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西媒文章:讓美國「陷入烈火焚燒」的三場重大危機

西媒文章:讓美國「陷入烈火焚燒」的三場重大危機

新浪科技 2020-06-29 16:25

原標題:西媒文章:讓美國「陷入烈火焚燒」的三場重大危機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6月29日報道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6月21日刊登題為《讓美國陷入烈火焚燒的三場重大危機》的文章,稱世界頭號強國美國正同時經歷三場重大危機。文章摘編如下:

重大危機可以改變一個國家,而世界頭號強國美國正同時經歷三場重大危機。

美國喬治敦大學歷史學家邁克爾·卡津在電話中解釋說:「對這種情況找不到任何類比。我們發現它與1968年運動和黑人解放運動有相似之處。當時也是對時任總統林登·約翰遜沒有兌現越南戰爭的諾言而感到不滿,就像現在因為新冠病毒危機而對特朗普不滿,雖然當時也有選舉,但那時的經濟不錯。一戰之後,在1918年大流行(所謂的西班牙流感)期間的確出現了經濟衰退,而且還爆發許多種族騷亂,但經濟在20年代初得到恢復。我不記得之前有像這樣三場危機同時爆發的情況。」

像目前這樣的多重危機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呢?

社會更趨兩極分化

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國《外交》雙月刊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將使全世界的民族主義、仇外心理和對自由秩序的攻擊進一步加劇。

危險感會讓民眾左傾或右傾,具體傾向哪邊要看危機的性質。2018年,由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的法德·R·伊德和美國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的凱瑟琳·K·張(音)聯合開展的一項研究指出,衛生危機、氣候問題和企業腐敗會增加對進步主義政策的支持,而抵抗外界攻擊的國家安全則會推向保守主義。

在美國,社會對一種現象,如衛生危機的態度可以從政黨的角度進行解讀。根據皮尤研究中心5月初的數據,87%的民主黨人對過早解除封控措施表示擔憂,而只有47%的共和黨人對此感到不安,這一差距較4月的81%對51%有所擴大。

對一些人而言,戴不戴口罩已成為一種原則宣言。特朗普公開拒絕在公共場合蒙面示眾,而且共和黨的追隨者相比普通民眾也較少戴口罩。面對抗議浪潮,當進步主義者和部分共和黨人認為種族主義是需要正視的結構性問題時,特朗普主義者則視其為個人問題,要從個人層面上加以解決。

《民主是怎樣消亡的》的作者史蒂文·列維茨基曾表達過類似的憂慮,「在美國,能夠讓民主黨和共和黨人共處的地方所剩無幾,我住在波士頓,得開車行駛20公里遠才能找到一個特朗普主義者,這不是正常情況,與之相反的是,如果你去俄克拉何馬州,你會發現99%的人都投給特朗普的小鎮,沒有民主黨人的身影,公民失去了共處的習慣和能力」。

比「大蕭條」更加黑暗

與三個月前不同的是,兩個美國之間的博弈如今在大蕭條以來最黑暗的經濟舞台上演。半個世界為遏制病毒傳播而自我停滯,令美國在10年繁榮期過後陷入衰退。失業率從2月的3.5%飆升至4月的14.7%,也正是這一慘狀取得了在這段時期顯得不同尋常的成果,即兩黨人士在參議院一致通過了巨額一攬子刺激計劃。

這場危機的初期影響還讓經濟鴻溝進一步擴大,並增強了技術巨頭集團的力量。在中小型企業紛紛破產的同時,亞馬遜公司的股價升至歷史最高區間,市值達到1.19萬億美元,創始人傑夫·貝索斯的財富在一個月內暴增近300億美元。

政策錯誤激化矛盾

近年來,緊張局勢催生了突發性的精神宣洩,對性別歧視和種族歧視的認識因而提高,具體表現為「我也是」等運動,以及如今因非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之死而爆發的運動浪潮。

特朗普時代有種特殊能力,可以讓數千名不同世代和出身的美國人走上街頭,反對大男子主義,反對武器,支持氣候運動,反對種族主義。很少有人會像他那樣同時激怒進步主義者和溫和派民主黨人,或者引發這三重危機。

離大選還剩5個月的時候,總統把精力放在抗議浪潮中的暴力騷亂問題,而不是種族主義問題上,還高舉法律和秩序的大旗,攻擊他所說的「激進左派」。

在對待疫情上,特朗普起初還固執地持否認態度長達數周,甚至說它會「奇迹般」消失,和普通流感沒什麼兩樣。自入主白宮以來,特朗普就一直被警告稱,像這樣的大流行會構成非常現實的威脅。但他不僅沒有準備好對策,還在過去幾年的時間里削減了抗擊大流行的資源。自3月中旬危機的嚴重性顯現以來,美國人看到了更加奇怪的特朗普,後者甚至在新聞發布會上建議注射消毒液來殺滅病毒。他還捲入與民主黨州長們的戰爭,指責他們不留餘力地採取封控措施是為了影響自己的連任。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朱利安·澤利澤說,總統對疫情和隨後問題的應對方式「擴大了而不是試圖縮小分歧,這大大增加政策前後一致的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