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李佳琦成為「新上海人」 爭搶主播的戰火從平台燒到城市

李佳琦成為「新上海人」 爭搶主播的戰火從平台燒到城市

新浪科技 2020-06-29 20:27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杜蔚 丁舟洋

  網紅主播李佳琦要成「新上海人」了,而且還是以特殊人才引進的身份。

  6月29日下午,李佳琦作為特殊人才即將落戶上海的消息引發熱議,迅速登上 微博 熱搜第一。

  在直播帶貨風口之下,像李佳琦這樣的頭部主播,最近吸引很多地方競相遞出「橄欖枝」。

  如杭州市餘杭區就曾發布「直播電商政策」,明確對有行業引領力、影響力的直播電商人才可通過聯席認定,按最高B類人才(國家級領軍人才)享受相關政策。城市搶網紅的大戰就此開啟。

  從素人「美妝導購」到粉絲超千萬的「帶貨一哥」,李佳琦為何選擇在上海「掘金」?撕下low的標籤后,主播不僅被抖音等各平台瘋搶,還受到各大城市青睞,但多地爭搶主播是先機還是泡沫?

  李佳琦被列入「特殊人才」 將成「新上海人」

  據上海市崇明區人民政府官網發布的「2020年第一批特殊人才引進落戶公示名單」(以下簡稱公示名單)顯示,網紅主播李佳琦成為上海崇明區今年首批擁有落戶資格的人才。公示名單稱,李佳琦等人經審定符合崇明區特殊人才引進落戶條件,公示從2020年6月23日到2020年6月29日。

  每經記者注意到,李佳琦的申報單位為上海琦聖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啟信寶數據顯示,該公司成立於2019年6月10日,註冊資本100萬元,第一大股東為李佳琦,持股比例達99%。

圖片來源:李佳琦微博圖片來源:李佳琦微博

  憑藉自身努力,並趕上好時機的李佳琦即將成「新上海人」的消息被曝出后,瞬間引發極大關注。截至6月29日18時許,網友們紛紛「恭喜」道:「不意外,他確實是人才」、「佳琦是靠實力落戶上海的」。不過,還有不少網友發出感嘆,「這個時代真的變了」。

  當下,「網紅帶貨」不僅給消費者帶來全新體驗,而且還為品牌和商家帶來巨大的增長風口。艾媒諮詢報告顯示,2020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將增至5.26億人,直播電商銷售規模將達9160億元,約佔中國網路零售規模的8.7%。

  其實,李佳琦等網紅真正大火起來就近兩年的事兒,他的成長是電商直播行業快速興起的縮影。今年28歲的李佳琦,從江西的「美妝導購」出發,曾在2018年9月成功挑戰了「30秒塗口紅最多人數」的吉尼斯世界紀錄。也是因為這個記錄,讓李佳琦有了「口紅一哥」的稱號。截至目前,李佳琦在淘寶直播上的粉絲超2782萬,微博粉絲達1733萬,與流量明星相比,絲毫不遜色。

圖片來源:上海市崇明區人民政府官網截圖圖片來源:上海市崇明區人民政府官網截圖

  「『網紅』通過長期以來積累的粉絲信任,以社交化、娛樂化的內容方式將產品推廣出去,是對當前粉絲流量變現的最直接手段。」中國文化管理協會網路文化工作委員會副秘書長、網信輿情總裁、網路文化產業研究專家廖波曾向每經記者分析,為何頭部主播擁有強大粉絲號召力,「互聯網平台方、流量主(MCN機構及帶貨)、廣告主都從這種新經濟形態中獲得了足夠的利益,也成為了』網紅帶貨』持續火爆的重要原因。」

  為何當初會離開江西到上海發展?「我當時所在品牌的中國總部就在上海。我來上海后,看到了更多的時尚品牌,它們為我的直播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品牌資源和品牌故事。上海的營商環境越來越好,讓我和我的團隊有了更大的發展。」對此,李佳琦曾在接受採訪時透露,自己選擇到上海,是因為看到了這座城市具備的「時尚品牌集中地」的優勢。

  頭部網紅撕下low的標籤,多地爭搶主播是先機還是泡沫?

