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Wirecard醜聞后 德官員呼籲「激進的方案」徹底改革會計監管

Wirecard醜聞后 德官員呼籲「激進的方案」徹底改革會計監管

  德國將徹底改革其對會計師事務所的監管方式,目前該國正在尋求「激進的解決方案」,以遏制支付集團Wirecard巨額欺詐案的影響。

  據知情官員透露,德國政府最早將於周一終止與該國財務報告執行小組(Financial Reporting Enforcement Panel)的合同。

  官員們表示,隨後,對企業財務報告展開調查的權力將移交給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

  曾風光一時的德國支付集團Wirecard上周申請破產,此前該公司承認,19億歐元失蹤現金很大可能「不存在」。

  德國監管機構面臨的指控,稱它們未能對這家金融科技集團進行充分監管。安永(EY)為Wirecard提供審計服務長達十年之久。

  德國會計監管機構FREP是一個擁有準官方權力的私營機構,代表政府監督上市公司的財務報告。

  「Wirecard事件表明,審計師的自我監管沒有發揮作用,」德國副財政部長約爾格•庫基斯(Jorg Kukies)表示:「因此,我們不可避免地要質疑,目前監管該行業的機構是否應該繼續以目前的形式進行監管。」

  三年多來,安永一直未能向一家新加坡銀行索取關鍵的賬戶信息,Wirecard曾聲稱有10億歐元現金存入新加坡一家銀行。這是一項例行審計程序,本可以在早得多的階段就發現這家德國支付集團的巨額欺詐行為。

  事實證明,Wirecard事件令德國政府極為尷尬,德國政府擔心這可能損害該國金融服務業的聲譽。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上周五通過其發言人表示,此案「令人擔憂」,而財政部長奧拉夫•肖爾茨(Olaf Scholz)則稱這是「 金融界幾乎史無前例的醜聞」。

  庫基斯表示:「我們應該將Wirecard事件視為一個信號,讓我們著手解決這些已經存在了相當長時間的問題,並找到激進的解決方案。」「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遏制這一事件的影響。」

  前 高盛 (Goldman Sachs)銀行家庫基斯(Kukies)於2018年加入德國財政部。他表示,BaFin在監管德國會計師事務所方面「目前的權力非常有限」。他補充稱:「我們必須考慮如何改變監管體制。」

  FREP成立於2004年,是為了應對安然(Enron)的會計醜聞,該機構只有15名員工,年度預算為600萬歐元。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畢馬威對Wirecard會計的特別審計只留下一份不確定的報告,涉及40名員工,花費了1000萬歐元。

  根據德國法律,BaFin可以要求FREP對一家公司的財務報告展開調查,但對實際程序沒有影響。總部位於波恩的監管機構需要等待FREP的調查結果,然後才能開始自己的調查。據知情人士透露,在媒體報道了告密者指控Wirecard存在會計操縱后,BaFin於2019年初要求FREP啟動對Wirecard的調查。

  不過,了解情況的官員稱,FREP只有一名調查人員在調查此案,進展甚微。

  今年4月,畢馬威(KPMG)委託進行了一項特別審計后,FREP才加快了步伐,但未能核實Wirecard的大部分業務,以及據報道存在於亞洲賬戶上的10億歐元公司現金是否真的存在。

  《圖片報》(Bild am Sonntag)率先報道了在與FREP合同終止后,18個月的通知期將開啟,政府將有時間敲定新的監管機制。

  FREP目前每年對德國上市公司進行85次審計,發現約20%的案例存在缺陷。只有當個別案件作出否定裁決時,該機構才會披露這些案件。

  庫基斯還批評了Wirecard被視為一家科技集團,沒有受到金融監管機構直接監管的事實。他表示:「在我們看來,我們需要一個針對支付服務提供商的歐洲監管機制。」他補充稱,德國長期以來一直在推動這一點。「圍繞Wirecard的事件肯定會加速這一進程」。

  負責金融服務政策的歐盟執行副總裁瓦爾蒂斯•東布羅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周五表示,他已致函歐盟最高市場監管機構,要求其評估BaFin對Wirecard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