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美國疫情下的中國留學生:「上學路上遭辱罵,回家后趕緊下單買辣椒噴霧」

美國疫情下的中國留學生:「上學路上遭辱罵,回家后趕緊下單買辣椒噴霧」

新浪科技 2020-06-29 17:10

原標題:美國疫情下的中國留學生:「上學路上遭辱罵,回家后趕緊下單買辣椒噴霧」 來源: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

美國疫情下的中國留學生:「上學路上遭辱罵,回家后趕緊下單買辣椒噴霧」

  作者:龔玥

  來美國留學快一年了,跟同學們說的最多的除了教授們留的作業,就是「咱們這留得是個寂寞嗎?」

  從去年八月底開始上課,到今年2月底改成網課,我在學校學習的時間也就幾個月。還沒來得及出去玩一下,就開始了在家漫長的自我隔離。

e6b9-ivrxcex4837227.jpg居家上網課。

  一月中,學校結束寒假準備開學。因為覺得倒時差太麻煩,我寒假並沒有回國。寒假的後半段正是國內新冠肺炎疫情的初期,我和這邊的親人在網上看到國內口罩很難買到,加上我也快開學了,決定未雨綢繆先去買一些口罩屯著,也給國內的親人寄回去一些。美國的口罩也一度斷供,現在價格也還是比當時買翻了一倍。跑了三四家商店才買到六大盒N95的口罩,因為口罩大多被清掃一空,我自己留下兩盒,剩下的都寄回了國內。

  臨開學前一天,我和同學們集體向學校的健康中心寫郵件反映了新冠肺炎的嚴重性。只是當時疫情還沒有開始在美國流行,我們收到了統一的回復: 「學校在密切關注,請各位多洗手。」 開學以後,我堅持戴著口罩,班裡的中國同學也幾乎都戴著口罩,因為我們這裏出現了第一個病例。老師們也沒有管,偶爾會有外國同學問,為什麼我們都戴著口罩。即使解釋了他們似乎也不太能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也沒有人第二天戴上口罩。

  我那段時間精神非常焦慮,一是國內疫情越來越嚴重,武漢已經「封城」了,我十分擔心國內的家人;還有就是自己身處美國,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被歧視的事情經常發生,導致我上下學坐公交戴口罩非常不安,同時還要應對學校的課業壓力。

0bda-ivrxcex4837226.jpg手機里關於美國疫情的推送信息。

  在春假放假前兩天,我自己就經歷了一次歧視,上學路上戴著口罩,被一個白人男性辱罵了,導致我一天都惴惴不安,回家趕緊下單了辣椒噴霧。又過了幾天,由於精神太緊張太焦慮,我暈倒了,家人叫了救護車。不過在救護車上,我反而消除了一些緊張感。醫生沒有直接拉去醫院,而是先檢查了一遍,測了體溫,讓我緩和了一下才告訴我沒什麼病,就是過於焦慮,還和我聊了聊美國醫院的情況。安撫了我半小時左右就放我回家了。後來我再看到美國的醫生們自願申請去紐約重災區救援的新聞,就會想到救護車上的醫生們。

793c-ivrxcex4837239.jpg封城期間餐館只能外送,一家中餐館在外送食物。

  春假以後就是三月了,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也開始了大流行。學校幾乎一天幾封郵件提示著安全,最後決定所有課程全部線上。家人的公司也改成了在家辦公。經歷了一次救護車,我突然意識到啥都不如活著重要,雖然美國沒有封城,我就開始自我封閉,在家沒事做,老上網我又會焦慮,我就徹底斷網把精力都花在了打遊戲上。

  三月中,我所在的城市封城了。當天中午發出消息,晚上就要封了。我趕緊去超市想再買一些,無論華人超市還是美國超市,全部被一掃而空。甚至超市的小推車都沒有了,因為超市人太多。我在國內春節購物都沒見過超市結賬排那麼長的隊。我什麼也沒買,感覺這也是一種人群聚集,就回家了。

dd5f-ivrxcex4837334.jpg超市收銀台都有透明的遮板,圖為一家越南超市。

  我自己在家呆了一個月,家裡實在沒吃的了才出來。超市不戴面部遮掩物是不能進的,我在超市裡見到各種各樣的面部遮掩物,慶幸自己提早囤積了足夠的酒精消毒液和口罩。

  不過我想的最多的還是疫情什麼時候結束,什麼時候才能恢復正常的生活。二月我向家裡寄了口罩,四月國內口罩恢復生產,家人又給我寄了很多回來。

  我從未想過「時間的一粒沙落在每個人身上都是一座山」是這麼真實,我的命運和時代聯繫這麼緊密,而我還算幸運,並沒有被這座山壓死。

  美國的疫情還在繼續,我隔三差五還會在睡覺前想,為什麼我還沒有病,我是不是其實已經病過了?在睡前,我最後只能在心裏喊一句——希望世界和平。

  (來源: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 微信ID:qiaowangzhongguo )

【編輯:韓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