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專訪李開復:資本不再看好豪賭模式 疫情中AI表現可打75分

專訪李開復:資本不再看好豪賭模式 疫情中AI表現可打75分

新浪科技 2020-06-29 08:35

  新浪科技 楊雪梅

  2020年7月9日,以「智聯世界 共同家園」為主題的世界人工智慧大會將開幕,屆時,創新工場董事長及首席執行官李開復將作為嘉賓分享觀點。藉著這次契機,在大會正式開始前,李開復接受了新浪科技獨家專訪,分享疫情之後,自己對於AI應用和發展的最新思考。

   如果有類似新病毒來襲,AI會更給力

  2020年開年,新冠肺炎疫情成了全人類最大的挑戰,無數產業發展面臨多方面的不確定性。在科技領域,AI的能力和應用,也面臨著現實的巨大考驗。過去幾年行業的探索和投入,會得到驗證。

  如今,國內疫情趨於穩定,回顧疫情中AI的發揮,是否達到了預期?

  「此次AI在疫情的防禦、預測、跟蹤等方面的表現可以打75分。AI是靠數據、多次重複性的事件來訓練的,面對疫情很難提前做好準備。但還是出現了一些不錯的應用,比如AI測溫、AI機器人運送物品、AI診斷等。未來如果有類似的新病毒來襲,我想人類會準備得更好,AI也會更給力。」

  他認為,此次AI更重要的不是針對疫情的直接貢獻,而是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社會中產生了AI化的用戶習慣和數據累積,以及AI的潛力被進一步挖掘。疫情成為提升全球AI發展的催化劑。

  李開復強調了高科技投資的重要性。疫情之下,很多公司都面臨大的挑戰,比如酒店旅遊、餐飲等線下行業,但是二級市場的高科技公司都是非常穩健的,甚至在創新高。

  「真正優質的高科技公司比較能抗經濟周期,具有相當大的優勢。未來如何培養更多具有競爭力的高科技企業,也是我們的關注焦點。」

   瓶頸不在於技術 傳統行業僅4%擁抱AI

  「AI技術在快速主流化,那些已經被發明的或者即將被發明的技術,會非常快速地進入商業化的進程。」

  在談到AI的瓶頸時,李開復認為現在技術已經不是瓶頸了,當下AI的瓶頸在於傳統企業如何被喚醒,認識到AI的重要性,找到合適的切入點,並獲取商機。「傳統企業首先需要用AI,第二學會怎麼用AI,第三把AI用在最到位的地方,讓其能像滾雪球一樣循環起來。」

  目前,互聯網行業AI化越來越普及,但在更傳統的行業,只有4%的企業擁抱了AI。「AI未來的瓶頸,是傳統行業要認知自己,切實擁抱AI賦能,進行轉型升級。」

  普華永道預測2030年 AI在全世界能創造100萬億元的價值。而傳統創業融合AI將創造最大的價值。當前的中國傳統行業,存在著前後端效率極不匹配的狀況,落後的後端存在著降本提效的巨大空間,而AI則是將這些傳統的經典場景進行升級改造的最佳工具之一。

  「對整個傳統行業,AI帶來的格局不僅是被用在哪些場景里,而是能夠幫助最有先見最有膽識的公司,最早給自己建立更有效率的運營體系,增加市場份額,成為行業的領跑者,改變整個行業的格局。 」

  李開復預測,這一次的疫情,會讓企業數字化改造的過程,由原來可能要花費的四五年時間,縮短到可能一兩年就可以達到,所以AI的應用會被加速。

   資本不再看好豪賭模式 AI人才已不稀缺

  談到當下的創業和投資趨勢, 李開復表示,投資人會更重視那些在傳統商業價值體現指標上表現更好的公司。而融錢燒錢做 to C應用的公司,以及先不考慮商業模型、模式,等累積了足夠的用戶再說的公司,現在在全世界都是受到質疑的。

  一方面,國內人口紅利期已過;另一方面,不是每一個行業都可以用燒錢燒出來。任何的公司可能現在想融資都得回答問題:你什麼時候會有收入和擴張,什麼時候會有利潤,你有沒有足夠的現金流自己可以活下去。

  現在的投資形勢與5年前的投資形勢有比較大的不同。李開復提到,早期的AI行業,和跟移動、O2O行業,都是很多人願意砸大錢進去。但理由不一樣。後者基於人口紅利、巨頭位置的空缺,但是現在大家也要調整心態了。

