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伊麗莎白·諾爾-諾依曼:不做沉默的大多數

伊麗莎白·諾爾-諾依曼:不做沉默的大多數

原標題:伊麗莎白·諾爾-諾依曼:不做沉默的大多數

原創 明白知識er 明白知識 來自專輯通識日曆

生活中,我們在做出一個決策之前,總會受到多方面的因素影響。比如,學生時代的大家都有過這種經歷:老師在對答案時,大部分的學生和你選的相同,你會十分自信地說出你的答案,但當其他人與你選的不同時,自己的答案就沒有那麼容易說出口了。

事實上,這一現象在今天的輿論環境中也隨處可見。人們在表達對一個公共事件的看法時,總會先看看別人是怎麼說的,如果看到自己贊同的意見受到廣泛歡迎,就會積極加入,如果看到一種意見很少或無人理會,即使贊同它,也會保持沉默。

在德國社會學家伊麗莎白·諾爾-諾依曼(Noelle-Neumann)所寫的《沉默的螺旋:輿論——我們的社會皮膚》這本書中,她把這種現象稱之為:「沉默的螺旋」。

4e1c-ivrxcex5208573.jpg

| 《沉默的螺旋》

作者:[德]伊麗莎白·諾爾·諾依曼

譯者:董璐

出版社:北京大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3年

在書中,諾依曼一開始先為這個現象下了一個定義:

「媒介中的少數觀點由於害怕被排斥而保持沉默。結果就是,在劣勢意見的沉默和優勢意見的大聲疾呼中,佔據壓倒優勢的意見就會以螺旋式擴展加強,最終變成一種社會輿論。」

1980年諾依曼在這本書中對這一理論進行了系統的概括,但她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問題」的,書中提到,這一理論其實起源於德國阿蘭斯拔赫(Allensbach)研究所對1965年德國大選做的研究。

在研究過程中,阿蘭斯拔赫研究人員發現,參加競選的兩黨在前期一直處於並駕齊驅的狀態,第一次估計結果出來,兩黨也均有獲勝的機會。然而,在大選前兩個月,兩個政黨的支持率卻發生了極大地變化,最終,基督教民主黨以領先9%的優勢擊敗了對手,贏得了大選。

很奇怪,為什麼一開始兩黨支持率相當到最後卻發生了一個大逆轉呢?諾依曼也對這個問題很好奇,隨後便展開了研究。

原來,基督教民主黨在競選後期日益佔據支配地位,支持他們的人也越來越多。而許多之前支持社會民主黨的選民感知到了這樣的「意見氣候」,認為自己的意見不被大多數人所認可,所以保持了沉默甚至轉而支持基督教民主黨。

在調查時諾依曼佐證了她的這一發現。一天早上,她碰到了一個佩戴社會民主黨徽章的女學生,但是下午再見到她時,這位女學生已將徽章取下。社會民主黨的徽章很少有人佩戴,在這位女學生看來,她戴著這樣一個徽章簡直「太可怕了」。

女學生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理呢?換句話說,人群選擇沉默的理由是什麼?諾依曼認為,這是因為,大多數人存在著一種「孤立恐懼」心理,就像書中所說的那樣,

「 他們習慣與多數人為伍,而並沒有思考多數人是如何成為多數人的。」

425f-ivrxcex5208646.jpg

如果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會被別人孤立甚至是辱罵時,不如保持沉默。這樣做的好處在於,通過保持群體的趨同性來保護自己,同時,消除自己的恐懼感以降低生存的風險。

這種優勢意見佔主流,劣勢意見逐漸緘口不言的輿論的形成,也離不開大眾傳播的支持。尤其隨著網路和電子媒介的出現,傳播速度加快,交流趨於即時,人們更容易在網上找到和自己意見相同的群體,也更容易和別人產生共鳴。

我們該如何改變這種現狀呢?

諾依曼認為,認識這種現象便是第一步。正如書中所說:

「當人們對輿論的力量有所了解之後,就不會那麼懼怕它了,也會不再熱衷於幻想自己是『獨立於輿論壓力之外』的『成熟』的人。」

對於我們而言,這個40年前的理論能夠帶給我們的就是在沒有掌握足夠證據之前,不要輕易下結論。畢竟,「誇讚的話可以脫口而出,而詆毀的話一定要三思後行」。

在這個喧囂複雜的自媒體時代,我們每個人,也都應該培養自己判斷事實的能力和媒介素養,不被多數人的情緒所裹挾,理性分析,等待真相。■

參考資料

伊麗莎白·諾爾·諾依曼.沉默的螺旋.董璐(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