的三國時代里,作為孫權發小的朱然,雖然在東吳地位不低(左大司馬),大事也摻和了不少(打劉備),可充其量也就是個「配角」人物。怎麼就惹得鄰國日本全民激動?直接原因,當屬「朱然墓」里的一個出土小物件:漆木屐。

6bef-ivrxcex5214816.jpg

在古代的中國和日本,都曾有悠久的「穿木屐」的傳統。日本更號稱「木屐王國」。其現存最早的木屐文物,是彌生時代(公元前200年至公元200)的「田屐」。但這「田屐」的造型,無論與日本傳統木屐還是現代木屐,都是嚴重不搭。即使如此,許多日本人依然以此為口實,咬定「木屐是日本獨特的腳上穿的東西」,甚至是「日本本土文化代表」。直到1984年,「實錘」的朱然墓「漆木屐」,才震撼刷新了日本人的認知。

朱然墓出土的「漆木屐」,整體是橢圓形造型,長20.7厘米,齒高3.2厘米。雖然經過一千七百年歲月侵蝕,卻依然可見當年華貴模樣。這款「漆木屐」與日本鎌倉平安時代古畫上的木屐高度相似,直接把日本「田屐」比下去。日本國內也因此發出驚嘆:「壓根就沒想到這個木屐的根,竟紮根在中國三國時代的吳國」。

714b-ivrxcex5220086.jpg

而這批「馬鞍山文物」里,帶給日本類似震撼的,可不止這小小的「漆木屐」,更有朱然墓里一系列漆器物品。如果說「木屐」是「日本本土文化代表」,那麼漆器更是日本人長期自豪的「文化標配」。現代日本的許多日用品,依然都是漆器,就連日本的英文名JAPAN都是「漆器」的音譯。而朱然墓里的漆器文物,卻叫日本人瞬間就有「找到家」的感覺。

比如朱然墓里出土的「漆槅」,即長25.4厘米高4.8厘米的「古代飯盒」,不但做工精美,更與當時日本流行的「松花堂」漆器飯盒高度一致。另外還有「髹漆憑几」,憑几是唐宋以前中國的傳統傢具,以往國人多在墓葬壁畫上見過,而這款長69.5厘米高12.9厘米的「髹漆憑几」,是現存最古老的出土實物,更與日本旅館當時常見的「肘憑几」十分酷似。就連朱然墓出土的十七枚木製名片,都與日本的「木名片收藏品」近乎吻合。

b72a-ivrxcex5222434.jpg
b451-ivrxcex5209073.jpg

如此「似曾相識」的觀感,自然在日本引發轟動效應,連帶著「三國話題」,也就在日本更加火熱。當時還有日本媒體以「朱然墓文物」為素材,做了《蘇醒了的「三國志」世界》等專題。面對「實錘」的衝擊,很多日本人摘下了有色眼鏡,重新思考日本文化源流甚至中日關係。發行量達五百萬份的日本《讀賣新聞》為此刊發的標題,就足以縮影當時日本人的心情:「(日本)庶民之文化,是否來自吳國?」

但以歷史與文物價值來說,讓日本人「找到家」,于朱然墓也只是小意思。其更重要的價值,則是這些出土文物帶來的,發人深思的歷史信息。

首先可以看看朱然墓出土的漆器。朱然墓出土的一百四十多件文物里,漆器有八十件。對於中國漆器發展史來說,這同樣是樁大事:這之前中國的漆器文物,既有秦漢年間也有唐宋元明清年間,唯獨三國漆器文物空缺,朱然墓漆器的出土,正好填補了這個空白。

而這些精美的漆器,更成了三國歷史生活的「活字典」。就以「漆槅」來說,朱然墓出土的,是包括了漆碗、漆案、漆匕在內的組合餐具,恰證明了三國時代上層宴會上的「分食」制度。漆案上的「梳妝圖」,生動還原了三國貴族婦女的梳妝現場。「宮闈宴樂圖」漆案則再現了東吳王宮觀看「百戲」的場面。「童子對棍圖」漆盤濃縮了三國兒童的童趣遊戲,「季札掛劍圖漆盤」上的狩獵場面,更是對「三國英雄」們休閑生活的還原。

b1e5-ivrxcex5225860.jpg

宮闈宴樂圖

同樣是這些精美的漆器圖案里,更滲透著三國人物們的志趣信仰。比如「百里奚會故妻圖」漆盤,描繪了百里奚與結髮妻共享天倫的感人景象。「伯渝悲親圖」漆盤捕捉了伯渝心疼老母的瞬間。這背後儘是三國時代的倫理道德認知。而「金漆方盒蓋」上的「升仙圖」,又道盡了三國時代的「神仙信仰」……可以說,這些漆器,就好似三國歷史的攝影機。讀懂這些漆器上的畫面,就如日本媒體的專題所講,足以「重回三國歷史現場」。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精美的漆器,雖然讓日本人發出「來自吳國」的感慨,但其中一些漆器上卻寫著「蜀郡作牢」的銘文,也就是來自於東吳的「實在親戚」蜀漢。蜀漢的漆器為何會給東吳名將朱然陪葬?這其中,自然也藏了吳蜀關係的諸多信息。

更值得國人自豪的,還有漆器背後的技術力量。三國時代,恰是中國傳統漆器工藝的關鍵發展期。朱然墓的漆器,也有別於秦漢時代的漆器作品,有了更加絢麗的「描油彩繪」技術,讓畫面更加斑斕豐富。西漢時期萌芽的「戧金」技術,也在朱然墓漆器上發揚光大,其戧金工藝更提升一大步,形成金線繁密的燦爛風格。全新的「犀皮漆器」工藝,也在朱然墓漆器中出現。正是這一系列突破性的工藝,為接下來精美的隋唐漆器打了底。

2fdf-ivrxcex5228799.jpg

而比起這些驚艷日本人的漆器來,在日本人眼裡相對「黯淡」的另一批朱然墓文物:33件青瓷器,卻同樣給國人帶來了重要的歷史信息:這33件青瓷器,有碗盤盞壺罐等各類,分為「平底」與「內凹」兩種類型,且可判定來自於不同的產地。雖然比起其他年代的瓷器來,這批瓷器看似很粗糙,卻意味著青瓷技術的誕生與成熟,以及生產的普及。中國瓷器工藝的成熟年代,也因此被一口氣「推前」到了漢末三國時期。

甚至可以說,面對這些看上去「粗糙」的三國瓷器,幾百年後中國精美青瓷白瓷脫穎而出,沿著陸海絲綢之路熱銷的場面,已是可以想。也正是包括漆器瓷器在內的這些精美器物,不但生動還原了三國歷史,更生動證明了一個不變的真理:無論亂世割據還是太平盛世,正是以漆器瓷器為代表的,孜孜進取的中國傳統科技工藝,撐起了古代中國一次次「盛世年代」,甚至打破空間距離,深深影響了包括日本在內的周邊鄰國。

馬鞍山文物「驚動」日本的背後,真正值得後人自豪的,並非日本當時轟動的反應,卻是中國人生生不息的智慧創造與海納百川的開放精神。「開放才可強國」的真理,亦在這些精美畫面上,得到深深印證。

參考資料:卞洪登《絲綢之路考》、盧茂村《從朱然墓的出土談吳國海上絲綢之路》、徐文傑《三國時期朱然墓漆器藝術探析》、王奎,譚良嘯《三國時期的科學技術》、丁邦均《安徽馬鞍山朱然墓發掘簡報》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新人文浪潮計劃簽約賬號【朝文社】原創內容,未經賬號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往日文章回顧:

原標題:《驚動整個日本的馬鞍山文物,到底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