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福布斯:捷豹路虎能否生存取決於創新而非減成本

福布斯:捷豹路虎能否生存取決於創新而非減成本

福布斯:捷豹路虎能否生存取決於創新而非削減成本福布斯:捷豹路虎能否生存取決於創新而非削減成本

  北京時間6月29日消息,據《福布斯》報道,英國豪華跑車和SUV製造商捷豹的前途未卜,其印度母公司塔塔汽車正準備就該品牌及其兄弟品牌路虎的未來生存與發展做出決定。

  塔塔汽車公司需要決定如何對待這家虧損的子公司。根據財報,在截至3月31日的財年中,捷豹路虎稅前虧損4.22億英鎊(合5.25億美元),並在2018財年虧損36億英鎊(合45億美元)。因此,捷豹路虎陷入財務困境已有一段時間,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影響將使生存決策的需求浮出水面。塔塔汽車6月中旬曾表示將在幾周內做出決定,這表明該公司將於8月前公布最終決定。

  業內專家認為,捷豹路虎旗下路虎部門在走出柴油車死胡同時,可能會採取一些合理化措施。路虎的品牌號召力讓它在面對來自德國寶馬、賓士和奧迪以及日本雷克薩斯這樣的世界級對手時仍然能取得巨大的成功。

  柴油動力具有優越的燃油經濟性和平穩的動力輸送能力,似乎是大型SUV和運動型轎車的理想解決方案。直到2015年大眾汽車「柴油車門」爆發,柴油車才失寵。但到2018年為止,路虎90%以上的產品仍然屬於柴油動力車。然而,捷豹和路虎使用的「平台」過多,需要大幅削減這些平台,才能降低成本並縮短開發時間。「平台」是製造車輛所需的基礎工程。在過去,無論是城市微型車、家用小型敞篷車還是旅行車,每款車型都需要自己的零部件才能組裝起來。而現在,即使是最大的製造商也只會使用兩到三種基礎「平台」,大眾等擁有多個品牌的公司也是如此。

  捷豹運動型轎車XE、XF以及大型豪華旗艦轎車XJ並沒有在SUV主導的市場掀起銷售熱潮。為對抗寶馬3系而推出的小XE曾在大約一年的時間里保持領先地位,但距離10萬輛的年度銷售目標還差大約三分之一。儘管該公司在2015年和2017年分別推出SUV F-Pace和E-Pace銷量不錯,但也有人認為這是以犧牲路虎(的銷量)為代價的。另外, 全電動I-Pace雖然產生了良好的宣傳效果,但對實際銷售卻影響不大。

   捷豹更需要創新而不是削減成本

  捷豹似乎已經失去了它在市場中的地位,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和贏利點。隨著塔塔汽車實施削減成本的計劃,XE和XF等轎車可能會被淘汰。大型XJ豪華轎車即將全電動化,而有望在2021年推出的大型J-Pace SUV將很好地滿足美國市場的需求,美國市場仍是捷豹最大的市場。J-Pace預計將搶走保時捷卡宴(Cayenne)部分市場,但也有可能會削弱路虎攬勝的市場地位。

  還有一種說法是捷豹可能會轉變成全電動品牌。有傳言稱,塔塔集團或將捷豹或捷豹路虎的全部股份出售給法國標緻雪鐵龍集團(PSA)或一家中國公司。 捷豹路虎最近與寶馬達成的電池組件生產交易表明,未來的聯盟可能會在哪裡發生。 即將退休的捷豹路虎首席執行官施韋德(Ralf Speth)表示,該公司可以獨立經營,但需要鞏固聯盟關係。這是確保捷豹路虎可以與規模更大的德國和日本競爭對手展開競爭的唯一方法,后二者往往具有的巨大成本基礎優勢。