  然而一度,網紅總是擺脫不了「low」的標籤。

  創下了互聯網銷售奇迹的淘寶初代網紅張大奕,在2016年的淘寶直播節上,兩小時帶動2000萬成交額,創造了紀錄。當時,淘寶直播才成立100天。

  可張大奕在接受採訪時曾毫不諱言大眾對網紅的刻板印象。「網紅有點像當年的煤老闆,(大眾)覺得(我們)讀書少但是賺得多。」

  走在位於城鄉結合部的庫房裡,張大奕還自嘲:「身在城鄉結合部,心在巴黎時裝周。什麼時候能身在巴黎時裝周,心在城鄉結合部呢?」的確,彼時,以高端品味自持的奢侈品們絕不願意和網紅扯上關係。

  到2020年,網紅主播驚人的直播銷售業績,已容不得高奢品牌再一股腦地與他們劃清界限。

  李佳琦是與高奢品牌打得最火熱的網紅主播。今年5月,LV推出新款香水,頂尖奢侈品LV為這款香水選擇的「推廣人」居然是網路紅人李佳琦。

  LVMH集團大中華區總裁吳越亦曾在一場活動中「點贊」李佳琦,認為他從櫃檯銷售人員走到口紅一哥,沒有什麼背景,完全靠本事打動消費者,這對年輕人是一種鼓勵,也「折射了中國社會的進步」。

  李佳琦也很有「野心」,他在接受央視財經採訪時曾說,他希望打造的不是網紅品牌,不是貼著李佳琦名字但毫無特點的代工廠標準品,而是與國際品牌比肩的新國貨品牌。「我想要以後去所有的商場,也會看到我自己的品牌,跟 雅詩蘭黛 在一起,跟香奈兒在一起。」

圖片來源:LV小紅書視頻截圖圖片來源:LV小紅書視頻截圖

  網紅主播不再「low」,至少頭部的網紅主播,已徹底撕下了這個標籤。與此同時,還成為當下最稀缺的人才資源,圍繞他們的爭奪戰,已從淘寶、抖音、快手等直播電商平台蔓延到了各大城市。

  廣州、杭州、義烏、濟南、重慶等多地地方政府給錢、給補貼,將主播視作引進人才,開啟搶人模式。6月8日,廣州市花都區出台政策,為花都達到標準的優秀網紅主播10萬元-50萬元不等的購房獎勵,優先享受人才公寓、入戶指標、子女入學等人才政策。

  杭州市餘杭區更讓人羡慕的是明確對有行業引領力、影響力的直播電商人才,可通過聯席認定,按最高B類人才(國家級領軍人才)享受相關政策。

  多地搶網紅是搶佔先機還是盲目跟風?

  對於李佳琦作為特殊人才落戶上海崇明,電商領域資深人士程文強在接受每經記者採訪時直言:「我認為這是一件好事兒,證明曾經不受待見的網紅,正在逐漸受到大眾認可。」

  與此同時,程文強認為網紅本身就是人才,「紅人是特殊人才,MCN培養頭部網紅,都是萬里挑一的,想脫穎而出並不容易」。

  媒體人伍里川則撰寫文章表示,財政資金投入需審慎,網紅的培養需交給市場,而且各地搶網紅直播搶到的是否均為頂尖人才,也大為可疑。

  「擠風口,趕時髦,對人才採取機會主義與跟風策略,看到別人追捧自己也眼熱,擠上去大叫』小甜甜』,今日的『小甜甜』不甜了,新的『小甜甜』又層出不窮,讓人生見異思遷、多情涼薄之感,並不可取,亦足為戒。」伍里川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