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站在十字路口的時裝周

站在十字路口的時裝周

原標題:站在十字路口的時裝周

6月15日,美國品牌Michael Kors發表聲明將退出2020年的紐約時裝周,轉而根據品牌的進度在10至11月中旬舉辦自己的展示活動,具體形式未定。此外還將取消季前系列,精簡至只有春夏和秋冬兩個走秀,以應對疫情帶來的庫存積壓問題。

然而,Michael Kors並不是疫情以來第一個宣布退出時裝周的品牌,早在疫情席捲世界各地之初,不少時尚品牌已經紛紛用「腳」投票,棄秀出逃。長久以來巋然不動的時裝周「大山」從品牌展示自我的「墊腳石」,悄然變成了阻礙行業靈活發展的「絆腳石」。因此,在重新評估過時裝秀的定位和價值后,今年有更多的時尚品牌毅然加入到時尚改革的陣營,致力於探索更適合自身發展需求的新品發布方案。

「永動機」問題多多

長久以來,時尚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像一台365天不停的「永動機」,產品季季供過於求,主要的春夏與秋冬系列時裝周關注和影響力被稀釋,「連軸轉」的設計團隊創意欠奉,預算有限的設計師品牌被連場走秀拖垮,臃腫而過快的日程設置削弱了傳統時裝周的意義。

而在生產和零售方面,傳統營銷運作模式下,成衣一般是在時裝秀結束后四到六個月後門店才開始販售。由於早在半個世紀前,時裝秀長期固定每年2至3月舉行「秋冬系列」,9至10月舉行「春夏系列」的慣例,商店反季上新也是業內常態。為了清出庫存放置新品,零售商有時還不得不壓縮自己的利潤空間,頻繁對現有服裝提前減價促銷。此外,大多數品牌認為長時間的等待可以增加消費者的期待感。因此,儘管在時裝秀上看到了讓人心動的款式,但依然要等上好幾個月客戶才能買到。展與銷間隔之長,甚至足以給山寨設計提供了抄襲創意的時間差。發布與銷售的脫節問題,一直以來都讓零售商與品牌「有苦難言」。

針對以上問題,近年來呼籲時尚日程改革的呼聲越來越高。2016年,引發業內外廣泛爭議的「即看即買」模式甫一上線,馬上成為時裝周話題中最火的概念。但由於這種模式涉及重整的產銷環節眾多,而把持著產業鏈話語權的品牌巨頭對此態度審慎,所以當年並未能在全行業內形成合力。儘管有Burberry、Rebecca Minkoff、Tory Burch等幾大知名時尚品牌零星試水,傳統時尚模式仍未能被撼動。

行業重置的契機

最合適的契機反而在疫情期間出現了。世界各地時裝周驟然停擺,慢下來的品牌正好有時間反思舊有模式的缺陷,甚至以一種空前團結的姿態,引發全行業對未來時尚日程如何變得更靈活、低成本、可持續的廣泛討論。

今年5月中旬,比利時設計師Dries Van Noten與40位時尚行業領袖和零售商聯名發表公開信。信中針對時裝業長期以來發布新品與季節不同步、零售商提前或促銷頻繁等問題,提出了行業整改的呼籲。資料顯示,當買家與商品之間越同步,消費者購物的頻率就越高。因此他們建議從2020年秋冬開始,零售商在每年8月至次年1月出售秋冬時裝;每年2月至7月販賣春夏服飾,而季末打折統一延緩至1月和7月進行。他們相信,品牌調整商品上架時間與實際季節對應,並延後打折期,可以留出足夠的時間鼓勵正價賣出商品,也能有效避免頻繁降價帶來的品牌價值貶損。同時,與季節同步銷售還能讓顧客更理智消費,避免囤購過量換季衣服,從而促進品牌合理生產,提高布料和倉儲空間使用率,令時尚產業鏈條的運作更加合理。

