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登科一年|專訪但斌:希望註冊制推向全市場,取消漲跌停限制

登科一年|專訪但斌:希望註冊制推向全市場,取消漲跌停限制

原標題:登科一年|專訪但斌:希望註冊制推向全市場,取消漲跌停限制

科創板開板一周年,在中國資本市場的改革史上,也是一個具有重要意義的里程碑。

站在這個時間節點,澎湃新聞推出《登科一年:科創板開板一周年特別報道》,邀請資本市場頂級專家,一線金融機構負責人,上市公司負責人,回顧設立科創板試點註冊制一年來的得失,展望新起點上,科創板的改革前景。

本期刊出的,是澎湃新聞對東方港灣董事長但斌的專訪。

深圳東方港灣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04年3月,是國內最早成立的私募基金公司之一。公司強調價值投資,董事長但斌有28年投資經驗,是中國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專業委員會14位委員之一。但斌的代表作之一,便是對A股股王貴州茅台的長期持有。

談及科創板的意義,但斌認為,最關鍵的還是實行了註冊制。註冊制的實行可以讓我們的市場寬度變得更廣,使公司上市變得相對容易一些,甚至會讓很多原先選擇在海外上市的企業有多一個更好的選擇。

展望未來,但斌希望可以歡迎不僅是中國的優質企業在中國上市,也充分歡迎來自海外,比如以色列、美國的好公司來中國上市。

同時,但斌強調,對「造假」的懲罰力度、退市機制、訴訟制度、賠償機制等要更加嚴厲,這樣才能促使資本市場發展得更好。

b88a-ivrxcex1278785.jpg東方港灣董事長但斌

以下是澎湃新聞記者與但斌的對話實錄:

澎湃新聞:科創板運行已滿一年,怎麼評價科創板對於整個資本市場發展來說的意義,或者說,帶來了哪些影響?

但斌:

科創板最關鍵的是實行了註冊制,註冊制的實行可以讓我們的市場寬度變得更廣。我們可以看到, A股市場發展過程中,尤其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發展最好的那一批企業都是在中國香港或者美國上市,這一定程度上讓我們內地的廣大投資者「錯失」了投資中國最好的這樣一批企業的機會。我們認為,科創板、註冊制的實行,可能會讓好企業能夠有多一個更好的上市選擇。從這個角度來說,科創板意義還是非常大的。

澎湃新聞:目前科創板的規則體系框架已經初步完成,你覺得哪些是影響

最為

深遠的?

但斌:

我覺得影響特別深遠的就是註冊制。其他的比如交易規則、漲跌停板設限20%等也有一定影響,但最好是不設漲跌停板,包括實施T+0可能會更好一些。但目前我們的市場還是在逐步地改革,而非一步到位,假設我們的市場規則能夠向國際慣例靠攏,可能會是比較好的選擇。否則,我們在同一個市場中,既有漲跌停板設置10%的,又有設置20%的;既有實行審批制、核准制的,又有實行註冊制的;同時包括ST的運用等也存在多種規則……為什麼不能夠一步到位呢?

我覺得(註冊制的實行使)上市一定程度變得相對容易一些,但希望我們的註冊制能夠更加「徹底」,促進我們的資本市場最好是從賣方市場變成買方市場,充分讓市場本身來抉擇可能會更好一些。實際上我們現在的註冊制並不是徹底的註冊制,它還存在較多限制。

澎湃新聞:怎麼評價科創板的運行情況?從流動性的角度看,你覺得科創板交易足夠活躍嗎?

但斌:

因為A股市場一直存在「炒新」的概念,科創板作為一個「新」的板塊,的確吸引了很多資金的關注。科創板早期即便是在估值很高的情況下,參与者也是眾多,從交易的活躍度而言,總體運行比較平穩。

澎湃新聞:東方港灣投資有參与科創板嗎?東方港灣的投資理念是「發掘傑出的企業,以合理的價格投資,並長期持有」,請問在科創板中你們找到這樣的企業了嗎?

但斌:

我們目前暫未參与,主要因為估值太高了。有些公司我們覺得很好,但是太貴了。現階段我們還在觀察,如果一個公司很好,但它非常貴、估值非常高的話,其中還是存在風險的。總的來說,目前沒有特別心動的。

可以說,有幾種投資方式,有些是冒著風險投資的,有的是尋找(價值)比較確定的、相對低估的或者合理的投資。那麼對於東方港灣來說,我們不太願意去做比較冒險的投資。

澎湃新聞:會考慮在什麼樣的條件或背景下參与科創板投資呢?