  而5年前的AI領域,基於AI頂級人才的稀缺性和關鍵性,很多AI公司更多在比拼博士數量、能力、論文、比賽等,有的企業甚至第一輪融資就能有上億美金的估值。如今這樣的優勢不再,一方面,世界上已經有上千萬個工程師可以做AI,知道怎麼去應用AI了;另一方面, 谷歌百度騰訊阿里 等公司提供了開源或者更好用的AI平台。

   AI創業進入應用期和成熟期 現在需要務實

  在創業方面,李開復認為,AI創業已經走過黑科技發明期,進入到了遍地開花的應用期。黑科技的一批技術牛人出來做前所未有的東西,這個創業空間永遠是存在的,但只是極少數。在一些還沒有普及的領域,類似醫療領域的行業級應用的潛在創業機會也會存在。

  此外,他提到,AI賦能和創造價值的獨角獸,一定會變得更多。但它們可能不會是單一的AI獨角獸,甚至都不會自稱為AI公司了,可能是零售公司、製造公司、企業級軟體公司等,它們做的東西沒有AI是做不好的,更多是把AI賦能應用到產品中。

  但是純粹的AI公司,比如曠視、商湯、創新奇智,數量不會漲那麼快,因為AI普及了,且AI主要的價值是賦能行業應用,而不是獨立成為一個平台。

  「不是說AI不可以成為一個平台,而是業界不會有100個AI平台。」

  「AI的創業進入了一個應用期跟成熟期,所以現在的創業跟過去5年是完全不一樣的。」李開復表示,現在得務實,得有健康的心態。

   以下為採訪新浪科技專訪李開復QA(略經編輯):

  一、 新浪科技:您認為這次疫情中AI的表現如何? 可以打多少分?

  李開復:總體來說,此次AI在疫情的防禦、預測、跟蹤等方面的表現可以打75分。人工智慧是靠數據、多次重複性的事件來訓練的,面對疫情很難提前做好準備。但還是出現了一些不錯的應用,比如AI測溫、AI機器人運送物品、AI診斷等,如果未來有類似的新病毒來襲,我想人類會準備得更好,AI也會更給力。

  AI更重要的不是針對健康、醫療、疫情的直接貢獻,而是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社會中產生了什麼樣的用戶習慣和數據累積,以及AI潛力,比如線上辦公、上課等。

  用戶習慣形成之後,會逼著企業自動化、AI化、數字化、軟體化、線上化其工作流程,從而形成數據,AI就能產生價值。

  數據的雪球越滾越大,AI的能力經過多領域的融合也越做越強。無論是線上教育,還是其他方面,國內是繼續領先全球的。這次,歐美國家也開始有一些動作,比如網上點餐、線上教育等,疫情也是提升全球(AI發展)的催化劑。

   二、 新浪科技:疫情為AI技術帶來了哪些挑戰?

  李開復:AI技術在快速地傳播,快速主流化。越來越多程序員學會了怎麼用AI,哪怕是最前沿的技術,也能夠在兩年之內就普及化、產品化。而且不是說谷歌發明了一個技術,谷歌兩年就把它產品化了,而是谷歌發明了技術、寫了論文,然後所有的公司, 亞馬遜 、騰訊、阿里都可以把它產品化。

  我不認為有什麼技術的瓶頸。那些已經被發明的或者即將被發明的技術,會非常快速地進入商業化的過程。

  因為現在工具已經越來越好用了,無論是硬體還是軟體的工具,速度越來越快地在提升,具有軟體+AI能力的工程師也越來越多了。

  AI普及化的瓶頸,一定不在於工程師也不在於科學家了。瓶頸會在於傳統企業如何能夠被喚醒,知道AI的重要性,找到合適的人幫他找AI的切入點,通過AI的賦能來獲取巨大的商機和盈利。這個現在是瓶頸。

  互聯網行業,基本每個App每家公司都有AI的人員,金融、保險、銀行也越來越多在自己做(AI),但是更傳統的行業,比如挖礦、製造、房地產、醫療等領域裏面,大老闆們對AI的認知了解,都還在一個比較初步的狀態,只有4%的傳統企業擁抱了AI。那96%怎麼快速找到合適的地方去用AI?

