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上海灘上的「金童玉女」們:黃崢印象

上海灘上的「金童玉女」們:黃崢印象

原標題:上海灘上的「金童玉女」們:黃崢印象

553a-ivrxcex3901381.png

原創 亦如 魔都小哨兵SH

與拼多多的掌門人黃崢相約作過兩次夜聊,是那種這年頭已經比較難得的純粹的聊天,聊得確實很愉快,有直抒胸臆,有往事鉤沉,有開懷大笑。

讓我沒想到的是,兩次黃崢都是打車來去的,這與現今的一些商界大佬動輒便是私人飛機出行的作派似有著天壤之別。再一了解,這也是他的常態模式,沒有配車配司機,沒有購房置業,整個一個「打工仔」的狀態。

「挺方便的啊。」黃崢用這五個字回答著我的疑問。後來我也與黃崢那個年齡層次的人有過交流,才感到在這些問題上確實是有「代溝」的,如果說我們這些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對什麼事都希望有個特殊安排和待遇的話,那麼現今的80后、90后、00后則更具一顆平常心,網上搶不到高鐵票,排兩個小時隊才看上大夫,在他們眼裡都是十分正常的,自己經歷的時候也是安之若素的。

打車只是黃崢的習慣,並不是他要刻意表達什麼。這與黃崢出生於一個普通的家庭有關係也沒有關係。上學的時候就意識到「寒門出貴子是小概率事件」的黃崢,現在也可以說是很多人的貴人了,他說起學生時代的經歷對自己影響較大的兩件事:一件是在杭州外國語學校讀中學時,父母竭盡所能又不露聲色提供充裕的保障,讓他沒有感到與那些家境優越的同學有什麼差別。一件是保送到浙大混合班(浙大竺可楨學院的前身)后,經過前兩年四個學期的不停篩選淘汰,最後以綜合第一名的成績獲得選導師選專業的自主權,便師從了時任浙大校長的潘雲鶴院士。

兩次長聊都是不知不覺中就過去了幾節課的時間,話題也偏重於形而上,就像對這場疫情,他沒有多說企業捐款捐物盡社會責任的事,而是談了疫情對未來社會可能產生長遠影響的不少感悟;就像我對他當時的穿著一點都記不起來了,只記得一副再普通不過的眼鏡鏡片后,不大的眼睛,目光是單純而清澈的。
5ff0-ivrxcex3901378.jpg

當聊到拼多多在成長壯大過程中的種種遭遇,甚至曾經面臨的「危機」,黃崢笑了笑,一點都未作糾纏,而是迅速把話題轉向未來。他非常確定地告訴我:互聯網領域的新藍海正在迅速擴展,新物種將以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樣子孕育和生長……黃崢說這些話時眼睛是放著光的,我聽著他另外的言下之意是,世界大得很,足夠有本事的人去開疆拓土,大可不必在固有的空間里你死我活地拼殺。我也看出黃崢對於拼多多要成為那樣新物種中翹楚的信心。

也許是因我和黃崢當初學的專業都屬於大物理的範疇,我們聊起空間、時間、物質、能量、信息這些話題時,總是那麼津津有味又天馬行空,共同感嘆著世界的無限和人類認知的局限。有那麼一刻,我甚至強烈地感到,他壓根兒就不是一個「生意人」,而是一個懷有敬畏之心的「悟道者」。

後來在網上看了《2020年黃崢致股東的信》,更加印證了我對黃崢的感覺和印象:沒有什麼范兒,便是他的范兒。
5c7d-ivrxcex3901447.jpg

(本文圖片來源:網路、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