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一樁荒唐的婚約:羅馬公主竟求嫁匈人王阿提拉?

一樁荒唐的婚約:羅馬公主竟求嫁匈人王阿提拉?

原標題:一樁荒唐的婚約:羅馬公主竟求嫁匈人王阿提拉?

匈人王阿提拉,在西方人想象中,一直都是極其野蠻而恐怖的形象,是與羅馬文明格格不入的野蠻人。高高在上的羅馬公主怎麼會看上阿提拉這個野蠻人?英國劍橋大學的克里斯托夫·凱利教授在《匈人王阿提拉與羅馬帝國的覆滅》中詳細敘說了這段有趣的歷史,剖析荒唐背後的慾望,也展示了阿提拉這位「危險而精明的國際政治玩家」抓住一切機會為自己謀福利的非凡智謀。

5681-ivrxcex4969394.jpg

公元450年初春,西羅馬的宦官海辛瑟斯意外出現在匈牙利大平原上。他是拉文納秘密派來的使者,這太奇怪了。通常,羅馬派出的使者都是像諾姆斯這般的高級廷臣,或者是安納托利烏斯和羅姆勒斯這樣的高級軍事將領。當阿提拉看到身穿絲綢長袍的宦官站在跟前時,一定非常驚訝,尤其是當他聽到對方尖聲尖氣地宣稱派自己來的人不是皇帝瓦倫提尼安,而是瓦倫提尼安的姐姐尤斯塔·格拉塔·霍諾里婭時。

瓦倫提尼安的姐姐霍諾里婭

就在幾個月前,三十多歲的霍諾里婭被迫與義大利的貴族弗拉維烏斯·巴蘇斯·赫爾庫拉努斯訂婚。這是瓦倫提尼安一手安排的。他深知自己的姐姐就如同他們的母親加拉·普拉西提阿一樣,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總希望自己能夠成為皇后。

公元429年,霍諾里婭十二歲了,根據羅馬的律法,她到了婚配的年齡。自那時起,她在王宮的舉動就受到了嚴密的監視。出於外交考慮,瓦倫提尼安要求他姐姐在新婚之夜以前必須保持處女之身。霍諾里婭的母親加拉·普拉西提阿要求她皈依基督教,她也不願意。

公元5世紀30年代末,年近半百的加拉·普拉西提阿決定過禱告、禁食並禁慾的生活。經歷了兩次婚姻,死了兩位丈夫(其中一位是皇帝),養了兩個子女(其中一位是皇帝),對她來說,這一生也夠了。

在拉文納的最後幾年中,加拉·普拉西提阿效法普奇利亞修建教堂和修道院。霍諾里婭不喜歡這種精心策劃的公眾宗教活動。她拒絕參与加拉·普拉西提阿每日主持的宗教儀式。她把自己鍍金般的囚禁生活歸咎於她弟弟,同時,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讓情況變得更糟了。作為一個少女,她的行為受到嚴密的監視。據說,她常常瞞著宮廷侍衛,私下和帥氣的小夥子約會。事實上,她比人們想象的要聰明。她有自己的心上人,他就是管家尤金尼斯。尤金尼斯利用管家的身份自由出入王宮。在這件事上,霍諾里婭的情感戰勝了野心,畢竟尤金尼斯幾乎不可能成為一個皇帝的父親,而她卻在十七歲時為他有了身孕——而這,讓她在不久后便心生悔意。

bd6b-ivrxcex4969395.jpg

霍諾里婭的身孕到了無法掩飾的時候,這件事也敗露了。瓦倫提尼安下令逮捕並處決尤金尼斯。霍諾里婭被匆忙用船送到了君士坦丁堡。普奇利亞及其姐妹們接待了她。很快,霍諾里婭發現這三位貞女的行為讓她無法忍受。她被安排住在宮殿中一個隱蔽的處所,它位於狄奧多西城牆外面的海勃德曼附近。在這兒,她誕下了腹中的孩子。雖然生產過程中遭受了莫大的痛苦,卻沒有人同情她。霍諾里婭當時都沒有機會看一眼自己的孩子。也沒有史學家記載過這個孩子的名字,以及他後來的命運。也許是被普奇利亞偷偷地送給了別人,因為她十分清楚帝國的律法。霍諾里婭的身體稍稍好轉,就在嚴密的護送下返回拉文納。如今,她的地位不比從前了。她產下了私生子,再也沒有資格以公主的名義出嫁,為王朝爭取到同盟力量。

