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專訪戴森創始人:絕不後悔造車項目,公司35%供應鏈在中國

專訪戴森創始人:絕不後悔造車項目,公司35%供應鏈在中國

  原標題:專訪戴森創始人:絕不後悔造車項目,公司35%供應鏈在中國

  澎湃新聞記者 王啟帆 綜合報道

  「終止電動汽車項目是戴森目前為止做出的最困難的決定之一。在這個項目上,投入了數百位戴森工程師、科學家和設計師的精力和心血,在共同努力下我們也打造出了一輛外形優美、蘊含高科技且不會產生污染尾氣的汽車,它能提供極致愉悅的駕駛體驗。」近日,戴森公司創始人詹姆斯·戴森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

  「但遺憾的是,以目前電動汽車製造業的背景來看,這個項目未來在經濟上很難執行下去。」詹姆斯·戴森說。

  1978年,戴森公司創始人詹姆斯·戴森在使用吸塵器清潔工作室時,對不斷減弱的吸力感到十分困擾。他將吸塵器拆開后,發現機身內部的集塵袋會被灰塵堵塞,導致吸力減弱。後來,戴森從工廠 中通 過離心力分離油漆顆粒的氣旋裝置中受到了啟發,並不由得開始思考:同樣的原理能夠適用於吸塵器嗎?

  戴森開始了自己的研發工作。經過5127個實驗模型之後,他終於成功發明了世界上第一款無塵袋吸塵器。

  如今,戴森已經成長為由1000多名工程師組成的技術創新公司,其產品也在逾65個不同國家的市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產品系列也從最初的吸塵器系列擴展至風扇、加濕器、吹風機、美髮造型器、干手器、照明燈等。

  戴森公司還在近年試水了電動車項目,項目於2017年正式啟動,不過在歷時3年後,戴森公司還是在去年10月宣布,因電動車造價太高,為保護公司其他業務而放棄了該項目。

  事實上,首款戴森電動車的原型已生產出來。據《星期日泰晤士報》,原型車是一輛七座的SUV,長5米寬2米高1.7米,續航里程可達到600英里(約合966公里),百公里加速度約4.8秒,最高時速可達到200公里。

  2019年10月,詹姆斯·戴森在公司郵件中宣布放棄電動汽車製造項目。在發送給員工的電子郵件中,戴森承認,選擇進入電動汽車行業是明智之舉,公司已經研發出了出色的原型車,並且計劃投入高達20億英鎊(約合200億人民幣)的資金。但由於預估高成本車型無法盈利,在出售無望的情況下,公司最終決定放棄造車,不過會保留固態電池等配套項目。

  近日,戴森品牌創始人詹姆斯·戴森接受了澎湃新聞的書面採訪,回應了戴森研發新品的邏輯、電動車項目的失敗、疫情期間公司的社會責任等問題。

  以下為詹姆斯·戴森和澎湃新聞記者之間的部分採訪對話:

  戴森從創立至今,其產品線已經從吸塵器拓展至風扇、個人護理、燈具等一系列產品,此前還結束了電動車的項目,在每進入一個創新的品類,戴森都會考慮什麼要素呢?技術能力、市場需求還是成本盈利?

  詹姆斯·戴森:

  戴森在考慮每一個新產品研發的時候,不會從純商業的角度出發,我們會考慮的是:這項技術是不是能夠使產品性能實現質的飛躍?是否能做到在該品類里與眾不同並且遙遙領先?戴森每一款新產品的研發完全是由科研、技術和產品本身主導的。我們會不斷地問自己「是否有更好的方式來解決現有問題」。

  比如說我們的戴森Supersonic吹風機,它的誕生顛覆了過去60年一成不變的吹風機行業。從外形到功能,為以往長期被忽略的產品問題和痛點提供了解決方案。它不僅能夠實現更加快速地干發並且噪音較小,更重要的是可以呵護頭髮健康。在過去,大多數吹風機都是依賴笨重的馬達和粗糙的加熱系統,這意味著這些產品外觀會比較笨重,干發速度慢,甚至對頭髮造成損傷。由此戴森意識到,正是馬達、空氣動力和熱力上的技術問題讓整個行業的產品研發停滯不前。

  所以戴森決定設計開發一種與眾不同的馬達,它的直徑只有一元硬幣大小,能夠在很小的空間里推出高壓氣流,類似於一個迷你的噴射發動機。

  在個人護理領域,現在已經有了Supersonic吹風機、Airwrap美髮造型器以及新品Corrale美髮直發器,未來在個人護理領域還有什麼可能性產品呢?