  而且AI很容易用錯,比如一些酒店全部用機器人來服務,這就是想太多了,機器人送東西到房間可以,但是AI做禮賓肯定是不行的。還有可能還不知道AI用在什麼地方。AI不是他們所想的,要做成像人一樣的東西,純粹的大數據、AI價值也很多,很多人不太了解。

  有些初步了解了,開始去做,但可能沒有合適的團隊,要去外部找產品,而大部分行業還沒有AI的產品。然後他們去找諮詢顧問公司,這可能是一個道路,但是這些諮詢顧問公司他們只看是否有錢賺,未必能幫你找最好的(AI)應用。

  還有很多公司,就算有意願來做,但是沒有數據,或者數據很不幹凈。清理數據要花巨大的錢,有時候做好AI的實施,所花的錢大部分在數據的清理,但是清理完數據之後,又發現AI用處不大,很可惜和浪費。

  綜合這些理由,我覺得AI的實施、普及的瓶頸肯定是怎麼進入傳統行業。

   三、 新浪科技:對AI在未來幾年的發展有何新的預測?

  李開復:在經濟有挑戰的情形之下,很多公司都會想著節源。在一個公司發展得很好的時候,用AI來取代一些重複性的簡單工作,可能聽起來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東西,剛開始可能也省不了太多錢,還會有爭議,所以很多老闆都會延後一下。此次疫情加速AI落地,會讓一些企業看到AI越來越實用,更接地氣。

  我預測這一次的疫情,會讓企業數字化改造的過程,由原來可能要花費的四五年時間,縮短到可能一兩年就可以達到,所以AI的應用會被加速。

   四、 新浪科技:受疫情影響,今年的投資市場會有哪些新的機會?

  李開復:宏觀來說,就是高科技公司重要性進一步凸顯。現在很多公司都面臨大的挑戰,比如酒店旅遊、餐飲等線下行業,但是二級市場的高科技公司都是非常穩健的,甚至在創新高。

  真正優質的高科技公司比較能抗經濟周期,具有相當大的優勢。未來如何培養更多具有競爭力的高科技企業,也是我們的關注焦點。

  因為剛才講的種種理由,讓高科技更快地被使用,而且在各個場景、傳統行業都需要高科技。過去,教育、醫療行業不見得會考慮遠程醫療、教育,現在開始用了,高科技(行業)肯定是加速(發展)了。

  對AI來說是一個更大的利好。AI能產生最大經濟價值的應用,應該就在節省成本、提高效率這兩件事情上面。所以在現在的經濟狀況里,更多的公司會需要用這些技術。當然技術是利好,線上是利好,AI是利好。

   五、 新浪科技:作為投資人,您怎麼看AI公司燒錢的現象和問題?

  李開復:現在確實在創業跟投資方面,投資人會更重視那些在傳統商業價值體現指標上表現更好的公司。也就是說,那些融錢燒錢做 to C應用的公司,那些先不考慮商業模型、模式,等累積了足夠的用戶再說的公司,現在在全世界都是受到質疑的。

  受到質疑可能有幾個原因。

  第一是過去10年更多的人上網,是巨大的人口紅利。以中國為例,從移動互聯網開始的幾千萬個用戶,到現在八九個億用戶,十多年來20倍的成長帶來的人口紅利是可以發展to C應用的。應用做得好,更多用戶湧上來,如果你能成為行業第一,尤其一個平台性的公司,比如美團這樣的公司,是可以創造非常大的價值的。

  但現在人口紅利期已經過了,基本上,上網的人已經飽和了,所以這一類的to C模式就不會再有一個順風的優勢了。

  第二是,不是每一個行業都可以用巨大的錢把它砸出來。

  我們最近也看到了,比如很多傳統行業,你用to C的模式去砸錢,無論是在國內賣咖啡的,或者是在國外做共享辦公的,或者是在印度做新模式的酒店的,都是用這種to C的模式去砸傳統行業。最後可能會發現也不是那麼容易,因為傳統行業的獲客成本跟維護成本等,和在線上是不一樣的,很重了。所以這可能是第二個問題,當然也有一些公司、投資基金用海量的錢去砸這些領域,但是也並沒有得到正面的結果。

