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北斗專列」給了我最大的安全感

「北斗專列」給了我最大的安全感

原標題:「北斗專列」給了我最大的安全感

「北斗專列」給了我最大的安全感

邱晨輝

  大家好,我是北斗衛星。6月23日,我們北斗家族最後一顆全球組網衛星成功發射,標志著北斗全球系統星座部署完成。

  從發射首顆北斗導航試驗衛星起,每一次北斗衛星升空,都少不了長三甲系列火箭的托舉,「北斗專列」因此成名。今年,是我乘坐「北斗專列」的第20年,作為最忠實的「乘客」之一,我今天和大家聊聊這些年來的乘坐體驗。

  我第一次乘坐「北斗專列」是在2000年,那時它只能把我送到轉移軌道,我要通過不斷變軌,才能抵達工作軌道。就好比乘坐公交車,坐到「站點」后還得走一段路,才能到家。

  現在不一樣了,「北斗專列」在原有的三級火箭上面,增加了相對獨立的「上面級」,可以直接把我從轉移軌道送到工作軌道。上面級就像一輛「太空擺渡車」,幾個小時就能把我們從站點送到家門口,方便快捷,讓我再也不用獨自在太空長途跋涉了。

  剛開始,「北斗專列」的班次並不算多,一年也就2到3趟。而且,每次到了發射場,有200多人忙前忙后50-60天,才能保證我們安全到達太空。而現在,一年發射10趟「北斗專列」都不難,到達發射場后,只需100多人準備20多天就能發射,還實現了「零窗口」——定好日子、算好時間,點火立馬就走。

  別看我說得輕鬆,聽說為了滿足高密度快速組網、3年內發射30顆衛星、發發成功的要求,我國的火箭研製人員可是下了大工夫。

  除了研製「上面級」,幫助我直接一腳踏進家門,他們還開展了組批生產能力的建設和從流程上優化、精細化的建設,讓原來需要定製的火箭可以組批生產,為「說走就走」創造了條件。

  從第一次乘坐「北斗專列」起,我們的合作就保持著100%的成功率,不得不說,每次發射都成功是「最踏實的體驗」。

  對了,從北斗二號工程開始,我們對「北斗專列」提了一個特殊要求:一型火箭多軌道面組網發射。這需要長三甲系列火箭具備高、中軌道高度,東射向、南射向多方向的發射能力。

  不過,這並沒有難倒「北斗專列」,研製團隊開展了以發射地球同步轉移軌道、中圓軌道、地球同步軌道衛星為代表的攻關研製,很快就滿足了我的要求,實現了從一軌到多軌的轉變。

  就這服務,作為乘客,我相當滿意。

  近年來,為了將我精準無誤地送上工作軌道,「北斗專列」甚至已經在用「北斗」發「北斗」了,這是怎麼回事?原來,長三甲系列火箭已經使用了兼容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三模接收機,讓北斗、GPS、格洛納斯3種導航模式互相補充,為的就是進一步提高入軌精度,讓我「少走彎路」。

  不僅如此,「上面級」也增加了容錯機制,即使火箭和「上面級」在「交接棒」時沒有停靠在預定位置,「上面級」也能重新規劃飛行路線,把我準確送達目的地。

  據我所知,僅在執行發射北斗導航工程任務期間,「北斗專列」就進行了403項技術改進,平均每枚火箭進行技術改進28項,單枚最高達43項。

    可以說,我能夠在如此短時間內完成組網發射任務,長三甲系列火箭作出不小貢獻。火箭兄弟未來還要繼續為航天強國添磚加瓦,祝福各位,我在太空等著大家。

邱晨輝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6月30日 1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