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楊元慶:中國的產業鏈優勢不是誰想搬就能搬走的

楊元慶:中國的產業鏈優勢不是誰想搬就能搬走的

全國人大代表、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全國人大代表、 聯想 集團董事長楊元慶

  「我們應該有充分的自信,這些(中國產業鏈、供應鏈方面的優勢)不是誰想搬走就能搬走的。」

  近日,全國人大代表、聯想集團董事長、CEO楊元慶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談及「六保」中有關「保產業鏈和供應鏈穩定」的話題時表示,中國作為世界製造強國、世界工廠,除了具有成本優勢以外,高素質勞動力大量供給也是一個優勢,並且由此帶來了產業鏈上下游聚集優勢。

  楊元慶說,現在有些國家可能可以分流中國產業鏈中的一部分,但絕對承擔不了全部的產業鏈。更多的產業鏈到一些比較小的國家,他們國內沒有那麼大的勞動力供給,而且勞動力的成本也會快速地暴漲。

  「這些都是我們產業鏈、供應鏈方面的優勢,我們要充分地把它發揮好。當然我們也不能固步自封、吃老本,我們還應該努力地提升我們製造的水平,藉助新基建的發展,帶動生產製造的自動化、數字化和智能化的發展。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在世界製造之林中立於不敗之地。」

  作為一家全球化布局的公司,聯想在全球有30多個製造廠。最近在Gartnar全球最領先的供應鏈25強里,聯想排名第15位,是中國僅有的兩家上榜公司之一。這也讓聯想在疫情期間業務受到衝擊較小,且恢復迅速。

  今年全國兩會,楊元慶圍繞建設新一代互聯網醫療健康平台、推動信息產品消費、大力發展「5G+工業互聯網」、推動新基建和智慧經濟建設、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等熱點領域,提交了六份建議。

  對於新冠疫情的衝擊,楊元慶表示,儘管對一季度的經濟造成了一定衝擊,但也看到,中國由於率先控制了疫情,經濟恢復也在路上,「我們對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充滿信心,對今年中國經濟的發展前景也依然很有信心。」

  在他看來,新冠疫情在某種程度上倒逼中國製造必須加快「產業躍遷」。「當全球化不確定性增強,我們必須加速智能製造轉型,推動核心技術創新,建立自主品牌,儘早邁向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增強中國製造的國際競爭力。」

   下為澎湃新聞記者與楊元慶對話實錄:

  澎湃新聞:最近製造業的「產業躍遷」成了熱詞,請你簡單介紹下 「產業躍遷」這個概念是什麼?如何才能實現產業躍遷?

  楊元慶:「躍遷」是一個物理學概念,當低能級軌道的電子吸收一定的能量后,就能「躍遷」到高能級軌道上,在新軌道上,一切都將重新排序。

  我們其實是借鑒了清華大學朱恆源教授最近的一篇文章,他指出產業變革的範式也是同樣的道理。傳統產業體系在創新技術的賦能之下,將躍升到更加先進的軌道上運行。在新軌道上,原先的領跑者未必依舊領先,搶先「躍遷」者有機會重新卡位,這就是「產業躍遷」。

  過去我們談產業升級的路徑主要是「漸次升級」和「彎道超車」等,但都有一些局限。比如漸次升級往往受制於原有不均衡的產業基礎水平,而集中力量發展高精尖技術實現彎道超車又只能顧及少數行業。因此,立足於中國製造的優勢,在第四次產業革命的機遇下,製造業整體「躍遷」是中國實現本輪產業升級的最佳路徑。

  作為一家高科技製造企業,我認為實現產業躍遷,智慧經濟就是賦能者。智慧經濟是指以端(智能終端)-邊(邊緣計算)-雲(雲計算)-網(高速網路)-智(智慧經濟、行業智能)為基礎的數據智能,賦能各行各業的智能化變革,重塑商業模式,促進創新增長,釋放效率紅利。

  推動「智慧經濟」的發展,首先要加快5G等新型基礎設施的建設,同時還要積極推動智能科技與各行各業的應用場景相結合,加快企業智能化轉型。

  新冠疫情在某種程度上倒逼中國製造必須加快「產業躍遷」。當全球化不確定性增強,我們必須加速智能製造轉型,推動核心技術創新,建立自主品牌,儘早邁向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增強中國製造的國際競爭力。

  澎湃新聞:你剛才也提到了智慧經濟的發展,應該加大5G等新型基礎設施的發展。目前中國也在大力進行5G建設,聯想在這方面有哪些創新實踐?

