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中國能源報:6條線路僅1條獲准,華中特高壓環網建設卡在哪

中國能源報:6條線路僅1條獲准,華中特高壓環網建設卡在哪

新浪科技 2020-06-29 11:45

原標題:中國能源報:6條線路僅1條獲准,華中特高壓環網建設卡在哪

近日,駐馬店-南陽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變電工程全線貫通,並完成第一階段系統調試,這標志著時隔12年,華中地區再次迎來特高壓交流工程,也意味著華中地區特高壓「日」字形交流環網(下稱「華中環網」)建設,已從工程試驗示範進入了全面建設新階段。

華中環網由駐馬店-南陽、駐馬店-武漢、荊門-武漢、武漢-南昌、南昌-長沙、南陽-荊門-長沙、晉東南-南陽-荊門7條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工程組成,其中晉東南-南陽-荊門為全國首條特高壓試驗示範工程,已於2009年初投運;根據國家能源局2018年9月印發的《關於加快推進一批輸變電重點工程規劃建設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其餘6條線路的預計核准開工時間在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不等。

但據記者了解,這6條線路的實際建設進度遠不及預期,除駐馬店-南陽工程外,其他5條線路至今均未獲得核准,華中環網建設實際進度因此遠遠落後于規劃。

大部分項目未按計劃時間核准

華中環網覆蓋河南、湖南、湖北、江西4省,其中「兩湖一江」電力供需形勢長期處於緊張狀態。為此,《通知》規劃了青海至河南、陝北至湖北、雅中至江西等特高壓直流輸電線路,分別將青海新能源、陝北煤電及新能源電力、四川水電送至華中地區。目前上述直流線路均已開工。為提升華中大規模受入多回直流后的電網安全穩定水平,《通知》同時敲定了駐馬店-南陽等6條特高壓交流線路,備受關注的華中環網應運而生。

據了解,早在《通知》下發之前,華中環網已成為行業熱點話題。例如,在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國網湖南電力董事長孟慶強就提出,為解決湖南電力供應缺口,建議儘快啟動華中環網工程建設,增強湖南電網與華中電網的省間聯絡能力。時任國網江西電力董事長於金鎰也呼籲儘快核准荊門-武漢-南昌-長沙-荊門1000千伏交流特高壓輸變電工程,加快提升江西參与全國電力資源優化配置能力。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國家電網公司副總經濟師、國網華中分部主任陳修言再提加快推進華中環網建設。他表示,華中電網現有主網架已難以適應經濟高質量發展對能源電力的需求。電力供給能力不足的問題日益突出,電網安全運行風險不斷增大,電網資源優化配置作用難以充分發揮。「華中環網是提升華中電網供電能力和安全水平的關鍵項目,建成后將極大提升中部四省電力供應保障能力和電網安全穩定運行水平。」

陳修言同時指出,這項於2018年已納入國家規劃的工程,在推進中存在多項問題,進度滯后正是其一。「應加快核准進度,將其納入沿線省政府重點督辦項目,推動工程年內全部獲得核准批複。」

另據國家電網公司編製的《2020年特高壓和跨省500千伏及以上交直流項目前期工作計劃》,南陽-荊門-長沙、南昌-長沙、武漢-荊門、駐馬店-武漢、武漢-南昌工程分別計劃於今年3月、6月、9月、10月、12月獲得核准批複。記者從生態環境部獲悉,《駐馬店-武漢1000kV特高壓交流輸變電工程環境影響報告書》已於1月27日獲得批複,而《南陽-荊門-長沙1000kV特高壓交流輸變電工程環境影響報告書》於5月7日受理,晚于原計劃的3月獲批。多位業內人士證實,由於部分項目未按期核准,華中環網建設進度整體不及預期。

前期工作複雜費時,核准滯后或有經濟性考量

「上述特高壓交流工程分別建成投運后,將明顯提升華中東部四省省間電力交換能力,進一步保障華中電網安全穩定運行。」近日,國家能源局相關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再次肯定了華中環網的作用,「國家電網《2020年特高壓和跨省500千伏及以上交直流項目前期工作計劃》明確提出的將嚴格執行國家電力規劃、切實提高工程效率效益、認真編製電力設施空間布局規劃等符合國家電力行業治理相關要求,我們認可相關原則,並將繼續加強與國家電網的工作協調,依法依規推進相關工作。」

企業積極、國家認可,項目進度為何滯后?

