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年輕「德漂」前國手尚坤有收穫 未來轉型添自信

年輕「德漂」前國手尚坤有收穫 未來轉型添自信

北京新浪體育 2020-06-29 08:14

  6月14日,重啟的德國乒乓球甲級聯賽完成了2019-2020賽季的征程,薩爾布呂肯俱樂部3比1戰勝衛冕冠軍奧克森豪森俱樂部獲得賽季冠軍。決賽中,前中國國手尚坤為球隊貢獻兩分,在第二盤3比1戰勝西蒙后,第四盤3比0戰勝雨果,為球隊鎖定冠軍。

  薩爾布呂肯市始建於古羅馬時代,位於德國西南德法交界處,是德國薩爾州的首府。這裏以鐵、煤等重工業著稱,同時也是著名乒乓品牌挺拔公司總部所在地,具有較濃郁的乒乓氛圍。

  去年8月,尚坤就來到了德國,代表薩爾布呂肯征戰德甲聯賽。在德國的生活如何?疫情期間居家都做些什麼?今天就來聽聽尚坤講述他的「德漂」之旅。

   學德語、跑步,休賽期不孤單

  《乒乓世界》:這是你在德國聯賽的第一個賽季嗎?什麼時候到的德國,去打球的契機是怎樣的?

  尚坤:我2017年底離開國家隊,2018年初打完乒超聯賽后回到上海隊訓練,那一年其實自己也很矛盾,對未來感覺很不確定,繼續打比賽還是轉型做其他工作,都沒想好。在上海隊一邊訓練一邊準備結婚的事,是在這種情況下有機會出來打比賽的。我當時英語交流是沒問題的,還在北京的時候我業餘時間就經常「沒事找事干」地找老師學英語,那時就想出國看看,多經歷經歷也不錯。去年8月我就和老婆兩個人一起來了德國,住在薩爾布呂肯我們自己租的房子里。

  《乒乓世界》:今年的疫情對你和家人在生活上影響大嗎?

  尚坤:疫情剛開始在國內比較嚴重的時候,我就和家人視頻電話詢問情況,不過當時還不用特別擔心,因為我父母在上海,管控得很好,病例對於上海人口總數來說也不是很多,但確實沒想到疫情會這麼長時間還這麼嚴重。後來歐洲病例增多,變成了家人擔心我們。德國都開始居家防疫的時候,我第一反應是猶豫該不該回國,當時問了一些醫生朋友,被告知在飛機上的傳染率挺高,加上一張單程機票已經要5-6萬了,就沒回來。

  《乒乓世界》:請介紹一下停賽期間你在德國的生活情況和等待比賽重啟時的心情?

  尚坤:我們是3月8日打完了常規賽,隊伍排在常規賽第一名。12日德國總理講了一次話,號召大家重視這個病毒,居家防疫就開始了,學校全部停課,政府建議大家不要出門。我們俱樂部是停了8周的訓練和比賽,降薪20%,德國的足球俱樂部和一些企業好像也都有降薪政策,我聽說有些公司是公司付50%薪酬,政府補貼30%,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降薪。這8周我就一直待在家裡,利用這段時間學習德語,因為我們這裏去超市都要說德語,寄過來的各種單子也都是德語。還有就是跑跑步維持一下體能。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重啟比賽,有說法是常規賽成績就算成本賽季的成績,我們是排名第一,第二名和第三名的隊伍是老牌強隊杜塞爾多夫和奧克森豪森,這兩支隊伍都想繼續打季後賽。居家6周左右的時候,德國乒協開會討論要繼續比賽,因為當時德國的足球聯賽已經定下來可以重啟了。

     德甲收穫多,未來轉型添自信

  《乒乓世界》:重啟后的季後賽賽制有什麼改變嗎?在場上的體會和之前有沒有不同?

  尚坤:半決賽在常規賽積分高的球隊主場進行,所以和雲達不來梅的比賽是在我們主場進行,場內只允許有50人以內,包括球隊人員和轉播工作人員。德國的規定是有屋頂的地方必須戴口罩,所以全場只有在比賽場的兩個隊員不戴口罩,下來給隊友加油都要戴上口罩。我們戴的口罩是俱樂部自己設計的,每個俱樂部都有自己的口罩樣式,給我的感覺這裡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俱樂部各方面細節都做得很好很正規。半決賽時,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賽前宣讀的特殊時期比賽注意事項,比如手不可以碰球台,每打一個球就要進行更換等等,要求很多很細緻,大家都非常小心,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適應這些疫情期間的特殊規定。決賽在法蘭克福進行,這時候對新規定就已經熟悉了。賽場座椅上沒有觀眾,也沒有網上說的足球比賽中放的球迷人形立牌,倒是有俱樂部贊助商的橫幅,這點感受和之前常規賽有很大的區別,以往前四隊伍的比賽,觀眾幾乎是滿場的。

  《乒乓世界》:在德甲打球的第一個賽季,球隊即獲得冠軍,當時在場上的心情如何?和隊友一起怎樣慶祝了嗎?

  尚坤:贏得冠軍后心情是挺興奮的,俱樂部老闆和贊助商看起來也都很興奮,因為是俱樂部在這個贊助商贊助的時期第一次拿德甲冠軍。我們老闆今年80歲了,特別開心,聽說他晚上就把獎盃抱回家了。但我們奪冠后不能有擁抱狂歡之類的慶祝動作,大家就碰一碰手肘和拳頭,也不能握手,拍合影都得保持距離。

  《乒乓世界》:在德國生活了已經快一年,現在又拿了德甲冠軍,所經歷的這些是你在來之前設想和期待的嗎?

  尚坤:真的很有收穫,甚至包括居家的這兩個月也學習了很多東西。我覺得自己就是要趁現在去經歷。以前我在國家隊就只有訓練和比賽,回到上海隊后也對自己未來要做什麼比較迷茫,人感覺比較「窄」,想法也有很多局限。出來生活和打球后,我感覺自己開闊和豐富了一些,起碼我對未來可能要經歷的轉型有了自信。

  (乒乓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