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中廣新聞網 麥克瘋與香港浮沉共一生 陳方安生的哀愁

麥克瘋與香港浮沉共一生 陳方安生的哀愁

中廣新聞網 2020-06-29 13:30
麥克瘋與香港浮沉共一生 陳方安生的哀愁
麥克瘋與香港浮沉共一生 陳方安生的哀愁

高齡80的香港首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宣佈不再過問公共事務,要多陪家人。陳方安生在港英時期,是第一位華人布政司,主權移交後,又是首任政務司司長。做為公眾人物與政治人物,陳方安生當然受到許多褒貶,不過在香港移交後這麼詭譎的政經情勢下,可以說,陳方安生已經盡力了。(葉柏毅報導)

陳方安生的祖父方振武,曾是國民黨抗日名將。1948年,眼看中共即將奪取整個中國大陸,陳方安生一家緊急轉往香港定居,祖籍安徽的陳方安生,就此在香港落地生根。陳方安生一家移居香港後,生活一度困難。她靠著苦讀,在1959年進入香港大學。1962年,陳方安生以港大榮譽學位畢業,本來想當社工,後來決定轉當公務員,同年進入香港政府工作。

陳方安生進入政府後,因為工作表現傑出,在港英時代,身為一名華人女性卻一路高升。1993年11月29號,陳方安生獲時任港督彭定康委任擔任布政司。布政司的英文叫「首席祕書」(Chief Secretary),其實也就是襄助總督管理政務,也是全港公務員之首。陳方安生不但是香港從開埠以來,第一位華人布政司,也是唯一一位女性布政司,這可以說是她公職生涯的頂峰。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最受人注意的也是她。已故香港首任行政會議召集人鍾士元爵士,在他所著的「香港回歸歷程」一書中,是這麼描寫陳方安生的:「當晚最突出的,莫過於將會順利過渡成為特區政務司司長的陳方安生。她身穿鮮紅色套裝,端端正正地坐在中英雙方主席台上正中間,儼如寶座中的女王。」

陳方安生回憶起那一段,笑著說,她沒有過問座位安排,主辦單位要她坐哪裡,她就坐哪裡。那個時候是因為布政司過渡成政務司司長,仍然是公務員團隊之首,所以大家都覺得,讓她坐中間,最適合。而一身大紅套裝的她,確實也成為當晚最受矚目的焦點。

不過深受彭定康倚重,也長期接受西方教育培養的陳方安生,自是不見容於中國官場。中共始終十分忌憚陳方安生,卻忘了,在主權移交前後,只有最熟悉香港政府運作的陳方安生,能順利協助中共,在接收香港後,讓政府仍然能夠一如既往地順利運作。但中共畢竟是中共,在全盤掌握權力後,利用董建華與陳方安生的矛盾,逼走了陳方安生。從那以後,香港公務員的官箴,也就一日不如一日。

陳方安生在2017年香港主權移交20年時說,她沒有不支持一國兩制,但是相反地,卻是大陸始終想方設法限縮香港自治,這不是當初鄧小平一國兩制的本意。陳方安生說,當時對一國兩制,鄧小平這個高瞻遠矚的構思,抱有好大期望。但短短20年,你可以見到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以及高度自治,日日削弱。最近中央的表現,越來越罔顧香港人的看法和感受,大家都關心再這麼持續削弱,是不是不用到2047年,香港已經沒了兩制?

陳方安生一直被香港的親共派視為眼中釘,然而畢竟不能不佩服她久經官場,對人對事都看得透徹。中共對香港收緊管制,兩制破產只剩一國,陳方安生早已如前預言。又像是她非常不贊同梁振英出來競選特首,稱梁振英是「變色龍」;之後她也認為,中共不會讓梁振英續任,這些都看得出,不管你喜不喜歡陳方安生,她盱衡香港時局確有獨到之處。

已故學者李敖曾經這麼評述陳方安生:「我最欣賞陳方安生,很可惜,她太英國式了,她根本就是個英國人。」確實,從陳方安生身上可看出東西兩種不同政治文化的碰撞痕跡。曾經為香港奉獻一生,被香港人暱稱為「陳太」的她,在高齡80並遭受愛女驟逝的打擊後,決定退出公共事務;她確實與香港這個家園,浮沉共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