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賽麟股東會意外取消:神秘第三方投資者隱現

賽麟股東會意外取消:神秘第三方投資者隱現

新浪科技 2020-06-30 01:01

原標題:賽麟股東會意外取消:神秘第三方投資者隱現

白雲投資會是王曉麟此前提到的投資人嗎?

6月28日,尚處於梅雨季節的如皋市下起了小雨,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江蘇賽麟」)的留守員工們心情也像被雨水沖刷過一樣。

一場股東溝通工作會議原計劃於28日當天上午召開。這是江蘇賽麟停擺以來第一次接近成行的股東會議,計劃要討論員工的權益保障。但就在前一天晚上,與會人員突然得到通知——會議取消了。

這場會議本是江蘇賽麟留守團隊的最大希望,有員工聽到消息后特意從外地趕回了如皋。「幾個星期之後,情況終於有了起色,希望這場會議為公司帶來好消息。」有如皋當地的員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4月底,江蘇賽麟前法務喬宇東的一封舉報信讓這家本偏安一隅的造車新勢力站上風口浪尖。喬宇東在舉報信中稱,江蘇賽麟董事長王曉麟以虛假技術出資入股,造成巨額國有資本被變相賤賣。

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方面如皋當地政府緊急成立了調查組調查此事,另一方面江蘇賽麟多家供應商將公司告上法院,並凍結了公司的資產及賬戶。這讓原本在疫情期間就苦苦掙扎的賽麟徹底陷入癱瘓。

但還是有部分員工選擇留守,儘管他們知道情況並不樂觀,離開是早晚的事。

上述如皋員工說,目前為止還沒有得到股東方的明確反饋,公司要不要繼續運營下去?他本人仍然看好賽麟這個超跑品牌在中國的「民用化」之路,也在堅持參与維護如皋工廠的廠房與設施。但他也理解當前的現實難題,留下來的心態更多是「站好最後一班崗」。

股東溝通會議取消,意味著之前只是空歡喜一場,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各方股東在處理後續事項上面臨的分歧可能比外界想象的還要大。

截至發稿,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尚未獲得下一次舉行類似會議的時間,擺在留守員工們面前的,或許只剩下與旁人無異的一條路——離開。

被遺棄的廠區?

江蘇賽麟坐落於如皋市偏北部的一片工業區內,毗鄰陸地方舟、楓盛汽車、青年汽車等多個汽車製造基地。6月28日中午,儘管籠罩在小雨中,江蘇賽麟的辦公樓和廠區還是顯得嶄新、整潔。

不過,山雨已來。兩個星期之前,賽麟在如皋的兩座工廠均被法院查封。貼在工廠門衛室上的公告顯示,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在處理江蘇賽麟等相關5家企業作為被申請人的保全(企業借貸糾紛)案件中,依法對廠房等進行了查封。

需要指出的是,該案件中,申請人並非此前對賽麟賬戶進行凍結的供應商,而是江蘇賽麟的國資股東——南通嘉禾科技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南通嘉禾」)。

對於一直關注賽麟近況的人而言,這並不意外。上個星期,同樣來自南通中院的查封公告也貼在了江蘇賽麟上海分公司的門上。當天,膠水還沒幹的公告就被拍下並放到了網上,並被解讀為賽麟「夢碎」的佐證。

查封是進行財產保全的必要之舉。6月29日,有接近江蘇賽麟股東的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南通嘉禾之於賽麟既是股東又是借款人,在供應商都紛紛上訴凍結賽麟資產的情況下,公司也需要採取措施來維護自身利益,這屬於常規行為。

實際上,查封也並未對賽麟工廠的運營帶來直接影響。本報記者在現場了解到,儘管工廠已經停工,但查封前後仍有專人進行維護,用上述如皋當地員工的話來說,只要有需要,一廠可以隨時進行試產,二廠的設備也隨時可以運轉起來。

賽麟一廠規劃生產SUV車型「邁客」,二廠則規劃生產電動小跑車「邁邁」以及S1跑車。目前,邁客處於試製研發階段,此前一位賽麟上海研發團隊的人士曾對記者表示,如果進展順利的話預計一兩年內可以投產;而邁邁早已上市,工廠也已生產了幾百輛,但由於銷量不佳,這些都成了庫存車,靜靜地停在廠區內。

維護工廠和設備成為留守工廠員工們的最後任務。儘管工廠已經停止運行,但在記者走訪過程中,仍有三三兩兩的員工進入部分車間,進行設備的檢查與調試,並維持車間內的清潔。對於留守員工而言,他們還在期盼有一天能夠恢復生產,而他們正在做的,就是保證這一天到來之時,工廠能夠隨時響應。

事實上,賽麟如皋工廠是最先感受到危機的——在舉報信公開之前,由於邁邁銷量慘淡、新車型研發不及預期、後續融資受阻等因素,賽麟已經開始處於動蕩之中。今年4月中旬,江蘇賽麟便發布了一則降薪令,表示停工停產期間只給員工發放基本工資。據本報記者了解,如皋員工自那時起便有不少人進入「停工停產」狀態,只有30%的員工能正常到崗。

而舉報信公開之後,5月份有供應商通過法院申請凍結了賽麟的賬戶,這讓賽麟陷入了更為困難的局面:上海、北京分公司的預算迅速收縮,所有員工發不出工資,無論是普通員工還是高管,絕大多數人都離職了。

股東溝通會緣何取消?

