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四川兩城商行官宣合併 城商行重組改革開啟新一輪變局

四川兩城商行官宣合併 城商行重組改革開啟新一輪變局

新浪科技 2020-06-30 01:01

原標題:四川兩城商行官宣合併 城商行重組改革開啟新一輪變局

中小銀行合併重組又添新案例。

6月26日,位於四川的攀枝花市商業銀行、涼山州商業銀行同日公告,擬通過新設合併方式共同組建一家商業銀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整合涼山、攀枝花等地方銀行,即是組建四川省一直在推進的省級城商行——四川銀行。但最終名字仍需監管核准。

今年以來,四川省政府在多個文件中表示要組建四川銀行。就在6月9日,四川省發布《關於加快構建「4+6」現代服務業體系推動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時表示,按規定組建四川銀行,做強四川金控集團,推進農村信用社改革,推動地方法人金融機構補充資本和完善治理。

重慶市國資委網站5月6日曾公告,重慶渝富控股集團與四川金控集團加強合作,擬參与發起設立四川銀行,公司註冊資本300億元。不過,該消息很快被刪除,而新設的銀行是否為「四川銀行」還有待監管部門批准。如果該消息屬實,300億元的註冊資本,將成為目前註冊資本最大的城商行。

一位接近監管的人士透露,早在2016年,四川銀行就已經在籌建,想參与的企業很多。但一方面是監管謹慎,一方面也是參与的資本與方案未定,類似情況在不少地方的城商行都存在。現在四川兩家銀行公告,或許意味著城商行新一輪的重組進程加快。最終能否順利落地,主要看監管能否批准。

對城商行來說,重組並非新鮮事,早在2015年,銀監會就曾表態支持城商行跨區兼并,截至當年已重組十余家城商行。

從2019年開始,中小城商行、農商行的經營風險開始成為金融焦點問題之一。進入2020年,新冠疫情背景下,中小銀行由於業務和資產結構單一、經營緩衝墊較薄等原因,面臨更大的經營壓力。中小行的重組又被監管層和市場頻頻提及和討論。

今年4月,銀保監會副主席曹宇在會上表示,中小銀行在疫情期間受到明顯衝擊,今年將會大力推進中小銀行的改革重組工作。

6家城商行為何被穆迪調降

2019年以來,中小行風險頻頻暴露,先後發生包商銀行被託管、錦州銀行被重組、恆豐銀行被注資事件,其背後固然與銀行經營管控內部問題相關,經濟下行背景下其流動性、盈利能力、資產質量脆弱性也更容易暴露。

此外,2019年共有山西平遙農村商業銀行、長春農村商業銀行等13家農商行被下調評級(同期超過30家農商行、城商行評級上調)。

而中小行評級被下調並未結束,2020年3月,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將6家銀行評級展望從穩定調整為負面,並維持其評級包括南京銀行、寧波銀行、蘇州銀行、深圳農商行、廣州農商行和富邦華一銀行。

對於這6家銀行評級被下調,某城商行業務人士表示,除富邦華一銀行外,其餘5家銀行都為區域性銀行,存在小微企業敞口較大、貸款多元化程度較低、對最受影響的行業或地區的貸款敞口較大等風險隱患,對經濟下行更為敏感,特別是上述銀行均紮根經濟發達沿海地區,所在城市的製造業和貿易相關行業更易受潛在的全球需求萎縮影響。但就評級本身對銀行的影響來說,除了會影響其在境外的發債成本,對其境內經營影響不大。

即便如此,中小行面臨經營承壓已是不容迴避的問題,尤其對規模相對農商行、村鎮銀行更大,且希望做大做強的城商行來說,加速轉型的壓力顯然更大。

重組是城商行破局之策嗎?

縱觀城商行現狀,雖然整體發展較快,但其資產規模、資產質量、盈利能力、資本充足率四個方面低於銀行業平均水平。

根據銀保監會披露數據,截至2019年末,全國134家城商行總資產達到37.28萬億元,佔全國銀行業的12.85%;實現凈利潤2509億元,佔全國銀行業的12.59%;凈息差為2.09%,較銀行業平均水平低0.11%;資產利潤率為0.70%,較銀行業平均水平低0.17%;不良貸款率為2.32%,較銀行業平均水平高0.46%;撥備覆蓋率為153.96%,較銀行業平均水平低32.12%;資本充足率為12.70%,較銀行業平均水平低1.94%。

此外,更嚴峻的問題是,城商行的凈利潤、資產規模、資產質量、盈利能力、資產配置等多項指標呈現出明顯的分化。

公認的第一陣營北京銀行、上海銀行和江蘇銀行,總資產都超過2萬億,增速也明顯快于股份制和國有銀行,甚至比一些規模較小的股份制銀行更大。目前城商行資產規模的中位數仍然在1600億左右,1000-3000億的資產規模是絕大多數城商行的體量。

雖然體量不小,但從ROA來看,2019年年報數據顯示,超過1%的只有寧波銀行、台州銀行、貴陽銀行、成都銀行、崑崙銀行、浙江泰隆、湖州銀行;尤其以台州銀行和浙江泰隆銀行ROA最高,亦是服務小微著稱的最有特色的中小城商行。

城商行群體發展強者更強、弱者更弱的生態越發明顯,雖然少數優秀的城商行的確具備明顯的規模與質量優勢,持續發展確定性較強;但大部分城商行由於發展戰略、資源稟賦、盈利能力、產品創新等方面弱勢明顯,核心競爭力不足,發展後勁匱乏,如何實現健康可持續發展,依然等待著破局。

重組是破局良策嗎?

西南一位地方金融交易所業務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某些地方城商行來說,此前幾年的業務模式、風控都存在很多的歷史遺留問題,有些城商行的真實不良率很高,無論是地方政府還是城商行本身,都希望能夠快點重組。這樣原有的債權債務都可以藉機得到清理,對銀行來說是一次極大的換血和解壓。對地方的一些有實力的企業來說,還是希望得到銀行的股權。但之所以近年重組的節奏慢下來,恐怕監管也在審慎考量,畢竟就市場來看,只是重組不解決思路和經營問題,風險還是又可能再一次暴露。

西南一位城商行業務人士表示,中小銀行依然面臨著同質化、風險較大的壓力。其發展業務、轉型,存在一窩蜂的局面。比如別人發展金融科技,就一窩蜂做數字轉型。但很多銀行沒有真正做到因地制宜,這個層面來說,區域性銀行還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作者:侯瀟怡 編輯: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