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夜間經濟能促進「六保」

夜間經濟能促進「六保」

原標題:夜間經濟能促進「六保」

b6f6-ivrxcex0980530.jpg
姚洋  「六穩」 「六保」

  著名經濟學家訪談13

  人物介紹

  姚洋,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主任,北京大學社會科學學部委員,北京大學南南合作與發展學院執行院長,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是「中國金融40人」和「中國經濟50人」論壇成員。主要研究領域包括中國制度轉型、開放條件下的中國經濟發展以及新政治經濟學。曾獲2009年孫冶方經濟科學獎、第一屆和第二屆浦山國際經濟學獎(2008年、2010年)、第二屆張培剛發展經濟學獎(2008年)。

  受疫情衝擊,美聯儲持續「大放水」,給世界經濟運行帶來了很多變數。著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一直密切關注著疫情下國內外的經濟政策動向。在接受本報全媒體記者專訪時,姚洋表示,美國這種不顧後果的做法會讓美國經濟的泡沫越吹越大。而對於中國經濟來說,發展夜間經濟能促進「六穩」「六保」的實現。「如果西安多幾條回民街這樣的文化街區,夜間經濟不就起來了嗎?如果全國其他城市也都能多幾條這樣的街,是有助於促進經濟和就業的。」姚洋說。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肖歡歡 實習生 洪豆

  美聯儲大放水

  實際是「綁架」全球經濟

  廣州日報:美國今年以來的量化寬鬆做法對全球經濟有沒有負面影響?

  姚洋:美聯儲這種無限度的量化寬鬆是因為美國股市暴跌,幾次熔斷,到現在美國已經發行了3萬億美元基礎貨幣;海量貨幣放出去之後對其他國家經濟是有很大衝擊的,實際上是「綁架」了全球經濟。短期來看,會進一步導致資金向美國集中,現在美元利率這麼低,美元升值的壓力沒那麼大,更多的資金就跑到美國去,讓全世界去為美國的海量消費買單,實際是對全世界的一次盤剝;中期來說,這種做法也給美國的金融領域增加風險,本來美國股市就虛高,之前的泡沫都還沒有釋放,現在美聯儲不僅不讓泡沫釋放,而且還把泡沫繼續吹大,等泡沫釋放之後,後果就會很嚴重;長期來說,發行美元相當於是給全世界負債,將來大家也是要用美國的真實資產來抵債,那就等於把美國給賣掉了,那他們的子孫後代怎麼辦?這是不顧後果的做法,我覺得無論是對世界人民,還是對美國人民來說都是一個糟糕的選擇。

  廣州日報:美股是否還會虛高一段時間?

  姚洋:美股的這一輪反彈,實際上是靠貨幣政策來支撐的,是靠大水漫灌搞出來的。美聯儲這種做法完全是一种放大金融風險的做法,這些錢最後沒有跑到實體經濟去,進不去,那大家怎麼辦?都堆積到金融市場上去了。在近一段時期內美股應該都不會大跌,但美國這麼搞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廣州日報:美國這麼做會不會影響美元的信譽?

  姚洋:短期內不會,因為大家沒找到替代物,長期來看就很難說了。因為美國政府現在負債就超過20萬億美元了,再這麼折騰下去,負債只會越來越重;而歐洲有可能會建立自己的金融體系,歐元會變得更加強大,還有如果我們人民幣國際化加快,那中國的金融市場發展起來,大家可能就會把這資金分散了,資金就不會都集中到美國去。

  廣州日報:那全球各國所持有的美債,是不是在合適的時候要出手?

  姚洋:現在全球各國在這種「美元霸權」的情況下,要想找到一個所謂的替代方案是比較困難的。真要說替代方案,我覺得歐元還是有希望的,20多年下來,歐元如今在世界貨幣體系裡佔到將近20%的比重,如果歐洲能夠進一步壯大起來,資金就有了新的去向;而人民幣將來如果能夠成為國際貨幣,這樣大家就會購買人民幣資產。當然我們也要看到,美債雖然收益率低,但它是穩定的,至少美國政府還沒賴賬。在現在的形勢下,持有其他資產也是有風險的,可能也會虧很多。

  對造假企業應該重罰

  廣州日報:美國近段時間出台了不少政策,都與中概股有關。尤其是最近瑞幸咖啡面臨摘牌,也讓大家擔心,中概股以後赴美上市會不會難度越來越大?