江蘇賽麟已處於風雨飄搖之中。但對於留守者而言,他們想要得到明確的回應,公司將何去何從?但舉報信公開並掀起輿論熱議以來,公司的各股東方從未能在後續處理事項上達成一致。

6月24日,國資股東南通嘉禾向其他各方股東發去文件稱,建議於6月28日召開一次賽麟股東之工作會議,會議議題為江蘇賽麟員工權益保障。

這份文件被送至各股東的法定代表人及代理人、江蘇賽麟管理委員會人員、部分職工代表等人手中,王曉麟此前也曾對媒體表示,他將以視頻方式參會——但在會議前一晚,南通嘉禾再次發去通知:會議取消召開。

本報記者了解到,南通嘉禾認為召開會議的條件不具備,原因是,無法聯繫如皋積泰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如皋積泰」)法定代表人許寅,並且湖南白雲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白雲投資」)明確表示,無法參加本次股東溝通工作會議。

這裏涉及到兩方股東,一是與王曉麟關係密切的如皋積泰,一是從未曝光的白雲投資。根據公開資料,江蘇賽麟共有五個股東,其中南通嘉禾是如皋國資,以資金入股,其餘四家則是如皋積泰,以及南通獅邁、如皋薩林和南通威蒙,這四家均已技術入股(被公開舉報以虛假技術出資)。

這四家公司均與王曉麟相關,如皋積泰之外的三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均為王曉麟的妻子叢超,而如皋積泰則脫胎于王曉麟此前的美國造車公司GTA。不過,王曉麟在近期的一次媒體採訪中表示,他已經和GTA沒有關聯,相關在江蘇賽麟的股份並不屬於他。但包括喬宇東在內的不少知情人士都表示,如皋積泰的實控人也是王曉麟,其法定代表人許寅也是王曉麟的「親信」之一。

在部分人士看來,許寅的失聯並不能成為取消股東溝通會議的理由。一份文件顯示,如皋積泰的控股股東已經免去了許寅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職。

據稱,許寅一直在積極配合如皋市政府調查江蘇賽麟的相關事宜,根據許寅面臨的具體情況,控股股東認為她已無法全面執行指令履行公司法定代表人應盡的職責,因此接受其請求,免去她的上述職位,同時她還在6月21日給公司內的指定人士出具了授權委託書。

上述文件提到,6月22日上午,應如皋市工作組的要求,許寅到達如皋工作組配合調查后,即刻與外界失去聯繫,至今不知去向。

該控股股東還表示,其董事會秘書此前已與南通嘉禾的法定代表人薛曉雲以及其國浩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淳聯繫,書面告知了上述情況,雙方並就以何種方式開會進行了溝通。但在距離開會時間不到12個小時的時候,南通嘉禾卻單方面取消了會議。「我公司不能理解南通嘉禾的行為。」

接近江蘇賽麟股東的相關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雙方儘管有溝通,但是並沒有看到正規手續,賽麟及相關股東的情況「錯綜複雜」,不能草率決定,所以沒有同意。不過他同時表示,國資股東應當承擔一定的責任,保障賽麟員工的合法權益。

神秘第三方股東隱現

另一家涉及會議取消的股東為白雲投資,這家從未露面的公司竟悄然與江蘇賽麟有了聯繫。通過公開信息不難發現,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湖南株洲的房地產老闆陳文義。

啟信寶數據顯示,白雲投資註冊資本4000萬元人民幣,實繳資本2221.75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陳文義,大股東株洲華晨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持股99.83%,小股東株洲大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持股0.17%——兩家股東的法定代表人均是陳文義。

公司官網信息顯示,華晨地產成立於1995年,累計開發麵積達500萬平方米,主要開發項目位於湖南省內,業務涉及住宅及商用項目的開發和運營。

沒有公開資料顯示白雲投資是江蘇賽麟的股東。江蘇賽麟的股東名單中沒有白雲投資,啟信寶也顯示,白雲投資有7個對外投資項目,除了部分置業公司之外,還投資了地方金融機構,例如湖南攸縣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但具體持股比例不詳。

白雲投資會是王曉麟此前提到的投資人嗎?不久之前,王曉麟在一封溝通公司現狀的內部郵件中表示,本有談好的30億元資金將在今年5月分步到位,但由於喬宇東「誣告和直接致電投資人」,導致投資人決定暫時擱置這輪投資。

他並未指出該投資人的身份,但似乎在避免國資股東的說法,從種種表述看,該「投資人」有一定可能是新的投資人。

6月29日,記者撥打了白雲投資在工商處預留的電話號碼欲諮詢此事,但電話未接通。

不過,有知情人士否定了這一猜測。上述接近江蘇賽麟股東的人士29日告訴本報記者,白雲投資是此前2018、2019年洽談的一家公司,據說該公司曾給賽麟「打了一部分錢」,但後來沒有繼續注資。「基於了解到的這個情況,嘉禾也向白雲投資發出了邀請。」上述人士表示,白雲投資與王曉麟提到的30億新融資無關。

該人士同時否認了南通嘉禾繼續為賽麟注資的可能。「王曉麟的話不能全部聽信。」他表示。

此前被指控「誣告和直接致電投資人」的喬宇東也表示,自己根本不清楚有30億元融資一說,更不可能去聯繫所謂的投資人,這項莫須有的指控讓他懷疑這項融資是不是真實存在的。

(作者:彭蘇平 編輯:何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