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跌跌不休的房租」拍了拍「畢業生」

「跌跌不休的房租」拍了拍「畢業生」

新浪科技 2020-06-29 16:06

原標題:「跌跌不休的房租」拍了拍「畢業生」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29日電(彭婧如)6月盛夏,北京的租房市場卻身在「避暑山庄」。

  近來,房租下降成為北京住房租賃市場的關鍵詞。面對傳統租房旺季「不旺」的窘境,除了租房中介有苦難言,畢業生和租客也欲說還休,難道租金下降它「不香」嗎?

畢業生:看房難,入住難

  「租金是不是降了不知道,接下來沒法入住才是大問題。」崔敏(化名)是今年剛畢業的大學生,她表示之前並沒有關注租房價格,對房租下降沒有切實感受,但由於入職單位附近是高風險,小區不讓進,馬上要入職的她面臨沒有房子住的問題。

  「本來以為找工作就夠難了,誰曾想租房也這麼難。」崔敏說。

54bd-ivrxcex3173596.jpg北京西城區的一家房產中介門店正在營業。 彭婧如 攝

  58同城、安居客近日發布的《2020年高校畢業生就業報告》顯示,調研中有40%的畢業生表示已找到工作,超五成的畢業生則依然在找工作的路上,另有3%的畢業生繼續深造學習。報告還顯示,目前77%的畢業生為單身,畢業答辯和找工作花費了較多精力。

  2020年的畢業生一定想不到,除了就業「大考」,如今還會迎來租房這場「加試」。

  「我加了好幾個租房微信群,還有各個平台的中介。」崔敏表示,剛開始租房沒有經驗,想多對比看看,但由於人不在北京,只能拜託同學幫她實地看房。「但西城有些小區禁止帶看和簽約,我太難了。」

  《2020年畢業生居行調研報告》顯示,由於部分學校返校時間較晚,畢業生在家時間長,他們之中有27.6%的人已經租房,35.5%畢業生還在找房路上。

  「我還是想到北京實地看看房子再租,如果單位入職要求早,就只能去別的區域先短租幾個月再做打算。」在崔敏看來,如今能提供宿舍的都是「別人家的單位」,她更寄希望于能夠晚些入職,以解決這些難題。

租客:續租不如換租

  「北京房租下降」的話題下,有網友質疑:「房租都降去哪兒了?為什麼我沒有遇到這麼好的事情?」「房子馬上到期了,問了房東,續租還是原價。」「續租沒降還漲了30元,真是意難平!」

  「什麼,真的么,我是在北京嗎?為什麼我漲了100!」「我的漲了50。」「我漲了200!」叫價聲此起彼伏,如同拍賣會現場。

  租房合同6月底到期的張尚(化名)告訴中新網,目前看來,續租合約的租金價格有3%的上浮。「但是附近新租的價格確實降了,我在想續約還不如換租,就怕疫情期間不好搬家和入住。」

28e8-ivrxcex3173595.jpg北京一處正待出租的房源。 受訪者 供圖

  「目前我這邊的客戶都是續約,而續約都是有3%-5%的漲幅。」一位租房中介告訴中新網,續約還是得按照平台的流程和規則來,由於所在街道的小區都不讓簽約入住,不少客戶都選擇續約。

  他說,「等可以辦理出入證了,要是續約價格還不如找個新房簽約,那就建議再找房。現在房子也不少,可以找找撿撿漏。」

中新網通過租房平台的報價發現,以北京西城區展覽路的房源為例,部分房源的價格確有下調。不少租房中介人員在朋友圈打出「月底促銷」「超低價合租、整租」「服務費減免」等字樣。

  「基本都降價了,有的房子還降了好幾次。」某平台租房中介艾昔(化名)給中新網發來一套一居室的房源,租金為5200元/月,「這是5500元降下來的,附近還有一套面積差不多的,裝修差一點,只要4900元。沒疫情的時候,這邊一居室最便宜的也要5300元。」

  「現在需求量萎縮,房屋租賃企業為了搶有限的客戶,價格戰在部分區域出現。」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新入住的客戶解決了房屋空置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新租更便宜。