  詹姆斯·戴森:

  是的,未來戴森當然會在個人護理系列有更多的拓展!但是我目前還不能透露太多,還是希望保留一些神秘感。

  每當我們研發一項新技術時,都會從中獲得一些靈感啟發,思考是否能把這項技術拓展運用到更多的產品中去。八年前,戴森決定要進入頭髮科學領域,深入研究怎樣可以讓頭髮變得光澤且順滑,又是什麼原因會導致頭髮乾枯受損。由此,我們打造了可以說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專業的頭髮科學實驗室,投入了1.3億美元進行頭髮研究,已經測試了1010英里真實的人類頭髮。

  戴森Corrale美髮直發器就是我們頭髮科學研究的最新成果,在研發過程中我們的專家團花費了600小時進行頭髮研究與實驗。它是目前為止唯一一款搭載柔性彈板的美髮直發器,可以更好地包裹和聚攏發束,讓頭髮受力、受熱均勻,一拉成型,避免過熱高溫造成的頭髮損傷。

  您如何評價已經結束的汽車項目,未來是否有重啟的可能性?

  詹姆斯·戴森:

  終止電動汽車項目是戴森目前為止做出的最困難的決定之一。在這個項目上,投入了數百位戴森工程師、科學家和設計師的精力和心血,在共同努力下我們也打造出了一輛外形優美、蘊含高科技且不會產生污染尾氣的汽車,它能提供極致愉悅的駕駛體驗。但遺憾的是,以目前電動汽車製造業的背景來看,這個項目未來在經濟上很難執行下去。

  但是我絕對不會為發起這個項目而感到後悔,我對於這輛汽車和曾為它付出辛勞的團隊都感到非常驕傲。戴森從這個項目中也收穫很多,比如大量關於汽車行業的研發經驗和專業知識,這些啟發也很快就被投入到了其他領域的研究和發展中。

  是否能夠透露一下中國市場對於戴森品牌的重要性?您認為為何中國消費者對戴森非常青睞?

  詹姆斯·戴森:

  中國市場對於戴森來說非常重要,也是我們在研發新技術的時候考慮的重中之重。中國消費者對於科技都很有經驗和見解,對全新的科技和優質的設計也有著很大的需求。這種對於顛覆式產品的喜好跟戴森不斷進行科技革新投資的理念也非常契合。

  舉例來說,戴森最近發布的Digital Slim輕量無繩吸塵器是一款專門為中國家庭研發設計的無繩吸塵器。為了更好地設計出符合亞洲用戶的產品,戴森在上海進行了多次的居家試驗來幫助更好地理解用戶的清潔習慣和無繩吸塵器背後的人體工程學。戴森的工程師發現,中國家庭的清掃頻率更高,且普遍家中使用的是硬質地板,所以他們更需要具備出眾吸塵力的產品。在戴森 Digital Slim輕量無繩吸塵器的研發過程中,工程師將重點放在打造一款更符合中國家庭高頻率清潔習慣的輕量機器,縮短的手柄使得體型較小的用戶也能輕鬆使用,配合強勁的吸力來進行徹底清潔。

  因為疫情的關係,很多跨國公司都在重新考慮全球供應鏈的布局。據悉,目前發往戴森的產品都是全進口的,未來是否會考慮在中國建廠,或者建立研發中心等投資機會?

  詹姆斯·戴森:

  戴森在中國投入巨大,供應鏈中有大約35%都布局在這裏,並且未來也會一直維持其重要地位。戴森還在中國建立了科研中心來確保我們能真正了解中國用戶的想法。2017年,戴森上海科技實驗室開幕,組建了由50名工程師和協助人員組成的專家團隊。不僅配備了軟體設施,也設置了產品測試專用的實驗室,能夠充分聯合硬體和軟體各方面的專家,讓戴森的產品更好地融入中國獨有的數字化生態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國建立科技實驗室的同時也開啟了戴森和本地科技公司的各項合作。比如,戴森與 百度阿里巴巴 在語音識別技術運用上實現了合作,同時還攜手 騰訊 共同開發了專屬的微信小程序。戴森現在已經可以通過一個APP為微信用戶提供從售前售後諮詢、產品購買註冊、產品操控和數據可視化一站式服務。可以說,戴森是第一個在微信平台上提供如此全面一站式服務的品牌。

  疫情對戴森產品的生產、運輸、銷售產生了什麼影響嗎?據媒體報道,戴森研發了CoVent新款呼吸機,您期望如何通過戴森的科技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幫助更多的人?

  詹姆斯·戴森:

  新冠病毒已經影響到了幾乎所有產業,但是變化總是伴隨著機遇和希望,而我認為戴森現在就處在一個可以貢獻自己一份力量的位置上。我們在疫情期間與政府共同努力,爭分奪秒地在30天內研發了一款全新的CoVent呼吸機。

  幸運的是,現在英國整體疫情情況好轉已經不再需要這些呼吸機了。但戴森不會後悔在關鍵時刻與國家站在一起共同付出的努力。我希望戴森的CoVent呼吸機或許仍然可以幫助其他國家應對疫情,只不過這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科學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