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種族主義回潮,但美國缺少一個善於和解的總統

種族主義回潮,但美國缺少一個善於和解的總統

新浪科技 2020-06-04 00:00

原標題:種族主義回潮,但美國缺少一個善於和解的總統

  專欄

  從疫情暴發到抗議爆發,特朗普跟拜登的選情逆轉,絕非偶然。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美國自民權革命以來最為嚴重的種族騷亂。種族衝突事件雖然在美國屢屢發生,但過去半個世紀以來,還沒有爆發過這麼大規模的全美大騷亂。

  在抗議與騷亂蔓延全美之際,6月1日拜登與非裔領袖舉行會談。他表示,仇恨只是藏起來了,並沒有真正消失,掌權者說什麼做什麼,影響將非常大。拜登還承諾如果能當選總統,100天內將解決「制度性種族主義」問題,他計劃成立一個警察監督機構,但並沒有給出具體執行細節。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31日,特拉華州爆發抗議,拜登前往現場。隨後在推特上發布自己和一位黑人談話的照片,配文道:成為總統后,我將幫助引導這場對話。更重要的是,我會傾聽。

  白人警察殺死黑人,這樣的事今年上半年就發生了好幾起,但是很快就從媒體報道中消失了。這次弗洛伊德之死卻引爆了全美的震蕩,明尼阿波利斯市長說,四百年來的怨恨爆發了。

  事實上,自從非洲黑人被帶到美洲之後,種族問題就存在。種族問題,既是客觀的現實,膚色等體貌特徵存在著差異,更關係著社會建構和政治建構。膚色的區別被置換為社會地位的高下,一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民權運動,種族隔離才被廢除。從那個時候開始,黑人的受教育程度、就業水平、收入和社會地位,都有了較大幅度的提升,後來奧巴馬當選總統,也被認為是一次巨大的突破。

  但在奧巴馬執政時期,仍然出現了「黑人的命也是命」這樣的運動,原因是在奧巴馬當政期間,被控謀殺黑人的白人警察最終被判無罪。最近的研究表明,在美國,黑人男性一生中被警察殺死的幾率是千分之一,是白人男性的2.5倍。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表示,弗洛伊德在最後的那句話「我不能呼吸」應該成為喚醒美國的警鐘,他聲稱如果自己當選,將在100天內解決「制度性種族主義」問題。但問題是,拜登的表態有多少可信性,不得而知,也可能沒有機會來驗證,除非他當選總統。

  已故美國政治學家亨廷頓在《我們是誰》一書中提出了美國國家性危機的問題,身份政治衝擊著美國的國家特性。從社會生活的角度來說,美國的種族邊界越來越模糊,很多人承認自己的多種族身份,尤其是民權運動以來,對黑人採取了諸多的優惠措施,社會經濟地位得到了改善。

  然而,文化心理、身份認同等深層次的隔閡依然如故。例如,在2016年大選的時候,特朗普及其團隊就打出了「白人的命也是命」的口號,在移民問題上大做文章,在美墨邊境修牆,背後就是種族主義的回潮。

  半個世紀之後,種族主義重新成為美國政治中的議題,在美國需要和解的時候,恰恰缺少一個採取和解姿態的總統。

  拜登也說,總統應該是解決問題的,而不是問題本身,但是特朗普本身就是問題。這樣的批評不無道理——特朗普骨子裡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弗洛伊德之死引發騷亂之後,特朗普的態度是非常強硬的,要求州長和市長們採取強有力的措施,否則,他將派軍隊平息騷亂。特朗普將責任推到了極左翼團體,既是推卸責任,又利用現在的種族矛盾,穩定基本盤。

  新冠疫情已經導致美國死亡10萬人,4000萬人申請失業救濟,這次全美範圍內的大騷亂讓美國經濟雪上加霜。拜登以及奧巴馬出面表態,批評特朗普的錯誤政策,這也讓拜登選情看漲。

  據《華盛頓郵報》和ABC上周日公布的民意調查顯示,在登記選民中的支持率拜登為53%,特朗普為43%,領先特朗普10個百分點。自1930年以來,拜登是領先「現任」最多的總統候選人。這意味著,如果現在舉行投票的話,特朗普的勝算就大打折扣了。

  從疫情暴發到抗議爆發,特朗普跟拜登的選情逆轉,顯然絕非偶然,這背後離不開社會情緒與公眾心理的支撐。

  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曾說,道德蒼穹的弧線很長,但它終歸會彎向正義。從上世紀六十年代到現在,種族之間的斷裂線並沒有彌合,即便黑人總統奧巴馬執政兩屆。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將種族的斷裂線政治化了,這場騷亂將如何影響大選,尚難定論,但道德弧線與美國政治的斷裂線之間漸行漸遠,卻是不爭的事實。

  □孫興傑(吉林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副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