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頁岩氣革命先鋒切薩皮克宣告破產 股價今年跌去93%

頁岩氣革命先鋒切薩皮克宣告破產 股價今年跌去93%

原標題:頁岩氣革命先鋒切薩皮克宣告破產 股價今年跌去93%

當地時間6月28日,美國頁岩氣巨頭切薩皮克(Chesapeake Energy)正式宣告破產。

這家總部位於美國俄克拉荷馬州首府的公司,在周日公開的資料中,列出了100億美元的資產和500億美元的債務,以及超過10萬名的債權人。

該公司同時公布達成的一份協議,消除了約70億美元的債務,並獲得約9.25億美元的債務人持有資產融資。

「很難指出還有哪家公司比切薩皮克對美國頁岩行業的影響更大。」伍德麥肯茲上游首席分析師Alex Beeker告訴記者。「在科技行業,人們把改變現狀的公司或人稱為顛覆者,對於美國頁岩氣行業來說,這個角色就是切薩皮克。」

然而,對於因新冠疫情而深陷泥淖的美國頁岩氣行業來說,切薩皮克只是眾多受害者中的一家。Haynes & Boone律師事務所5月份的一份報告顯示,僅今年一年,就有至少20家企業因Covid-19疫情導致油價暴跌而倒閉。

但Beeker也指出,每年超過10億美元的利息和行政支出,再加上10億美元的物流等中間環節費用,讓切薩皮克的上遊資產看上去吸引力很低。

崩潰早有預兆

實際上,即便沒有今年的新冠疫情,切薩皮克也面臨著巨大的危機。

長期以來,切薩皮克的商業模式建立在兩個核心之上:一是天然氣價格保持在6美元/百萬立方英尺,二是公司可以比其他競爭對手更快地圈定油氣田。

「在某塊油氣田土地被認為有利可圖之後,切薩皮克會迅速將這片土地溢價出售給一家公司,由後者對油氣田進行作業。」 Beeker告訴記者,「切薩皮克則會拿著這筆錢尋找下一片土地,這一模式已經讓公司自2000年以來凈賺了500億美元。」

也是因此,這一商業模式成功的關鍵,在於健康且豐富的現金流和先進的技術實力,以支撐切薩皮克在前期以巨大的優勢超越競爭對手,拿下土地並迅速找到經濟開採的油氣流。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競爭對手進入頁岩油氣勘探,切薩皮克的自有資金難以應對愈發激烈的競爭,公司也就越來越依賴舉債進行擴張。

2015年以後,形勢急轉直下,隨著頁岩油氣革命不斷深入,美國本土天然氣開始逐漸過剩,價格從6美元以上迅速跌至3美元,並在3美元以下持續至今,隨之而來的就是市場上天然氣資產的併購幾乎凍結,切薩皮克難以出售手中的資產,並從這一年開始,債務越來越高。

2019年12月,切薩皮克公司以10%的利率對債務進行再融資,這一融資安排包含著許多非常激進的選項,也逼迫公司進一步降低上遊資產組合中天然氣的比例,轉向價格更高的石油。

在當時來看,這一轉型基本符合市場規律,也得到了投資者的認同。但今年爆發的新冠疫情,隨之帶來的石油資產暴跌,徹底摧毀了公司轉型的希望。

先鋒落幕

諷刺的是,切薩皮克正是美國頁岩油氣革命的先行者,是它帶來了21世紀之後全球規模最大的油氣發現。但它自身,也成為了頁岩油氣革命大潮中的犧牲者。

1993年,Aubrey McClendon和Tom Ward利用借來的5萬美元租了一間辦公室,成立了切薩皮克能源,這家公司很快就開始試驗水力壓裂技術,開採當時被所有人認為沒有任何價值的頁岩層。

當時,美國國內天然氣生產前景十分嚴峻,格林斯潘曾經預測,美國將需要大量進口液化天然氣。但十幾年之後,來自切薩皮克和其他頁岩鑽探公司的油氣井,用源源不斷的天然氣淹沒了整個美洲大陸。

直到2006年,切薩皮克平均每年花費十億美元,搶購從得克薩斯州到賓夕法尼亞州的頁岩油氣開採權。巔峰時期,這家公司的市值曾接近400億美元,而如今市值僅剛剛超過1億美元。

2013年,Doug Lawler收購切薩皮克,創始人Aubrey McClendon徹底出局。當時,Lawler的任務是削減這家公司高達130億美元的債務,這一負債水平甚至要比埃克森美孚還高。

在這家公司破產之前,美國石油行業的另一家巨頭懷廷石油公司在4月初申請了破產保護,此前該公司曾支持美國位於北達科他州的Bakken頁岩氣田,該氣田曾是美國最大的頁岩氣田。

(作者:綦宇 編輯:李清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