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瑞幸退市前夜:開店數量半年減少八成,零售未受影響

瑞幸退市前夜:開店數量半年減少八成,零售未受影響

  原標題: 瑞幸 退市前夜:開店數量半年減少80%

  來源:北京商報

  該來的還是會來。6月29日,瑞幸咖啡正式退市,這一場從年初開始的「鬧劇」也將隨之結束。從被做空機構狙擊,到自曝財務數據造假,曾揚言對標 星巴克 的小藍杯轟然倒塌。6月28日,在瑞幸咖啡退市前夜,天眼查數據顯示,2020年至今,瑞幸咖啡僅新增186家企業,較去年同期增速為-80.6%。這意味著,瑞幸咖啡開店速度自年初起已經開始放緩。此前,瑞幸發布聲明稱,全國4000多家門店依舊正常運營。近日,北京商報記者走訪發現,北京地區瑞幸門店目前經營尚屬正常。

  開店驟減

  根據天眼查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28日,全國名稱含「瑞幸咖啡」,且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的企業共3856家。

  從企業數量來看,2017年新增2家「瑞幸咖啡」企業,2018年新增約1800家,2019年新增企業數量超過2000家;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至今,我國僅新增186家企業名稱中含「瑞幸咖啡」的企業,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速為-80.6%。另外,我國今年共有99家相關企業已經註銷或吊銷。

  北京商報記者通過天眼查查詢了解到,瑞幸咖啡在全國多地成立有子公司,這些子公司的作用是支持當地的門店擴張。這也意味著,天眼查所公布的這組數據就從一定程度上代表著瑞幸咖啡目前在國內的門店數量及門店數量變化情況。

  這組數據也反映出瑞幸咖啡在國內的發展節奏變化,2018、2019兩年是瑞幸咖啡的爆發期,門店數量激增至近4000家,但也是從今年開始,瑞幸咖啡的開店陷入停滯,雖然仍在開新店,但速度大不如前,並且也在對已有門店進行收縮調整。

  實際上,在5月上旬,有消息稱,瑞幸咖啡在北京市場開始收縮門店,預計關店80家。當時,北京商報記者採訪到瑞幸咖啡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受疫情等相關因素的影響,確實在進行正常的門店優化,對個別效益不好或客戶覆蓋重合的門店進行「關停並轉」,同時持續新開門店,這也是公司門店戰略調整的方向。

  對於上述數據反映的瑞幸咖啡開店節奏情況,以及瑞幸咖啡之後的開店計劃,北京商報記者也聯繫到瑞幸咖啡方面,但截至記者發稿,瑞幸咖啡並未針對天眼查公布的數據作出回復。

  放棄掙扎

  反覆掙扎的瑞幸最終在6月29日退市。

  6月26日晚間,瑞幸咖啡發布公告顯示,公司將撤銷召開聽證會的請求,同時, 納斯達克 法律總顧問辦公室已通知瑞幸咖啡,公司股票將在6月29日開盤時停牌。

  在6月26日的美股交易中,瑞幸咖啡盤中六次觸發熔斷,截至發稿瑞幸咖啡股價最高跌超50%,市值3.47億美元。

  瑞幸咖啡表示,公司此前收到納斯達克兩份書面退市通知,表明了其決定將公司證券從納斯達克退市的理由。5月22日,瑞幸咖啡根據相關規定要求在納斯達克聽證小組舉行口頭聽證會,5月23日,納斯達克通知瑞幸咖啡定於2020年6月25日舉行聽證會。而6月24日,瑞幸咖啡通知上市資格審查工作人員,公司決定撤回聽證會請求,並不尋求撤銷或暫緩上市資格審查工作人員對公司從納斯達克退市的決定。

  這也意味著,自從造假事件曝光后,瑞幸咖啡最終放棄了不退市的掙扎。5月19日,瑞幸咖啡首次收到退市通知。彼時,瑞幸咖啡回應表示,公司計劃要求納斯達克聽證會小組舉行聽證會。在該聽證會結果出來前,瑞幸咖啡股票將繼續在納斯達克市場交易。直至6月23日,瑞幸咖啡再度因未能按時公布年報而接到退市通知,但瑞幸咖啡回應稱,公司此前一直努力研究儘快提交年報的方法,但由於疫情導致財務報表編製過程出現延遲,以及此前披露的內部調查尚未有結果,所以未能提交年度報告。