中介:一個月只簽了5單

  和租金同樣縮水的,還有租房中介的收入。

  「平常8000元,疫情努力才有5000元。」艾昔表示,正常月一般可以簽15單,但疫情期間只有5單,如果碰上小區不讓看房、入住的情況會更慘淡。

  「不過現在有視頻訂房的,有好幾個客戶都是7月來京,沒有實地看房就定了。」艾昔說。

  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分院院長張波向中新網表示,線上看房是未來的方向和趨勢,隨著VR技術的不斷推進,未來線上看房和線下的差異度將進一步縮小。相比于買房,租房線上化的實現路徑更為高效,同時也會有更多的人群選擇直接在線上定房。

35e9-ivrxcex3173650.jpg某租房平台的VR看房頁面截圖。

  「不管怎樣,有人線上訂房肯定是讓我感覺好過一些。」艾昔表示,錯過春節檔,本以為等來畢業季可以喘口氣,卻不料北京新發地市場出現疫情,又給租賃市場澆了一盆冷水。

  張大偉表示,租賃市場一般有兩個高峰期,春節后和畢業季的6月份,而兩輪疫情疊加在北京,恰好時間點都是往年的租賃高峰期,所以影響較大。「疫情肯定是最大的原因,外來人口的流入減少,正常的流動人口流入也少,需求減少肯定導致簽約量下降。」

  據貝殼研究院數據,1月24日,北京市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響應級別調整至一級后,租賃市場成交量呈現斷崖式下跌,1月第三周和第四周成交量跌至最低水平,僅為前兩周的3.7%。4月30日,響應級別下調為二級后,北京租賃市場5月成交量持續攀升,環比4月上漲27.3%。

  然而,隨著6月16日北京響應級別再次上調為二級,北京租賃市場熱度再次呈現迅速降溫,周成交量環比下跌了31%。

  「收入隨緣吧,現在只求別被裁員,工作是真難找啊。」一位中介感慨。

  「如果租金一直下跌,還買房幹嘛?」

  「最近找房子的又多了,7月不知道能不能好過點。」上述租房中介艾昔對接下來的市場回暖不無期待。

  張大偉表示,目前來看可能性不大。「因為疫情的不確定性,大量的畢業生還沒有返校,單位簽約畢業生的量也減少了,這就導致租賃市場的量也會減少非常多。」

  值得注意的是,租金下跌的並非只有北京。

  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住房大數據組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5月核心城市租金繼續下跌,北京、上海、廣州、深圳4個一線城市住房租金均下跌。

ff1f-ivrxcex3173651.jpg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住房大數據組發布的一線城市租金指數。

  所以,影響房租的僅僅是疫情嗎?疫情過後租賃市場就能回暖嗎?

  張大偉分析認為,北京除了疫情原因外,一方面長租公寓類企業在前幾年搶佔大量房源,透支了市場的發展,「過去的幾年北京房租漲得很厲害,現在恰好是個轉折點,需求沒了,房源供應量又是高位,疊加起來就出現了最近市場的下調。」

  「另一方面,和北京的新房供給量有關係。新建的限價房、限競房、共有產權房等房源最近逐漸開始入市,北京的外來人口控制又比較好,所以使得市場需求又被稀釋了。」

  「供需平衡是影響租金的主要因素,從今年北京的租賃市場來看,受疫情影響,春節后沒有產生集中性租賃需求快速增長的情形,同時由於今年研究生擴招等因素,導致畢業季前期的租房需求增長力度也弱於往年,因此核心城市的租金總體出現下跌趨勢。」張波對中新網說。

  在張波看來,畢業季對於租賃市場的推動力依然不容忽視,雖然今年由於研究生擴招等因素,或導致畢業生的整體數量有所減少,但從絕對數量來看,依然有可能對租賃市場形成短期推力,因此預計三季度租賃市場有望回暖。

  「如果租金一直下跌,還買房幹嘛?」有人表示,面對一路高歌的房價和目前走低的房租,買房慾望大大降低。

  「大城市的一張床,還是小城市的一套房」,你會怎麼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