  姚洋:美國出台的政策是與瑞幸咖啡有關的。瑞幸事件暴露出我們在會計、審計和透明度上和國際上的要求還有差距,這給中概股在美國證券市場帶來的信任損失也是無法估量的。對於這些企業作假,該不該懲罰?我覺得應該重罰。而且不僅美國查它,中國也應該查它。在2020年3月1日起施行的經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總則中第二條,「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證券發行和交易活動,擾亂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市場秩序,損害境內投資者合法權益的,依照本法有關規定處理並追究法律責任。」中國證監會對瑞幸咖啡實施「長臂管轄」實際上開了一個好頭。

  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到今年快30年了,如果連騙子都打不絕是不行的。對於騙子企業一定要下狠手。在日常生活中進行詐騙,都要受到刑事處罰,而在股市上詐騙,受影響的人群更多,更應該受到嚴懲。不造假對於企業來說應該是底線。

  我覺得對其他企業來說,如果沒作假,問心無愧,那就沒問題。如今,中國資本市場與海外聯繫日益密切,打擊此類違法違規行為,有助於在開放格局下維護中國資本市場的穩定,保護投資者利益。當然,從資金面上來講,中國儲蓄率這麼高,市場上這麼多資金,中概股公司不一定非要依靠國際市場融資,國內空間還是很大的。但嚴懲資本市場欺詐行為必須是第一位的。

  夜間經濟能促進「六保」

  廣州日報:你之前提出我們要千方百計增加街道就業,對此應怎麼理解?

  姚洋:比如說,我們的「夜間經濟」,也可以是很乾凈、很漂亮、很衛生的。像我們的很多南方城市就做得比較好,比如為什麼大家都願意去成都?因為它生活氣息濃,走到哪都是煙火氣;南方很多城市的夜間經濟都很興旺,像廣州就有「夜宵文化」,廣州的夜間經濟發展基礎好,潛力大,也很有特色。

  廣州日報:夜間經濟和今年我們的「六保」是否能結合在一起的?

  姚洋:對,俗話說「燈光一亮,黃金萬兩」。很多夜市一條街,發展到後來還成了一個景點,很多遊客到了當地都願意專門去逛一逛,這是非常好的。比如西安的回民街,到了夏天你根本進不去,為啥?因為遊客太多了,那裡成了一個旅遊景點。如果西安能再多幾條這樣的街,夜間經濟不就起來了嗎?如果全國其他城市也都能多幾條這樣的街,是有助於促進經濟和就業的。

  廣州日報:當下,返鄉農民工和應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壓力都很大。應當如何引導這兩個就業群體?

  姚洋:要解決返鄉農民工的就業問題,要靠擴大服務業。服務業對於就業的吸納能力是非常強大的,它就像海綿吸水一樣,平時你看不見,只有去擠的時候,你才能知道它吸了多少水;

  對於應屆大學畢業生就業,我的建議是,我們能不能培育一些新的消費需求?鼓勵一些新的服務業企業做起來?有時候需求也是由供給創造出來的。比如說,大學畢業生一時半會找不到心儀的工作,而選擇去從事服務業,那他們可能不會去賣礦泉水,或是開個餃子館,但他們會願意去做一些帶有創意的服務業,這就是全新的領域,本身就會創造需求,這其中大有潛力可挖。

  而疫情之下,互聯網行業提供的工作崗位也一直在增加,當然,互聯網行業很多崗位的工資也不是很高,增加的就業崗位很多也都是在收入較低的那一部分。所以今年我們的大學畢業生可能要調整心態,從收入比較低的工種先做起,畢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解決就業要兩面用力,不僅政府要發力,大學畢業生在這個時候也要轉變就業觀念。

  當然我們也要往前看,因為像現在這種情況以前也出現過,比方說我們在1999年進行高校擴招,隨後也曾出現過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但過了幾年之後這個問題就沒有了,因為經濟增長會帶來很多的就業崗位。

  廣州日報:因為今年相對特殊一點,也許到明年這個情況就會好轉了?

  姚洋:是的。如果明年疫苗出現了,那明年中國經濟的增長至少是7%,因為今年處在一個比較低的基礎上,屆時要增長起來還是比較容易的。總之只要經濟好轉,就業就會好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