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朋友辭了縣一中歷史老師的工作,來一線城市送外賣

朋友辭了縣一中歷史老師的工作,來一線城市送外賣

新浪科技 2020-06-29 17:51

原標題:朋友辭了縣一中歷史老師的工作,來一線城市送外賣

e69f-ivrxcex3601407.gif
e29d-ivrxcex3601404.png

我和蔡,是高中同學,三年一直在同一個宿舍住。08年高考,他考上了我們省內的某二本師範學院,我選擇了復讀。

蔡比我早一年畢業,我大四的時候,他選擇了去隔壁縣一中教書。教的科目,和他大學專業一樣,是歷史。

歷史一直是我和蔡喜歡的科目,也因為喜歡歷史,我們倆在大學報考時,都選擇了歷史專業。蔡和我不一樣,他物理化學的成績都不錯,但是因為偏愛歷史,而進入了文科班。我呢,因為理科本身就差,而歷史和地理有一定的優勢,分班時順理成章和蔡又成為了同窗。

我大學畢業后,就來到了上海,一開始在一家大型製造企業做內刊編輯。做了兩年後,紮根互聯網行業做品牌策劃。7年來,我從職場小白,變成了中年大叔,經歷著和大多數滬漂人一樣的酸甜苦辣。

蔡做了將近8年的高中老師,從校園又回到校園,這一點來說,他的社會經歷遠少於我。由於一直在體制內工作,蔡有時候依然很「學生思維」。

按說,安穩的小日子,只要不出啥亂子,這輩子也就順順利利地度過了。但是,現實卻不放過這個單純的人。

cfc9-ivrxcex3601487.jpg

< 圖源:電影《編舟記》>

談及薪資,蔡一直說在我面前抬不起頭。沒錯,我在上海的薪水是他的幾倍,但是付出的努力和被社會弔打的次數,卻是他的幾百上千倍。我經常安慰他,「和自己比就行了,你今天比昨天快樂一點,就沒有白過。」

但是,蔡就愛和別人對比,「我教的學生,大學沒上,在廣州就能拿六七千,我太失敗了。」

蔡每個月到手3100,和他的學生比起來,確實很少。錢少,不算什麼;錢少,帶來的落差感,讓蔡很是痛苦。錢少在婚戀市場引發的連鎖反應,讓他徹底崩潰了。

「人家一聽我3000塊錢的工資,就不想和我談了;有的女孩子更現實,她只要一聽我是老師,就沒有繼續下去的意思,因為在她們眼裡:老師=清貧。」

蔡愛讀書,尤其愛歷史書,在他家裡有兩三個版本的二十五史,其他書籍更是不計其數。因為這個愛好,蔡每個月要買上千塊錢的書。

在很多人的眼裡,蔡不但不是一個浪漫的人,還是一個十足的書獃子。他從來不看綜藝娛樂,也不知道當下哪部電視劇最火。

我一個和他相過親的初中同學,在微信上告訴我,蔡是一個飄在天上的人,他永遠活在自己的世界,從來不關心地上人的情況。

2f5b-ivrxcex3601482.jpg

< 圖源:電影《編舟記》>

今年,蔡31歲了,是個相親無數,失敗無數的單身中學老師。就是這位單身老師,上個月告訴我,他不想過現在的生活了。

3月12號的晚上,蔡在微信上給我了一個《插翅難逃》里張世豪的表情包,「我現在只想搞錢」。在表情包後面,對著我深情告白了一把:

我在學生眼裡,是一個知識淵博、受人愛戴的老師,但是我真的活的太失敗了。我沒錢,沒房(他住的是學校的小公寓),沒車,也沒有女孩子喜歡我。作為男人,我和你們比起來,沒法抬起頭。我真的不想,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了。我昨天想了一個晚上,中午把自己的想法跟父母說了一下,我決定辭職了。你能在上海幫我找個住的地方嗎?我還沒想好要幹什麼,但是這幾天就要過去。

我以為他開玩笑,直到他打電話給我,我才知道,這小子這次真的下定決心要出來了。

3月24號上午,我請了半天假,去虹橋火車站把蔡接到了我住的地方。然後買了一堆水果放在家裡,給蔡吃。下午我在回公司的路上給蔡發了條微信:「下午不是公司有重要的事我就陪你了,你要是餓了,我給你遠程點個外賣。晚上回去,咱們倆再好好聊聊。」

當天晚上,我和蔡聊到凌晨3點多。我在招聘網站上給他梳理了一下很多工作,拋開門檻比較高的,給他選定了客服、銷售、顧問等一些門檻相對較低的職位。沒想到,蔡以「我不擅長溝通」為由放棄了我給他選定的工作。

「我聽說,在上海送外賣,每個月還能掙1萬多塊,要不我先送外賣掙點錢,再慢慢考慮其他的機會。」

我覺得跑外賣辛苦,就以「你剛來,人生地不熟的,哪個區在哪兒都不知道,還是不要做了」勸阻他。

沒想到,蔡執意要做,而且他告訴我,他在老家就想過送外賣這條出路。

接下來的事情,正如標題上寫的那樣,蔡順利地成為了一個外賣員。這個在老家只會教書的男人,騎著我從某二手網站給他買來的電動車,開啟了在上海的新生活。

97fe-ivrxcex3601694.jpg

< 圖源:視覺中國 >

半個多月過去了,蔡每天早上起來都會跑到窗檯前念叨:「早晨起來,擁抱太陽,讓身體充滿,燦爛的陽光,滿滿的正能量。」天氣不好的時候,他會把「太陽」換成「細雨」、「大風」。不過,他的笑容一直沒有換過。

上周末,蔡在張江租到了一間小房子,租金1800,比他在老家時一半的工資還多。為慶祝喬遷,他給我做了他的拿手菜:蒸麵條。

我看著他在廚房哼著小曲,得意洋洋的樣子,一種心酸湧上心頭:一個31歲的男人,真的能在上海一直這樣快樂下去嗎。這真的是他想要的生活嗎。

臨走時,蔡笑著對我說,說不定哪天你點外賣,我還能給你送呢。到時候,可要好評哦親。

我扭過身,不敢把手抬起來,生怕他看出來我要擦拭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