但斌:

我們希望更多好公司能夠在國內上市,同時也希望好公司的估值是比較合理的,否則再好的公司如果估值太高,也不是好的參与對象。

比如中概股的回歸,卻回歸到港股,為什麼不能回歸到我們的創業板、科創板裏面來?還有些好企業第二上市到香港,為什麼不能夠直接回到創業板、中小板或者主板?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內地的上市規則(有限制),而這些好公司大多數是有海外投資者的,可能不是按照我們的規則。

澎湃新聞:上交所近期發布了下一階段科創板改革的思路,包括建立長期投資者制度、完善出台再融資規則等,對此你怎麼看?

但斌:

當然是好事,希望能夠儘快實行,希望註冊制儘快推向全市場。(進一步改革)我覺得應該是取消漲跌停板、實行T+0,同時在取消漲跌停板的前提下,可以實行熔斷機制,就像海外成熟市場一樣。

因為國際成熟資本市場都是T+0,基本上沒有漲跌停板的制度,只有熔斷機制。個股的漲跌停板實際上會限制交易,因此我們認為市場買賣權還是應該交給市場本身來做抉擇。我們A股市場這麼多年的一些「頑疾」,也許是我們本身的一些制度設計導致的。所以我們說要向成熟市場過渡,而且應該儘快過渡,這也是我覺得新的改革試驗的一個好處。

澎湃新聞:「註冊制時代」正在到來,對私募基金來說有怎樣的挑戰和機遇?東方港灣有對此作出怎樣的改變嗎?

但斌:

東方港灣自成立起就在A股、港股、美股全市場投資。實際上除了中國內地市場以外,港股和美股都是沒有漲跌停板的,也就是說我們成立16年來一直也在同時面對全是註冊制、沒有漲跌停板的市場,而且我們都是圍繞著藍籌股在投資,所以對東方港灣沒有太大的影響。

澎湃新聞:註冊制的實施更有利於東方港灣這樣的私募發展。

但斌:

對,當然如此。我們說價值投資放之四海而皆準,像海外一個公司如果造假的話,可能會導致它一天跌90%,甚至是退市。但像中國有漲跌停板、有ST、PT,(清退)非常難,反觀國際成熟市場,如果一個企業真的是有問題的話,市場很快就會把它解決,所以說在成熟市場,(價值投資)這種成熟的理念,可能會更有發展的餘地。

澎湃新聞:今年資本市場的另一件大事兒是創業板改革方案出爐,你怎麼看?

但斌:

我覺得這個是好事。存量就按照存量的來解決,新的就按照新方法解決,中國的問題就是一步一步來。另外深圳和上海公平競爭,看誰發展得更好,我覺得是好事。

澎湃新聞:你覺得科創板和創業板兩個板塊應該如何錯位發展?

但斌:

要讓兩個市場各自發揮自己的優勢,充分競爭。憑藉各自優勢,吸引更多好的上市資源,到各自市場上市,如此,我們的市場可能會發展得更有活力。

澎湃新聞:對科創板未來還有哪些期待?

但斌:

實際上,一個國家資本市場發展的好壞,還是取決於它上市的這些企業是不是更有未來。我們說如果能夠吸引到一些好的公司來國內市場上市,總的來說我們會發展得更好。我們現在很多中概股或者中國的優質企業去美國上市,實際上是讓美國的投資人贏得更多回報。換句話說,如果我們的創業板或者是科創板的市場胸懷足夠大的話,我們也可以歡迎不僅是中國的優質企業在中國上市,也可以充分歡迎海外,比如以色列、美國等的好公司也來中國上市,讓中國的老百姓享受這些好企業的發展成果。

上市資源足夠好,是資本市場或者說任何市場發展得好的根本原因。一旦一些所謂的造假的公司來上市,那麼對市場就會有一個比較毀滅性的打擊。所以我們說對造假的懲罰力度、退市機制、訴訟制度、賠償機制等要更加嚴厲,這樣才能促使我們的資本市場發展得更好。
c110-ivrxcex12707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