  現在疫情(影響),錢也緊了,大家也希望對投資有更穩妥的保障了,所以這種比較豪賭的、海量的、燒錢的模式現在肯定是不被看好的。

  任何的公司可能現在想融資都得回答問題:你什麼時候會有收入和擴張,什麼時候會有利潤,你有沒有足夠的現金流自己可以活下去。因為在一個很大挑戰的融資環境裏面,即便你是有一個不錯的公司和業務,以及未來的願景和機會,但是你每年燒錢燒太多了,到最後,還沒有融到下一輪,錢已經花光了,你也會被逼得要解散。

  所以現金流的管理,還有儘快建立一個正向現金流的過程、利潤的產生,這其實是過去一年多就很清楚的一個趨勢了,但是疫情之後就變成一個幾乎絕對的事件了。有些創業者可能沒有那麼快地扭轉他們的思維,可能就會面臨一些困境。

   六、 新浪科技:現在的投資形勢與5年前的投資形勢有哪些比較大的不同?

  李開復:AI的早期跟移動、O2O的早期,都是很多人願意砸大錢進去,但理由是不一樣的。

  我覺得移動、O2O是因為大家看到了這是一個新的平台,而且沒有那麼多巨頭已經佔了位置,而且有人口紅利,所以大家當時投資,無論是投頭條,還是滴滴、美團、知乎這一類的公司,都是抱著很大的風險,可能九死一生的風險,看能不能砸出一個百倍千倍回報的公司來,如果投一家做不了,投10家20家,總能成一家吧,是抱著這樣的心態,但現在人口紅利已經過去了,所以大家也要調整心態了。

  從AI公司來說,5年前,大家拚命地去找誰的博士最多、誰的博士最牛、誰的論文最多、誰的比賽得了第一名,可能靠這個,第一輪融資就能有上億美金的估值,這是基於一個不同的因素。這個因素是AI頂級人才的稀缺性,而且沒有這些頂級人才,誰也別想把AI用好,是基於這兩件事情。

  所以如果你說我有三個頂級的從百度出來的AI專家,或者50個AI博士,這個投資人就給你錢,也是合理的,因為這個資源是非常稀缺的,但這個現在也不成立了。

  它不成立的理由,是因為現在不是說世界上有幾百個頂級的AI專家可以做AI了,而是世界上已經有幾百萬、上千萬個工程師可以做AI,知道怎麼去應用AI了。

  現在,當時那些博士的稀缺性優勢已經不存在了,而且現在有很多好的平台,谷歌的平台,國內百度的平台,騰訊、阿里的雲……別人做了平台,你拿來用AI就可以了。這件事情與5年前是不可相比的。

  所以,現在如果你再說我有三個頂級公司出來的AI科學家,我要1億美元估值,現在是拿不到的,因為剛才這個原因。

  這幾種創業,現在都不會有那麼虛高的估值,但理由是不一樣的。

  現在你做個AI公司,也會有人問你什麼時候能有產品?什麼時候能有一個proof of concept?什麼時候能有第一個客戶?什麼時候可以擴張?什麼時候可以有收入?哪一年能有利潤?而且現在科創板開了一個新的窗口,對利潤還是有一點期待的。

  當然,這些其實也是讓AI公司更務實了,都是好事。

  但是當年的這種狂熱,博士資源的稀缺性,我覺得也是有其道理的,可是現在沒有。

   七、 新浪科技:AI是一個非常大的賽道了,您覺得現在該領域創業或投資的最大機會在哪裡?

  李開復:我覺得有幾種。那種黑科技的一批技術牛人出來做前所未有的東西,這個空間永遠是存在的。

  但在AI領域里,這個窗口已經有點常(態)化,三五年前只要是個名校的PHD出來,總有人給你投錢的,這個以後不會這麼簡單了。因為剛才講的各種理由。

  但是我覺得黑科技的頂級技術型創業還是存在的,但是會是很小的少數。

  行業級應用(的創業)也會存在的。行業級應用把AI用在一些非常快速看到價值的領域,也一定是一個現在還沒有普及的領域,現在AI應用在互聯網、銀行保險公司已經相當普及了,再去做這些領域可能會有點難。

  但醫療是個相當好的領域,因為就在最近,數據累積起來,而且現在葯保醫保都在推進,醫院、藥廠都在重新思考怎麼進入一個數字化的更有效率的行業,所以我覺得醫療會是一個好的領域,可能是最好的領域。