無獨有偶,就在幾天後,英國時裝協會(BFC)與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FDA)也聯名發表了一封題為「時尚界重置」的公開信,建議行業不妨放慢腳步,重新審視和改變當下不合理的商業模式和日程。信中建議,品牌每年應重點關注不超過兩個系列的時裝秀,有利於減輕設計師壓力的同時,也把他們需要用於創作和裁縫工藝的時間還給他們。此外,兩個協會還提倡回歸服裝設計的本質,創作應圍繞品牌自有特色進行,而非一味追求「潮流」。而當疫情得以控制后,時尚活動恢復正常,他們建議各類過渡季時尚走秀應回歸到展廳模式,其他主要的大型季節性時裝秀則建議選址巴黎、米蘭、紐約和倫敦這四個時尚之都舉行,以減少觀眾造成的碳足跡。

Saint Laurent創意總監Anthony Vaccarello及首席執行官Francesca Bellettini在接受WWD採訪時表示:「多年來,我們都知道這些事情終有一天要改變。就是現在了。我們已經完全沒有理由還在遵循70多年前的日程來開展現在的時裝秀,那時的一切跟現在完全不同。」他們強調,更慢的工作節奏還可以避免人們審美倦怠,讓時尚葆有更為持久的生命力。

有人走,有人留

今年早些時候,Saint Laurent、Giorgio Armani、Valentino已經陸續宣告退出9月的時裝周時尚日程。儘管今年Saint Laurent時裝秀可能還會舉行,但品牌表示將不會按照時裝周指定的日程來進行,而是按照品牌自己的節奏,以對消費者更緊密結合的模式進行。而就在上述倡議信發出的幾日後,Gucci也迅速加入改革派的陣營。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通過Instagram宣布,Gucci將擯棄傳統的季節發布方式,並將每年舉辦的走秀活動縮減至兩場。他在聲明中表示:「我將摒棄老套的季節性發布和走秀形式,尋找一種新的節奏,以契合我個人的表現力。我將不再遵循品牌過去的系列主題:早春、早秋、春夏、秋冬系列,這些標籤已經成為陳詞濫調,失去了意義。」6月初,潮牌Off-White也宣布退出9月的時裝周,將於明年1月正式啟動新模式、新形態的2021年春季系列,而且新品也會在2月于門店發售。與季節保持同步、與走秀密切結合的新一代時裝發布,「即看即買」模式2.0不禁令人心生期待。

改革時裝周與零售的日程一旦在行業里形成共識,再加上有奢侈品頭部品牌積極響應,事態的轉變往往會超乎想象。然而,並非所有品牌都認同和接受如此激進的改革。LVMH集團董事會成員、Berluti品牌首席執行官Antoine Arnault在接受法國電視台Quotidien採訪時表示,對於像巴黎、紐約、東京這些時裝周主辦城市而言,時裝周在某種程度上帶動了當地的餐館、酒店等業務,並帶來了可觀的收入。他說:「我們不能認為時裝周是過時的事物,說放棄就放棄,在這一點上還是需要深思熟慮。」

而米蘭時裝周主辦方、義大利國家時裝商會主席Carlo Capasa也堅持認為應延續傳統的時尚日程,「我完全不同意在開始真正銷售某個系列之前才舉辦時裝秀的觀點。時裝秀變成了一個商業計劃,而不是一種創造性的展示。」他說:「我們相信,留給媒體足夠的時間去拍攝和呈現新趨勢,並傳達給客戶,並留給消費者足夠的時間去消化這些創意,是很重要的。」他強調,時尚吸引人的地方不應該是市場營銷,而是「造夢」。

無論是將僵化的時裝周日程與品牌自主性之間的矛盾視作洪水猛獸,抑或是希望抱守傳統安然度過危機,誰將成為最終贏家目前仍不得而知。但既然我們已經為貪多貪快付出了太多的代價,這一次不妨讓覺醒后的時尚行業慢慢來,三思而行,才會得到真正的快。

(作者:梁信 編輯:董明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