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醫學生,有了世界「通行證」

醫學生,有了世界「通行證」

原標題:醫學生,有了世界「通行證」 來源: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教育部臨床醫學專業認證工作委員會「無條件通過」世界醫學教育聯合會的醫學教育認證機構認定,表明我國臨床醫學認證工作委員會所認證高校的醫學教育質量得到了國際認可。當前,醫療服務領域的開放程度和全球化速度正在加快,醫學正由「以疾病治療為中心」向「以健康促進為中心」轉變。我國將不斷提升醫學教育辦學質量,努力培養優秀醫學人才,不斷提升醫學教育國際化水平。

  近日,教育部臨床醫學專業認證工作委員會以「無條件通過」的成績正式獲得世界醫學教育聯合會(WFME)醫學教育認證機構認定。

  「世界醫學教育聯合會主席評價,這次認定結果是完美的,是非比尋常的,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介紹,這標志著我國建立起具有中國特色、國際實質等效的醫學教育專業認證體系,表明中國臨床醫學認證工作委員會所認證高校的醫學教育質量得到了國際認可。

  人才培養質量達到國際標準,將全面參与世界高等醫學教育規則制定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後,我國數以百萬計的醫務工作者毅然逆行,用高超的醫術全力救治,彰顯了我國醫學教育的高質量。要實現高水平醫學發展和高質量醫學人才輸出,在醫學院校的培養過程中就需要有嚴格的質量把關。開展醫學院校的專業認證,是提高醫學人才培養質量的重要外部保障制度。

  「各國醫學教育認證機構只有通過WFME機構認定,其發布的針對所認證醫學院校的認證結論才能被認可,認證過的醫學院校的畢業生才能被全球健康衛生行業所接受。」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詹啟敏介紹,WFME機構認定是目前全球公認的醫學教育互認機制,「通過WFME機構認定,意味著通過認證的院校臨床醫學專業人才培養質量達到了國際共識標準,我國的醫學生有了走向世界的通行證」。

  2019年10月,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接受WFME對我國認證機構認定過程的國際專家全程觀摩。「WFME專家表示,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所展現的教育教學水平與WFME認可的歐美醫學院校教育教學水平沒有差別,他們對中國醫學教育的快速發展有了切身感受。」中國科學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學副校長陳國強說。

  「通過了WFME機構認定,中國將可以全面參与世界高等醫學教育標準和規則的制定,這是醫學教育國際舞台上響起的一種新聲音。」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說。

  陳國強認為,通過WFME機構認定,有利於與時俱進地提升我國醫學教育辦學質量,加強我國與世界各國和各地區的緊密合作,有效推動學生交流、學分互認和職業認同等,有利於我國醫學教育適應國際化進程、加強醫學人力資源的跨國流動,為我國醫學教育國際化發揮重要作用。

  「在醫學教育這個世界大舞台上,中國將通過與各方充分的交流與合作,彰顯中國醫學教育的風采,發揮越來越大的影響力,為全世界醫學教育發展貢獻中國方案、中國智慧和中國力量。」北京大學校長郝平說。

  推進醫工醫理醫文深度融合,培養服務健康全過程的專業人才

  「無論對個人還是國家來說,健康就是最前面的『1』,沒有了『1』,後面有再多的『0』也沒有意義。」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表示,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戰,面對實施健康中國戰略的新任務,面對世界醫學發展的新形勢,迫切需要從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高度加快推進醫學教育改革。

  新形勢下,如何加快我國醫學教育創新發展?

  「醫學教育是大國計、大民生、大學科、大專業。下一步,將從診療拓展到預防、診療和康養,樹立醫學新理念。」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表示,將加快推進以新醫科統領醫學教育創新發展,提出所有醫科專業標準的新要求,根據新變化布局新的醫科專業,大力推進醫工醫理醫文深度交叉融合。

  「綜合性大學應以醫學專業認證為抓手,持續推進醫學教育創新改革發展。」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學校長田紅旗說,當前醫學正由「以疾病治療為中心」向「以健康促進為中心」轉變。通過開展專業認證,醫學教育逐漸從以培養診療相關專業人才為主,轉變為培養涵蓋預防、診療、康養領域,服務生命全周期、健康全過程的專業人才,「要利用綜合性大學學科門類齊全的優勢,構建合作平台,促進醫科與工科、理科、文科等的交叉融合,建設一批新的醫學相關專業。」

  「臨床醫學專業認證作為一種質量評價和保障機制,基本價值取向是將國際認證標準與立德樹人根本要求有機結合,將紮根中國與借鑒世界有機統一,通過認證提升質量、強化特色、補齊短板、創新發展。」復旦大學黨委書記焦揚表示,醫學生將從事「健康所系、生命所託」的事業,要把價值引領、知識傳授、能力培養有機統一起來,教育引導學生堅定理想信念、厚植人文情懷、精進專業能力、培養奮鬥精神,努力培養具有國家意識、人文情懷、科學精神、專業素養、國際視野的卓越醫學人才。

  橫向拓展到中醫護理等領域,做好院校教育與畢業后教育的銜接

  我們如何抓住WFME機構認定的契機,進一步加快構建更加完備的醫學教育認證體系?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介紹,一是在臨床醫學專業認證基礎上,橫向拓展到中醫、護理、口腔等專業領域,縱向加強醫教協同延伸到畢業后教育階段,銜接院校教育與畢業后教育,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更加完整、完善的醫學認證體系,促進我國醫學教育質量持續改進提升,加快建立引領世界中醫教育發展的中醫藥專業認證體系;二是進一步研究專業認證的激勵和約束機制,構建專業認證與執業醫師考試有效銜接的政策機制,推動院校教育與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的緊密銜接;三是積极參与醫學教育專業認證的國際交流合作,不斷擴大我國在世界高等醫學教育質量標準制訂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醫療服務領域的開放程度和全球化速度正在加快,醫務人員的跨國界、跨地區流動是大勢所趨。

  「通過醫學教育認證的實踐,認證工作委員會進一步總結和發現我國醫學教育的優勢和不足,在全國推廣各醫學院校辦學經驗,及時有針對性地引領改革和完善醫學教育改革政策,定期修訂國家標準,並建立認證工作委員會督查機制,進一步契合我國乃至全球範圍不斷變化的醫療衛生服務需求。」陳國強表示,期待能夠邀請更多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醫學教育專家加入認證工作委員會,期待認證工作委員會在資源共享、信息同步的醫療資源全球化推動下,為提升我國醫學教育的影響力發揮更大作用。

  「醫學教育認證機構通過WFME的認定,標志著中國高等教育質量保障體系建設以及高等教育質量提高都向前邁進了一大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說。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29日 06 版)

(責編:白宇、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