瓦倫提尼安是不會讓姐姐的婚姻削弱他自己的統治地位的,而赫爾庫拉努斯便是一個理想的選擇。他中等年紀,是位備受尊重的地主。同時,他也膽小怕事,不願意拿自己的性命或者財產去冒險爭奪皇位。有赫爾庫拉努斯這樣的丈夫在,霍諾里婭就可以在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華麗的鄉間豪宅里,而極少在宮廷露面。

瓦倫提尼安堅持為霍諾里婭安排這樁婚事,但是霍諾里婭並不打算就這樣嫁給赫爾庫拉努斯。對於瓦倫提尼安的野蠻行徑,她用實際行動做出了回應。她派了幾個心腹渡過多瑙河去見匈人。其目的很明確:以一大筆定金和更多的黃金來說服阿提拉出面干涉她的婚事。為了表明誠意,她還托海辛瑟斯帶去了一枚圖章戒指。毫無疑問,阿提拉定然和大臣們討論了霍諾里婭的計劃。一方面,有人擔心這是一個圈套,目的是把阿提拉騙到拉文納。另一方面,假使霍諾里婭的計劃是真的,那這無疑是阿提拉用來牽制瓦倫提尼安的絕佳機會。對此,阿提拉提出了一個兩全之策。他讓海辛瑟斯回去告訴公主,她不必擔心自己嫁給赫爾庫拉努斯,但有個條件:作為加拉·普拉西提阿的女兒、西羅馬帝國皇帝瓦倫提尼安三世姐姐的尤斯塔·格拉塔·霍諾里婭,將成為匈人王阿提拉的下一任妻子。

霍諾里婭尋求匈人王的幫助,既不魯莽也不愚蠢,也不像約爾達內斯所說的那樣,她深深愛戀著阿提拉。約爾達內斯傾向於把他不贊成的行為歸因於無法控制的慾望,尤其是女性的慾望(別忘了,約爾達內斯既是一位史學家,也是一位修道士)。事實上,霍諾里婭試圖讓阿提拉參与到這場家族紛爭中,是經過精心策劃的,其目的是為了鞏固她自己在宮廷里的地位。要知道,她在宮中處境很艱難。在弟弟瓦倫提尼安看來,她既是一種威脅,也是一種機會:一方面,她的丈夫和子女可能會跟自己爭皇位,但另一方面,她的門親事也有助於確保一個對帝國有利的同盟。

霍諾里婭不願意成為她弟弟這盤棋局中的籌碼。最重要的是,她不願意終日被關在拉文納的王宮裡。

阿提拉為羅馬公主而戰

當霍諾里婭與阿提拉達成交易的消息傳到拉文納時,瓦倫提尼安勃然大怒。經受不住酷刑的海辛瑟斯坦白了霍諾里婭給阿提拉帶信的過程。如果阻止霍諾里婭,很可能給阿提拉落下出兵羅馬的借口。因此,瓦倫提尼安命令霍諾里婭收拾行囊,即刻出發,前往多瑙河北岸與阿提拉完婚。霍諾里婭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她祈求讓自己在禁慾中度過餘生,甚至答應嫁給赫爾庫拉努斯,但是絕對不能嫁給匈人。瓦倫提尼安不為所動,他不相信霍諾里婭的任何承諾。在他看來,霍諾里婭向阿提拉求助,無異於對羅馬皇室的背叛。兩人之間的爭端讓加拉·普拉西提阿坐不住了,她覺得他們做得過分了。她沒能幫助瓦倫提尼安坐上統一的羅馬皇帝的寶座,因而他現在才這樣侮辱自己的姐姐。同時,霍諾里婭蒙羞也是羅馬外交策略的失敗。這樣做,有可能讓阿提拉認為,把霍諾里婭送出拉文納,說明帝國打算不惜一切代價以避免與匈人之間發生衝突。如果阿提拉把對霍諾里婭的懲罰看作是羅馬帝國在示弱,那麼他很可能因此萌發進犯羅馬的念頭。老謀深算的加拉·普拉西提阿告訴瓦倫提尼安,安撫不一定能締造和平,有時還可能導致戰爭。