陳修言認為,華中環網在推進過程中存在以下問題:工程跨越多省,路徑距離長,核准所需支持性文件多,前期工作協調難度大;工程部分路徑環保審批難度大;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站址和路徑現場踏勘等工作受限,部分項目前期工作已滯後於原計劃進度。

具體到國家電網原計劃於3月份獲得核准的南陽-荊門-長沙特高壓交流工程,上述國家能源局人士表示:「由於部分工程線路路徑跨越多省,涉及自然保護區、生態紅線、征地等工作;部分工程建設時序事關區域、省級電網電價核定周期,開工投產時序需結合電源側發電量和用戶側用電量變化優化調整等。截至目前,南陽-荊門-長沙特高壓交流工程尚未達到核准必要條件。」

就遲遲無法獲得核准一事,記者向國家電網公司發去採訪函,但對方表示不便接受採訪。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馮永晟看來,延遲核准或不乏經濟性考量。「特高壓交直流技術各有功能與優勢,二者相輔相成。目前,特高壓直流工程集中投產,需要依附堅強的交流電網才能發揮作用,否則將影響電網安全穩定運行和利用效率。從技術層面來說,『強直強交』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在實踐中如何推進建設,還要算算經濟賬。」

據介紹,國家發改委稍早前曾專門向國家電網下達了一份成本管理建議書,國家能源局對電網投資項目也有定期監管。「主管部門對於電網企業的投資效率其實並不滿意,對其成本管理控制也有更高要求。雖說規劃名義上出自主管部門,但技術方案、具體細節等執行基本來自電網企業,因此不排除站在監管層面『拖一拖』的可能性。相當於從前端加強控制節奏,至少表明不再『大幹快上』的態度。」馮永晟進一步指出。

避免「就網論網」,網-源-荷-儲需要協同規劃

記者了解到,華中環網之所以備受關注,不僅在於工程本身,更在於各方對特高壓交直流的不同態度。當前正值「十四五」規劃編製期,持續多年的交直流之爭何去何從,事關電網發展大方向。

特高壓直流好比直達航班,可實現超遠距離、超大容量「點對點」輸電,但中間不能落點;交流則像高速公路,可根據電源分佈、負荷布點、輸送電力等需要靈活建設。交流特高壓的支持者認為,「高速路網」不足,「空運」的電能難以有效分配,將導致部分直流線路效率難達設計值,同時給電網安全穩定運行帶來挑戰。但也有人認為特高壓交流工程投資巨大、利用率低下,對電網安全作用有限,還會帶來新的風險。

「特高壓交直流爭議由來已久,表面看是技術路線之爭,背後實則涉及國家能源戰略頂層設計和規劃的大問題。」國網能源研究院能源戰略與規劃研究所研究員閆曉卿認為,交流也好、直流也好,既要有送端送出能力和受端需求相匹配,更要有經濟競爭力的支撐,同時也應明確區域能源資源優化配置目標,才能發揮各自功能優勢,構建相互支撐的堅強電網。「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哪裡不足補哪裡,糾結于某條線路、某個環節。現在技術上不存在大問題,該是聚焦機制體制的時候了。」閆曉卿認為,應明確能源主管部門和地方政府在電力規劃中的主導地位,著重加強「網-源-荷-儲」協同規劃,出台規劃的嚴肅性和約束力也要進一步提升。「比如在研究和論證中,地方政府、電網和發電企業等出於自身訴求,各有傾向性的意見和建議,又互為邊界條件,如何統籌規劃、相互配合,提高投資的有效性和合理性至關重要。如果送端紛紛展現出強烈的風光大發展和送出意願,受端電網必然難以承受,項目建成之後怎麼不曬太陽?要解決這些問題,還需把更多工作做在前面,政府牽頭、多方參与,加強頂層設計,促進交直流協調發展。」

馮永晟表示,在已形成「大直流」格局的情況下,配套特高壓交流是現實之選,優化交直流網架結構應作為「十四五」電網發展的側重點之一。與之相適應,規劃也不應再延續「就網論網」的傳統方式。

「一方面,電網規劃不是電網企業自己的事情,涉及項目落地、網架優化、網源協調等關聯事項。看起來只是建設一條線路,實際是整體網架結構中的一環,要對送端、受端的潛在影響系統評估。因此,與之相關的成本、技術、標準等信息必須充分共享、及時披露。另一方面,此前規劃更多是以網帶源,電網企業主導特徵明顯,網源協調長期不足。網-源-荷-儲要協同規劃,使電網規劃更適應社會經濟形勢的變化,下一個五年不能再按過去的粗放式套路。」馮永晟稱。

(原標題:6條線路僅1條獲准:華中特高壓環網建設卡在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