  德國汽車研究中心(CAR)主任費迪南德·杜登霍弗(Dudenhoeffer)教授認為,塔塔汽車將會把重點放在捷豹,但最初的行動無疑會帶來陣痛。杜登霍夫指出,隨著需求放緩,現在需要減少產能和裁員,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如果與寶馬或其他有意生產高檔汽車的製造商達成廣泛的聯盟將更有意義。然而,旗下擁有標緻、雪鐵龍、歐寶和沃克斯豪爾的PSA集團不會是捷豹或路虎的最佳選擇。事實上,捷豹更需要創新而不是削減成本。PSA首席執行官唐唯實(Carlos Tavares)會把捷豹放在歐寶的平台上,但這無助於捷豹的發展,就像幾年前在福特一樣。PSA不久之後將與菲亞特-克萊斯勒合併。

  福特汽車於1999年收購捷豹,2000年收購路虎,並在2008年將捷豹路虎賣給塔塔汽車。

   捷豹應找准利基市場,被收購或不可避免

  據杜登霍夫教授分析,捷豹最終將會生存下來,但取決於合作的可能性和降低開發成本。如果成功的話,它會有很好的生存機會。與寶馬達成交易將會是一個有利因素,但這並不容易。比較了解寶馬的施韋德9月後將不再擔任捷豹路虎首席執行官,如果換成一個沒有經驗的人來管理公司,事情就會變得有點棘手。

  伯明翰大學商業經濟學教授大衛·貝利(David Bailey)表示,即使擁有SUV,捷豹也必須為自己建立一個運動型轎車或電動汽車的利基市場。該公司目前的問題在於想做的太多,平台數量過於繁雜。像沃爾沃這樣的汽車製造商只使用2個平台,而捷豹路虎卻擁有4到5個不同的平台。該公司不需要在所有領域展開競爭,而應該選擇利基市場,做大做強。捷豹必須爭取高端豪華電動汽車市場,就像當初打造旗艦轎車XJ一樣。

  貝利還指出,由於歐洲在疫情后復甦的速度比中國要慢,中國企業尋求收購將不可避免,而捷豹可能也會成為收購的目標,PSA或許同樣對收購捷豹充滿興趣。此外,該品牌在美國這個最大的市場中佔有重要地位,並且確實具有全球吸引力。捷豹在新技術和新市場上的行動一貫遲緩,該品牌在開發柴油車和SUV上都比較落後,現在轉向電動汽車不知會如何。該公司一直試圖全面開花,但無法與寶馬這樣的公司媲美,該品牌確實需要專註于利基市場。

  英國汽車諮詢公司Autopolis的分析師約翰·沃馬爾德(John Wormald)對此也表示贊同。

   捷豹路虎應轉向更小眾的市場,迅速跟上電動轉型

  沃馬爾德認為塔塔汽車將通過縮減產品線和大幅削減投資來維持捷豹的運營。如果有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那肯定是轉向更小眾的市場。受產品陣容和生產規模,以及經銷商網路和市場准入等因素的影響,該品牌無法與奧迪、寶馬、梅賽德斯等品牌正面交鋒。但捷豹路虎仍然擁有一個強大的品牌和形象,與賽車聯繫在一起。

  轉型的推進力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問題。對於捷豹路虎來說,柴油轉向電動只是一個必須的程序,對於汽車製造商來說,只是簡單的從柴油動力驅動的大型高級後輪驅動(轎車)向電動系統轉變豪華四輪驅動(轎車)的完美解決方案。但是對於捷豹路虎來說,轉向意味著市場的細分,伯明翰大學的貝利說,如果捷豹決定擁抱高端豪華電動細分市場,它必須迅速採取行動,否則捷豹路虎將錯過一個細分市場。

   保持獨特性和運動性或將有助於捷豹路虎的維繫

  貝利指出,沒有人希望5年後捷豹路虎將不復存在,這是一個在全世界都能引起共鳴的品牌。但該公司必須解決平台的問題,捷豹路虎應該在通用平台上,使用與路虎相同的基礎技術生產捷豹,幫保持運動型汽車的獨特性。

  汽車研究中心的杜登霍夫教授則認為捷豹和路虎還有許多可能性,包括聯盟和併購。這將為捷豹路虎在遠期取得成功提供機會,但與PSA合併除外。杜登霍夫認為把捷豹路虎賣給PSA才是最糟的選擇。(新浪汽車 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