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等待足球:方案待批複 籌備已到位

等待足球:方案待批複 籌備已到位

新浪科技 2020-06-30 05:03

原標題:等待足球:方案待批複 籌備已到位

等待足球:方案待批複 籌備已到位

郭劍

3097-ivrxcex4841096.jpg

  6月11日,北京國安在備戰新賽季。視覺中國供圖

  6月底做完第二次核酸檢測,在京的中國足協相關員工就將於7月初分批前往蘇州賽區集中辦公,籌備本賽季中超聯賽開賽事宜——中國足協預計在7月初收到主管部門關於中超聯賽開賽方案的批複意見,如果不出意外,隨著版權商和電視轉播機構工作人員陸續前往賽區,7月18日或者延後一周的7月25日將成為本賽季中超聯賽舉行揭幕戰的「大日子」。

  按照時間推算,中國足協會在7月第一個周末宣布新賽季中超開賽日期及相關政策細則,這樣既可以給俱樂部留出大約3周的最後準備時間,也可以讓全國的體育愛好者在CBA第一階段的間歇期盼望足球的到來——複賽后的CBA聯賽恰好會在7月第一個周末完成第一階段賽事。

  6月20日複賽至今已有10天的CBA聯賽是中超聯賽開賽最現實的「參照物」——作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重啟的唯一全國性賽事,CBA最近兩周掀起的這一波籃球熱潮甚至遠遠超出去年夏天在國內舉行的男籃世界盃賽。

  CBA聯賽為跨年賽制,2019年11月便已開賽,若無疫情影響,46輪常規賽應當在今年3月中旬結束,至4月下旬第一輪季後賽及1/4決賽和半決賽結束,5月初決出總冠軍——疫情打亂了CBA的整體部署。但6月初CBA的複賽方案得到主管部門認可,原先的4個小組被分別安排在青島和東莞兩個賽區進行封閉比賽,比賽密度增大,至7月4日第一階段將告一段落,稍作調整后20支球隊將全部在青島賽區集中完成常規賽剩餘比賽(10輪比賽),12支晉級季後賽球隊將在7月27日之前產生。

  對於中國足協而言,CBA聯賽的防疫手冊和賽事籌備緊急方案都有極為實用的參考價值,但足球比賽與籃球比賽在賽事條件方面仍有本質性區別。參與人員更多、涉及範圍更廣的足球聯賽,需要更加完善,甚至更加嚴格的開賽計劃——這也是中國足協此前信心滿滿遞交開賽方案卻被主管部門要求補充修改的主要原因。

  「CBA球隊一周可以打4場甚至5場,另外所有球隊都有1個連續兩天打比賽的『背靠背』,賽程確實『魔鬼』,不過球員們咬牙還能堅持下來。可是足球是不可能打這麼密集賽程的,不光球員受不了,場地的草皮也受不了。」有賽事專家向記者分析中超聯賽開賽需要克服的實際困難:「NBA球隊打『背靠背』的比賽其實非常習慣了,但全世界也沒有足球連續兩天打比賽的先例,世界盃上小組賽3天一場球員就已經很辛苦了,打到後面休整時間會更長,球員能承受最大限度的比賽是一周3賽,這還需要球隊起用大量替補球員進行輪換,不然球員受傷得不償失。另外比賽球場的天然草皮,也禁不住密集使用,一般來說,一場比賽踢完需要3天的保養和休整,草皮才能恢復到適合下一場比賽的程度,這是自然條件的限制,不像籃球館的地板可以承受高密度的比賽。」

  據記者了解,中超公司甚至準備了數十套賽程方案以便根據具體情況完成推進,但其中「分組、分賽區、分階段」的基本原則不會改變。

  依據蛇形分組原則,分在大連賽區的A組8支隊分別是廣州恆大、江蘇蘇寧、山東魯能、河南建業、大連人、廣州富力、上海申花以及深圳佳兆業,目前大連賽區可以提供大連體育中心和金州體育場兩座比賽球場和兩個備用球場;分在蘇州賽區的B組8支球隊分別是上海上港,北京國安、武漢卓爾、天津泰達、重慶當代、河北華夏、青島黃海、石家莊永昌,他們可以使用蘇州體育中心、蘇州奧體中心和崑山體育中心3座球場。

  雙循環賽制使得每支球隊要在第一階段完成14輪比賽,這也是中國足協綜合多種因素確定下來的比賽場次,而一周雙賽的節奏,使得第一階段的中超聯賽「封閉賽事」的時間長達8周,換句話說,9月底中超聯賽才會完成第一階段賽事——這比CBA複賽第一階段15天的賽程多出將近3倍時間——至於爭冠組和保級組的賽程,「即便疫情平穩,恢復主客場制的可能性也不會太大」,並且需要在國家隊和亞冠賽事間歇期完成。

  在按照既定計劃9月底完成中超聯賽第一階段比賽任務后,中國足球將進入「國足時間」。

  亞足聯「在今年內完成亞冠聯賽賽事和2022年卡達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的態度非常堅決,上周亞足聯競賽委員會向執委會發送本年度亞洲足球賽事計劃,這份計劃包括亞冠聯賽、卡達世界盃預選賽等多項重大賽事日程安排,其中國家隊面對的4輪40強賽時間基本確定在10月中旬以及11月上旬的4個國際比賽日,這也為各會員協會協調自家聯賽賽程提供了賽歷依據。

  對於多個「亞洲足球大國」而言,協調國家隊賽事與聯賽之間的賽程銜接只是常規操作,不過疫情期間需要更多的考量——韓國K聯賽是今年亞洲範圍內最早開賽的職業聯賽,5月8日K聯賽揭幕戰,至今將近兩個月時間完成了9輪比賽,老牌勁旅全北汽車高居積分榜首;日本J聯賽定於7月4日複賽,J聯賽在今年2月「冒險」開賽,但比賽僅進行1輪便宣告暫停,在提交長達70頁的防疫手冊之後,日本足協獲批在7月第一周重啟聯賽,但「7月11日起可以有不超過5000人的場內觀眾(互相之間間隔1米)」的試驗性做法,還是讓人對J聯賽心存疑慮;阿聯酋足協在3天前確定該國本賽季聯賽9月3日揭幕;菲律賓聯賽尚未正式公布複賽時間,當地媒體預測該國聯賽7月15日複賽;值得一提的是3月6日才暫停的敘利亞聯賽,5月28日便開始複賽,至今已完成5輪比賽。

  菲律賓隊和敘利亞隊是國足衝擊12強賽路上兩隻「攔路虎」,眼看對手都在「以賽帶練」,國足自然不願落後——9月底中超聯賽第一階段賽事結束,國足便要集訓備戰40強賽,而在聯賽進行當中,國足也希望能挑出一周用來「短訓」以便國字型大小球員早做準備,但目前中超賽程已經足夠緊密,恐怕很難滿足國足「一周集訓」的安排。

  依照40強賽賽程,國足10月兩個對手馬爾地夫隊和關島隊均非強隊,國足也並非一定要在中超賽程當中佔用一周集訓,畢竟聯賽才是中國足球的真正根基。

  當然,儘管各項籌備工作都在緊鑼密鼓進行當中,但中超聯賽仍然存在著無法開賽的可能性——「防疫安全第一,國家隊世界盃預選賽第一」的紅線,對於職業聯賽、對於社會足球都是不可逾越的天塹。

  本報北京6月29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6月30日 0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