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登科一年|專訪微芯生物董事長:科創板成藥企IPO理想之地

登科一年|專訪微芯生物董事長:科創板成藥企IPO理想之地

原標題:登科一年|專訪微芯生物董事長:科創板成藥企IPO理想之地

325c-ivrxcex4987085.jpg微芯生物董事長兼總經理魯先平  微芯生物 供圖

科創板開板一周年,在中國資本市場的改革史上,也是一個具有重要意義的里程碑。

站在這個時間節點,澎湃新聞推出《登科一年:科創板開板一周年特別報道》,邀請資本市場頂級專家,一線金融機構負責人,上市公司負責人,回顧設立科創板試點註冊制一年來的得失,展望新起點上,科創板的改革前景。

本期刊出的,是澎湃新聞對微芯生物董事長兼總經理魯先平的專訪。

2001年,微芯生物在深圳創立,專長於小分子藥物的原創研發,秉承「原創、安全、優效、中國——致力於為患者提供可承受的創新機制治療藥物」,2018年8月,微芯生物科創板上市,是登陸科創板的首家創新葯企。

上市近一年,魯先平對微芯生物當時進行科創板申報工作進行了復盤,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科創板一切以客觀事實作為依據,很客觀地去評價企業,比如說什麼叫做核心技術,它是靠真實論證的證據,不是靠自己說,而是有很多客觀的評價去支撐。

作為一個原創新葯企業,科創板最吸引微芯生物的的是,允許由於大量投入研發引起虧損的公司上市,魯先平表示,原研葯的研發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到研發核心技術和利用核心技術開發原創產品,而且原創新葯研發的周期非常長,因此就會造成長期虧損。在科創版上市以來,微芯生物獲得了更多優質資源的支持,大量的資金注入使得我們可以進一步提升科研綜合能力和創新產品開發速度。

目前,全國已有30家左右的生物醫藥企業登陸科創板,魯先平認為,科創板已然成為了中國的生物醫藥企業理想的IPO之地。

對於科創板開啟的一系列改革,魯先平表示,科創板的改革思路是逐漸向西方成熟資本市場靠攏,學習西方資本市場的先進之處,我認為這是一種正常的趨勢,譬如美國的經濟和資本市場對新技術十分認可,不斷催生革命性的新變革。期望未來,科創板能夠不忘初心,堅守定位,同時儘快落實再融資等相關配套制度,培育科創企業可持續的創新能力和良好的成長性。

以下是澎湃新聞記者與魯先平的對話實錄:

澎湃新聞:站在科創板一周年的時間節點,微芯生物對上市的過程有無進行過復盤?哪些事讓你印象深刻?

魯先平:

我們一直是在反思復盤之中前進的。

我個人覺得,微芯生物在進行科創板申報這一工作中,最大的獲益也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來自於我們一切以客觀事實作為依據,很客觀地去評價企業,比如說什麼叫做核心技術?它是靠真實論證的證據,不是靠自己說,而是有很多客觀的評價去支撐。

除此之外,企業創始人和管理層要有基本的道德標準,就是真實,這其實是對於全社會、尤其對我們這個行業來講是一個基本底線,是需要永遠遵守的。我覺得真實客觀、有理有據的證據是最重要的,這不僅是科創板的要求,也是我們企業生存的要求。

澎湃新聞:科創板一周年,出了註冊制、延長保薦機構督導期、允許虧損公司上市等多個制度設計,哪些制度設計最吸引微芯生物?

魯先平:

在我看來,科創板允許由於大量投入研發引起虧損的公司上市,是對我們影響最大也是對我們最有吸引力的一點。因為微芯生物作為一個原創新葯企業,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到研發核心技術和利用核心技術開發原創產品,而且原創新葯研發的周期非常長,因此就會造成長期虧損,但當年的《證券法》是未彌補虧損必須是正數,否則不能在中國資本市場上市。當然如果我們不研發,很快就可以彌補虧損,但這不利於微芯生物的長遠可持續發展,科創板的到來解除了這一障礙,為企業全面、可持續的發展提供了更多的資源和手段。從我個人來講,科創板的定位和它設立的所有要求,與微芯生物的氣質完美契合。

澎湃新聞:微芯生物於2019年8月在科創板上市,上市科創板為微芯生物的發展提供了哪些機遇和挑戰?是否可以分享一些案例和數字?