  還有其他的領域,行業應用是有一點悖論的,就是越辛苦越難的,反而是越好的機會。那些看起來AI一進去,三兩個禮拜就創造了巨大的價值。這些恐怕輪不到一個創業公司來做。如果這麼容易的話,可能在某一個雲平台上就做成了,或者公司自己找人來做。

  我覺得不要再去想說下一個「人臉識別」是什麼,我能靠一個技術打開好多市場,然後拿到各種的訂單,非常容易地擴張了生意。這麼好的事情可能不會存在。

  要不你有很大的技術優勢,要不就是一個你很懂某一個行業把它做得很深,要不去找那些很麻煩很辛苦,巨頭不想進入的行業。

  因為AI的創業期是進入了一個應用期跟成熟期,所以現在的創業跟過去5年是完全不一樣的。

   八、 新浪科技:現在AI領域創業是否比以前更難了?

  李開復:也不是這麼說,因為如果我們相信普華永道說2030年 AI在全世界能創造100萬億元的價值,現在還遠遠沒有體現,所以AI的機會還是很充分的。

  可是我們得務實。過去你認為就憑博士和科研的能力,就可以撬動一切,因為這是一個稀缺的資源,這個時代是過去了,但是今天要再創造出十家「曠視」出來,我覺得是很困難。

  未來5年的市場可能會比過去5年AI的市場要大很多,但是創業的方式可能更多的是一個行業應用,或者是AI賦能。只有非常少比例的黑科技。所以作為一個AI專家,你考慮創業的時候,更多就在考慮怎麼找到一個好的行業專家,搭配起來能把事情做好,甚至是他為主,我為輔,如果有這樣的健康心態的AI專家,他的機會是更多的。

  如果 AI專家就說,湯曉鷗能做我能做,印奇能做我也能做,他就是沒有看清楚,其實這個時代已經不一樣了。

   九、新浪科技:目前國內AI領域有近20家獨角獸公司,您覺得未來這個規模還會增大嗎?

  李開復:我覺得AI賦能和創造價值的獨角獸,一定會變得更多。但是它們可能不會是單一的AI獨角獸,它們甚至可能都不會自稱為AI公司了,可能是零售公司、製造公司、企業級軟體公司等,它們做的東西沒有AI是做不好的,但是更多是把AI賦能應用到產品中。

  比如今天的阿里、騰訊,如果沒有AI,可能公司價值要打個折扣。或者是頭條(位元組跳動),它其實從創立的第一天,就用AI來推送適合個人的信息,這是它的重點。但大部分人也不會說頭條是個AI公司。

  所以我覺得說類似頭條這麼聰明地使用AI的公司,在未來十年會越來越多出現在傳統行業。傳統行業也可能會有公司把AI用得更好,也可能是一個創業公司。

  這樣的AI公司數量會大大提升,但是如果算純AI公司,像曠視、商湯、創新奇智這樣的,數量不會漲那麼快,因為AI普及了,而且AI主要的價值是賦能在行業應用上,而不是獨立成為一個平台。不是說AI不可以成為一個平台,而是業界不會有100個AI平台。

   十、新浪科技:今年WAIC的主題是「智聯世界 共同家園」,您覺得人工智慧是如何推動共同家園建設的?

  李開復:整個疫情給全世界帶來了很多改變和挑戰,但也帶來了很多機會。

  圍繞新基建,尤其是人工智慧的機會是存在的,比如數字化、AI化,大家需要降本增效,AI最大的功能就是幫著降本增效。

  AI未來的瓶頸,不是在科技的發展,或者工程師不夠,而是傳統行業要認知自己。首先需要用AI,第二學會怎麼用AI,第三把它用在最到位的地方,讓其能像滾雪球一樣循環起來。

  對整個傳統行業,AI帶來的格局不僅是被用在哪些場景里,而是能夠幫助最有先見最有膽識的公司,最早給自己建立更有效率的運營體系,增加市場份額,成為行業的領跑者,改變整個行業的格局。

  我也認為有一些特定的領域,AI可能會顛覆過去的做法,讓一個全新的模式,取代傳統的模式。比如AI製藥是一個例子,還有很多這類的。全世界都有機會在行業格局要面臨很大提升和改變的時候,能夠儘快利用AI這個很好的工具,讓自己在變革中勝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