最終,瓦倫提尼安妥協了。他可以反對自己的姐姐,卻無法置母親的勸告于不顧。霍諾里婭交給加拉·普拉西提阿照顧,條件是她必須嫁給赫爾庫拉努斯,然後去義大利鄉間,隱姓埋名地度過餘生。

e03a-ivrxcex4970061.jpg

然而,阿提拉並不多打算放棄霍諾里婭。在他看來,霍諾里婭贈送圖章戒指,並祈求他伸出援手,這本身就暗示了嫁給他的決心。一定是她那獨斷專行的皇帝弟弟阻止了她,或者她那愛管閑事的母親用宗教的教義約束了她。阿提拉從心底認為,霍諾里婭非常願意成為匈人王的妻子。為了幫助這位身陷囹圄的公主,公元450年秋,阿提拉派使者來到拉文納,宣布求婚。此外,使者還聲稱,霍諾里婭是皇帝瓦倫提尼安的胞姐,因此理應與皇帝一起統治西羅馬。瓦倫提尼安當然不會接受這些說法。顯然,這個時候阿提拉已經知道了霍諾里婭和赫爾庫拉努斯的婚事。同時,他一定也知道,根據羅馬基本律法中對於皇室繼承人的規定,女性不得作為國家統治者。當然,歷史上宮廷里存在不少強勢的女性,諸如皇帝的妻子、姐妹和母親,等等。但是,她們都沒有資格正式坐上皇帝的寶座。根據普利斯庫斯在公元450年左右的記載,對此,瓦倫提尼安的反應是,「西羅馬帝國決定,霍諾里婭公主不能嫁給匈人王阿提拉,她已經另有所屬」,然後補充了一句眾所周知的信息,「只有男性才有權力作為羅馬的統治者」。

次年的年初,阿提拉準備發動戰爭,仍舊派使者前往西羅馬。在公元451年的1月或2月的時候,一名匈人使者到達拉文納,重複了此前提出的要求:霍諾里婭應該和瓦倫提尼安一樣,享有帝國的統治權。瓦倫提尼安應當即刻把帝國的一半交給霍諾里婭。使者還說,霍諾里婭在同赫爾庫拉努斯舉行婚禮前,就已經和阿提拉訂下婚約,有圖章戒指為證。這是海辛瑟斯帶給阿提拉的,使者拿出來給瓦倫提尼安看。皇帝認出來這是自己姐姐的戒指,但是,他拒絕承認戒指就是婚約的信物。現在,戰爭在即,他有些後悔當初沒有把霍諾里婭送到多瑙河對岸去與阿提拉完婚。不管他當時感觸如何,最終還是拒絕了匈人使者的要求。曾經,匈人使者向他保證,阿提拉向西出兵是為了攻打法國的哥特人,是因為他和狄奧多里克之間的分歧……而不會破壞匈人和羅馬皇帝之間的友好關係。這一次,瓦倫提尼安不再相信這樣的話了。隨後,匈人方派出了第三批使者,此時,阿提拉大軍已經行進在路上了。這次,使者不再講究什麼禮節了,他只是通知瓦倫提尼安說,「阿提拉是我的主人,也是你的主人,他派我通知你準備好把皇宮讓給他」。

阿提拉策劃這幾次出使,有他的目的。使者故意讓自己的話前後矛盾,激起拉文納的懷疑,只要羅馬稍有遲疑,對阿提拉來說就是件好事。據約爾達內斯的判斷,「阿提拉粗野的外表下,隱藏著細膩周密的一面,先是在外交方面展開周旋,然後發動戰爭」。更重要的是,阿提拉旨在阻止,至少也是拖延,羅馬和哥特人之間結盟。這樣看來,強調瓦倫提尼安孤軍作戰所面臨的危險至關重要。因此阿提拉反覆提出要娶霍諾里婭,以及要佔領西羅馬的皇宮。