  在公布放棄舉行聽證會的消息后,瑞幸咖啡也對此作出了回應,表示瑞幸咖啡公司將於6月29日在納斯達克停牌,並進行退市備案,在國內消費市場方面,瑞幸咖啡全國4000多家門店將正常運營。

  在美股維權律師、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創始人郝俊波看來,撤銷聽證會與召開董事會和高管變動關係不會太大,是否退市的結果是直接影響公司。

  郝俊波進一步表示,瑞幸咖啡主動放棄上訴聽證會請求,主要是意識到聽證會召開其實並無意義。納斯達克提出的三個退市理由很難辯駁,從目前來看,在當時任職的高管都存有嫌疑,以至於現在也不得不全部換掉。同時,瑞幸咖啡未按時提交年度財報,納斯達克也給予延期,依舊無法提交,所以即使召開聽證會也無辯解的餘地。

  生機何在

  儘管瑞幸咖啡此番波折讓其在資本市場再無容身之處,但在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走訪門店情況來看,零售經營似乎未受到影響。

  距離瑞幸咖啡退市不足24小時。北京商報記者在6月28日走訪了瑞幸咖啡北京多家門店發現,瑞幸咖啡門店運營正常,未出現閉店情況。

  瑞幸咖啡合生財富廣場店工作人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當日訂單與往常一樣,並未出現之前的擠兌現象,消費者已經購買的兌換券均正常使用。同時,記者通過瑞幸咖啡App嘗試購買商品,其系統可以正常下單。

  另外,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新浪科技在6月26日瑞幸咖啡宣布撤銷聽證會申請后通過 新浪 微博 發布了「你怎麼看待瑞幸咖啡退市」的投票,在截至目前參与投票的3000餘位網友中,有1429位網友認為「支持交易所決定,作假企業應該退市」,僅有484人認為「有點可惜了」,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有1229位參与投票的網友認為「不影響咖啡就行」。而這在部分餐飲業內人士看來,很可能就是瑞幸咖啡最後的生機。因為大多數消費者只在意餐飲企業的產品是不是優質,性價比是不是足夠高,服務夠不夠好,環境夠不夠好,大家很可能並不在意這家公司的財務情況,是不是造假了,因此這也是瑞幸咖啡此番危機中仍然能夠維持門店正常運營的重要原因。

  但根據天眼查顯示的數據來看,瑞幸咖啡擴張的速度明顯放緩,而事實上瑞幸咖啡繼續擴張的難度也非常大。在中國浦東幹部學院經濟學博士后劉安看來,退市后公司理論上當然可以存續,但面臨巨額處罰和賠償的風險,又不再具有任何投資價值,整個公司恐怕最終難逃破產清算或重整的命運,而且重整的可能性相對較小。

  此前,瑞幸咖啡在曝出造假事件后也將更多精力重新放在了補貼上,開始新一輪的大力度補貼活動。在優惠活動的刺激下,不少瑞幸咖啡門店的訂單不降反增。但究竟能否存活還要看瑞幸咖啡是否存在盈利能力。這也意味著對於融資難的瑞幸咖啡而言,依靠補貼的方式很可能難以維繫,瑞幸咖啡存續就需要展現自身的投資價值,無論是為了尋求買主還是為了繼續生存,瑞幸咖啡都需要作出業務的調整。

  上海啡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振東表示,瑞幸咖啡一旦退市,可以說大部分較低成本金融方式獲取資金的渠道就被堵死了,因此,用規模和市場佔有率以及流量這樣的故事來獲取資金的發展模式已經不成立了,自然沒有必要也沒有資金再快速擴張。瑞幸咖啡此時已經護住它的基本盤,也就是在一二線城市核心商圈、商務區和園區內的門店,關閉短期內預計虧損的門店。將非核心業務外包來減少總部營運成本。「瑞幸這時候要考慮哪些是有價值的資產,然後全力保住這些資產,其他都要戰略性地放棄掉,門店數量、市場佔有率之類的都是說給投資人聽的故事,但是接下來沒有投資人了,這些故事說得再好也沒有意義了」,王振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