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揪出新冠病毒的人

揪出新冠病毒的人

新浪科技 2020-06-30 05:02

原標題:揪出新冠病毒的人

揪出新冠病毒的人

張曼玉

a890-ivrxcex4840222.jpg  黎斌斌進入實驗室,準備開始做新冠核酸檢測。受訪者供圖

  「17年了,日曆從2003來到了2020,病毒從SARS-1變成了SARS-CoV-2,口罩從布的、一次性的、密封膠帶換成了N95,而我已經從風華正茂來到了不惑之年,唯一沒有改變的是學醫的初心。『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願我們儘早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鬥,還人民健康,願所有醫護戰友都平平安安,願未來善待我們所有醫護。從『非典』到新冠肺炎,我們都不曾退卻,也希望堅定的心不受傷害。」

  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二部臨床微生物與感染實驗室(以下簡稱「實驗室」)微生物實驗室技術人員黎斌斌寫下這段話,是在大年三十。這是她第一次值班做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以下簡稱「新冠核酸檢測」),也是在這天,她檢測出了實驗室開展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后的第1例陽性樣本。

  「接著,我就按照流程上報、送樣,等待複核結果,還回憶了一下操作過程。我並不是擔心檢驗結果,而是因為第二天還有同事值班,我在極力回憶自己的整個操作過程,有沒有忽略哪個步驟可能給實驗室、物品造成污染。」黎斌斌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凌晨3點,做完高壓消毒等工作后,黎斌斌回到家裡。還沒顧上吃一口熱餃子,她就掏出手機,把操作的重要步驟寫下來,發到實驗室微信群里,提醒後面值班的同事注意。後來,黎斌斌的這份「溫馨提示」經過完善,形成紙質文件,一直到現在都是年輕同事手頭的「規範化操作文件」。

  實驗室主任魯炳懷介紹,該實驗室依託國家呼吸疾病臨床研究中心與中國醫學科學院呼吸病學研究院,在感染性疾病的病原學診斷方面位於國內領先水平。現有14名員工,全部參与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工作。除了細菌真菌培養、抗原抗體檢測等常規工作,一般情況下,每天有兩人值班做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每個樣本從進實驗室到出結果大概需要6個小時。檢驗科、病理科、藥劑科、臨床研究所等全院其他有資質的同事也來支援。「實驗室承擔了來醫院就診的發熱、有流行病學史等高風險人群,以及部分低風險人群的檢測工作。2月,每天有50-60份待檢測樣本,現在每天有上千份,最多的時候可達2000份」。

  研究實習員李海波介紹,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的工作在負壓P2實驗室進行,一共分三個區域——試劑準備區,有一個超凈台,保證配完的試劑不被外界污染;樣品準備區,也是主要污染區,微生物實驗室技術人員在這個區域的生物安全櫃里操作樣本,並提取核酸,該區域還有高壓鍋,所有污染性材料經過高壓消毒才能帶出;擴增區里有5台PCR儀,在儀器上可以看到擴增曲線,最後得到陰性/陽性結果。三個區域之間都有開在牆上的傳遞窗,傳遞窗口有紫外線燈消毒。

  微生物實驗室技術人員早上8點上班,經過臨床採集和生物安全轉運的樣本此時也被送達實驗室。兩位值班的同事分工,將樣本滅活;配好試劑,放在傳遞窗里;將病例信息等錄入實驗室系統,以便出結果后發出報告。做好以上準備,穿戴好防護裝備后,兩位同事進入負壓房間工作,直到一批樣本完成上機,技術人員才會對操作區域進行消毒,並出來稍作休息、吃飯,等待這個批次的檢測結果,然後把下一批的樣本再帶進負壓房間檢測……檢測完所有樣本,往往已是深夜。

  負壓P2實驗室壓強比外界低,感染性的物質不會釋放出去,保證了環境的安全,但一定程度上也導致了技術人員在裏面工作的不舒適——在封閉狹小的空間里,長時間戴N95口罩、穿防護服,很容易讓人缺氧缺水,負責檢驗的同事護目鏡上都是哈氣,裏面穿的操作服都濕透了。

  比起關注如何緩解身體上的疲倦,微生物實驗室的工作人員更關注如何確保生物安全和結果的準確性。

  魯炳懷說,在所有的檢測項目中,核酸檢測的技術含量較高,特別是新冠病毒檢測,病毒的傳染性強,操作過程涉及到生物安全問題,雖然有負壓房間、安全櫃、防護服、隔離服,但操作細節繁多,需要微生物實驗室技術人員非常細心並有極強的責任感,步步規範,一絲不苟。稍有疏漏,操作人員依然有感染的風險,也有可能污染環境、影響結果的準確性。「操作安全的關鍵在於操作人員對病原的認識,知道哪裡是風險點,控制好風險點。」

  黎斌斌舉了個例子,在樣品準備區,微生物實驗室技術人員要將5微升的核酸樣本加到20微升的試劑裏面。「這麼小的體系,肉眼是看不出加沒加核酸的。而且在負壓房間里處於缺氧的狀態時間久了,有可能頭腦恍惚,動作自然會慢下來,我們兩個同事就互相配合、監督,確保不出錯」。

  有人稱微生物實驗室技術人員是「離病毒最近的人」。王春雷卻並不覺得自己幹了一件特別危險的事。「沒有新冠肺炎疫情,我們每天也都在跟細菌、病毒打交道,我們有專門的區域做這些檢測,大家的生物安全意識更強一些,所以沒那麼恐懼。隨著對病毒慢慢的了解,心裏也越來越踏實」。

  黎斌斌表示,自己是經歷過「非典」的戰士,沒有過害怕,唯一擔心的是不要因為工作給家裡年老的奶奶、姥姥增加感染風險。從1月中旬到「五一」假期,她都沒敢回去看兩位老人。「兩次抗疫的感想是相同的:學醫真好!患者需要,國家需要,人類需要。雖然有點誇張,不過真的有種自豪感。」黎斌斌說。

  微生物實驗室技術人員一般不直接面對患者,患者的血等樣本都是外送員拿到實驗室,但他們在背後做了很多工作。醫院收治一個患有感染性疾病的病例,臨床醫生可能一籌莫展,是病毒還是細菌感染?是普通細菌還是真菌感染?臨床醫生的需求激發微生物室實驗室技術人員像福爾摩斯一樣尋找蛛絲馬跡,從患者的血、痰、尿等樣本里發現感染的證據。

  「呼吸中心副主任曹彬教授給我們實驗室制定的方針是『細節決定成敗』,這早已根植在我們心中。」黎斌斌和同事們表示:「醫生負責看病,我們負責病原學診斷,職業素質要求我們,做了這個工作就要做好。」

  「在這兒工作,大家永遠處在被感染的風險里,但這個工作必須有人做,這對於感染性疾病的精確診斷、精準治療是非常重要的。」黎斌斌表示,將分析報告提供給臨床醫生作參考,指導他們有針對性地用藥時,成就感滿滿。

  接受完記者採訪大概是晚上7點,黎斌斌剛下班回到家。她說:「我們值班做新冠核酸檢測的同事還在實驗室負壓房間工作呢。」

  這天是端午節。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曼玉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6月30日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