魯先平:

在科創版上市以來,我們獲得了更多優質資源的支持,大量的資金注入使得我們可以進一步提升科研綜合能力和創新產品開發速度。我們在深圳和成都兩地的早期研發中心加速引進高端研發人才,配置先進設備、儀器及軟體,增強開發核心和關鍵技術手段,提升公司研發能力和自主創新能力;我們的研發領域從之前的腫瘤、代謝疾病和自身免疫疾病擴展到了中樞神經性疾病和抗病毒領域等;公司在研產品管線均取得有效進展,多個產品的早期研發及臨床、產業化進程得到有力推進。

2019年公司實現營收和西達本胺銷售雙增長,這裡有一組數據:2019年公司營收較上年同期增長 17.68%;公司西達本胺產品銷售收入同比增長 27.12%;公司研發投入同比增長19.2%。

微芯生物在上市過程中和上市后需要建立更加透明、更加完善的管理和信披制度,接受公眾的監督和問詢。籍此促進公司更加健康地發展,回報投資者,回報社會。

澎湃新聞:你覺得科創板給科技創新行業,尤其是創新醫藥領域,帶來了怎樣的改變?微芯生物有沒有因此在業務模式或其他方面主動做出調整?

魯先平:

科創板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重大的里程碑事件,是革命性的制度改革。因為它的建立從制度上保障了那些需要長期投入研發核心技術和利用核心技術開發原創產品的高科技企業有了基於中國發展壯大的可能,實質上吹響了中國經濟結構調整、轉型的號角。同時,科創板也是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關鍵性的一步,它將過去上市公司追求利潤為主的模式引導到通過技術創新去建立更有壁壘的、更可持續的一種企業發展模式。

科創板上市的五套標準中,有一套是專門為未盈利或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等領域企業而設定的新上市規則。這樣生物醫藥企業將能夠在不受盈利能力或收入的限制下,登陸科創板。微芯生物作為登陸科創板的首家創新葯企,為整個生物醫藥行業參与科創板發揮了積極的示範效應。目前,全國已有30家左右的生物醫藥企業登陸科創板,科創板已然成為了中國的生物醫藥企業理想的IPO之地。

就我們微芯生物而言,科創板上市實質上是解放了束縛我們創新發展的雙手,使得我們能夠充分地利用已有技術核心能力,進一步完善和發展核心技術平台並在五大疾病領域,三個層次(原創葯、快速跟蹤、上市產品再開發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支撐公司可持續研發產品線的延伸和豐富。同時,我們將目光投向海外,正積極籌備兩個項目在美國申報進入臨床,從專利授權國外到項目走向國外,正式邁向了國際化。

澎湃新聞:上交所近期發布了下一階段科創板改革的思路,如建立長期投資者制度、完善出台再融資規則等,對此你如何評價?對於科創板未來的深化改革,你有哪些建議?或者站在企業的角度,還有哪些制度需要修改或完善?

魯先平:

科創板的改革思路是逐漸向西方成熟資本市場靠攏,學習西方資本市場的先進之處,我認為這是一種正常的趨勢,譬如美國的經濟和資本市場對新技術十分認可,不斷催生革命性的新變革。未來我們的資本市場、投資機構投資都要逐漸去學習,甄別和發現那些真正擁有核心技術的高科技公司,探索它能為社會、為我們的未來帶來什麼。進而扶植它,讓它發揮應有的作用。

站在我們企業和行業的角度,我們看到,疫情當前,醫藥行業在這次疫情中響應的速度非常快,為抗疫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們的整個創新葯、疫苗、醫療器械行業,不僅僅是GDP的一個構成部分,更是保證我們人民幸福健康生活的重要基石。期望未來,科創板能夠不忘初心,堅守定位,同時儘快落實再融資等相關配套制度,培育科創企業可持續的創新能力和良好的成長性。

澎湃新聞:科創板自設立之初就被譽為「中國的納斯達克」,你覺得科創板是否能像納斯達克那樣誕生出多家科技龍頭企業?微芯生物在其中將如何利用好科創板實現自身發展?

魯先平:

在我看來,科創板正如同它的名字一樣,將會成為科技創新企業的孵化器。微芯生物將利用科創板提供的順暢的融資渠道,進一步進行全球開發和戰略布局,持續創新,開發出更多臨床需要的創新機製藥物。
24b7-ivrxcex49870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