公元451年3月下旬,匈人大軍已經行進在途中。如果要在這個時候決定和哥特人站在一起,那麼就必須立刻採取行動。瓦倫提尼安很不情願地同意了。事實上,他別無選擇。不管匈人入侵的結果如何,他都清楚,不能完全相信埃蒂烏斯的忠誠,他可以主動採取行動。

根據約爾達內斯的記載,雙方軍隊在卡塔勞尼亞平原交戰,但羅馬和哥特人的聯軍突然撤退,阿提拉死裡逃生得以逃回匈牙利大平原。聯軍突然撤退,或許是埃蒂烏斯認為,無論是匈人戰勝,還是哥特人戰勝,對羅馬都是不利的。除掉阿提拉及其匈人軍隊,並不意味著取得了勝利,這僅僅是政權更替。一旦阿提拉的帝國崩塌,隨之而來的必定是激烈的奪權之戰。新的政權也許會帶來新的麻煩,而且還會有大批的戰爭移民越過多瑙河進入羅馬境內。埃蒂烏斯不敢保證有足夠的力量來阻止這些難民入境,同時兼顧西南部的哥特人。卡塔勞尼亞平原戰役只需要對阿提拉造成重創便足夠了。如果戰鬥繼續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而且損失會更大。

雖然阿提拉不願意再次發動大規模的戰爭,但是 「他仍然在為法國遭遇的戰敗耿耿於懷」。公元452年夏,匈人大軍以閃電般的速度,穿越匈牙利和斯洛維尼亞,直搗五百六十三千米以外的義大利。阿提拉這次的目標是奪回自己的新娘霍諾里婭。

c7e0-ivrxcex4969444.jpg

不過,阿提拉最終還是從義大利北部撤兵了,或許當時瓦倫提尼安通過大主教向阿提拉贈送了價值不菲的禮物,並且承諾把霍諾里婭還給他。即便不是把自己的姐姐交給阿提拉,瓦倫提尼安仍然準備了一份嫁妝。也許是匈人軍發現糧食補給方面出現了困難,才同意撤軍的。與此同時,東羅馬的馬爾西安也對匈人發動了新的攻勢。雖然馬爾西安沒有發動全面的進攻,但是他在小範圍所取得的勝利說明,如果不能保證多瑙河邊境地區的安全,阿提拉大軍發動西征會存在風險。

所以,阿提拉的馬車滿載著戰利品返回了匈牙利大平原。而對於西羅馬政權來說,阿提拉迅速而殘暴的介入已經打破了它內部的平衡,它既無力控制國內局勢,也無力保衛自己的家園。

公元453年年初,阿提拉決定再娶一個妻子。據羅馬的作家記載,他的新娘伊爾迪卡美貌出眾。婚禮結束后,阿提拉一直飲酒作樂到深夜。第二天早上,他沒有出現。當心急如焚的保鏢最終破門而入時,伊爾迪卡正伏在阿提拉的身邊哭泣。那時的阿提拉早已沒了氣息。他身上沒有傷,從現場看,他昨晚似乎流了大量鼻血。由於他是仰面躺在床上,黏稠的血液流進了喉嚨,睡夢中的阿提拉因窒息而死。有人懷疑伊爾迪卡謀殺了阿提拉,也有人相信阿提拉的死只是個意外——一次不同尋常的意外。無論如何,阿提拉的死與羅馬人無關。他與同伴在暢快的宴飲之後,死在了匈牙利大平原上自己的家園裡。

匈人王阿提拉,羅馬歷史上最令人畏懼的敵人之一,醉倒在床上,死於流鼻血。

f183-ivrxcex4970092.jpg

一代梟雄阿提拉以這種「不甚光彩」的方式死在了自己的家中,不禁讓人唏噓。阿提拉生前精心策劃了一次又一次的戰役,其目的是向這個已經不堪重負的帝國尋求保護,而不是發動戰爭。英國劍橋大學克里斯托夫·凱利教授在《匈人王阿提拉與羅馬帝國的覆滅》中破除了歷史認識中的傲慢與偏見,促使我們從全新的視角看待歷史,重新認識什麼是文明,什麼是野蠻。

原標題:《一樁荒唐的婚約:羅馬公主竟求嫁匈人王阿提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