  楊元慶:在我看來,5G是推動智慧經濟發展的關鍵要素,是各行各業實現智能化轉型必不可少的催化劑。

  5G不僅將促成更高速、更廣的接入、更低時延的網路,觸發更多數量的智能終端尤其是智能物聯網終端接入網路,也將由此觸發全新的ICT基礎架構變革,或者可以稱之為新的智能基礎架構的形成。

  大家都知道,過去的架構是雲-管-端,所有智能終端的數據都通過一條網路管道通向雲端進行存儲、計算、分析,再傳回結果。這是過去,4G以前。進入5G時代后,這樣的架構就會力不從心。一方面,縱然網路帶寬5G比4G成倍增長,也難以經受數以百億計的IoT物聯終端接入所形成的強大負荷。另一方面,很多智能物聯的應用要求低時延的處理,像自動駕駛,如果計算單純依靠雲端,一旦網路出現擁堵,造成過長的時延,後果將是致命的。這樣的情形,必然會推動計算力下沉,讓大量的計算、分析和判斷可以在邊緣端實時進行,邊緣計算應運而生。

  與此同時,由於5G使用高頻,穿牆過洞的能力較弱,使得網路所需要的基站數量呈指數級增長。要進入到樓宇里、小區里、車間里,都需要更多的基站,如果採用傳統的電信專用基礎設施,造價將極其昂貴。因此,一種可以採用通用IT設備,包括存儲設備、計算設備、網路設備的技術——網路功能虛擬化,英文簡稱NFV應運而生。這個理念從連接智能物聯終端的最後一公里或者構建專網開始起步,將來可以再擴展到核心網,將成為5G網路建設中核心的技術。

  因此,在這樣的變化下,5G將催生全新的ICT網路計算架構,由「雲-管-端」向「端-邊-雲-網」的架構轉換,多了中間的「邊」。最終為更多的智能化行業應用去賦能,重塑商業模式,促進創新增長,釋放效率紅利,也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智慧經濟了。

  所以聯想未來的戰略就是圍繞這個端-邊-雲-網-智來展開的,我們把它概括為3S:也就是從Smart IoT智能物聯網、Smart Infrastructure智能基礎架構和Smart Vertical行業智能三個維度入手,大力推進智能化轉型,致力於做智能化變革的引領者和賦能者。

  目前為止,聯想在5G方面已經投資了很多年,在終端層面,我們在行業內率先發布了5G手機和PC;在專利層面,我們已經申請了5G標準核心專利(SEP)766件,僅去年一年,就新增256件。

  此外,我們還在2018年9月組建了雲網融合事業部,主要進行5G O-RAN(開放無線架構)、NFV(網路功能虛擬化)以及邊緣雲等領域的深耕。他們在近兩年也都取得了不錯的進展。

  聯想將抓住這次新型基礎架構建設的機遇,大力促進智慧經濟的發展,為產業躍遷賦能。

  澎湃新聞:今年受疫情影響,一季度經濟發展受到了較大衝擊。現在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你對疫后經濟恢復與發展有哪些思考和建議?

  楊元慶:儘管新冠疫情對一季度的經濟造成了一定衝擊,但我們也看到,中國由於率先控制了疫情,經濟恢復也在路上。我們對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充滿信心,對今年中國經濟的發展前景也依然很有信心。

  一方面,我們看到,疫情催生、加速了眾多新型的商業和消費模式。在線辦公、在線教育、在線醫療、遊戲、電商等新的消費形態已經成為了新的常態,形成新的消費熱點,為疫情后的經濟恢復與發展注入了新勢能。這些新常態的需求極大地帶動了電腦、平板、顯示器等生產力工具類產品的需求。我也希望政府加大對信息消費的扶持力度,尤其是對於邊緣地區、貧困地區的扶持力度,讓更多的孩子能夠享受遠程教育。

  再有,這些前端的信息消費其實需要後端基礎設施的支持,所以我們要更大力度投入基礎設施建設,這裏面包括5G建設可以很大改善用戶連接性,不管用戶在哪裡都可以順暢地連接到網路,而且是高速、高帶寬的連接;也包括數據中心的建設,將能夠有力地支持到雲計算,不管是公有雲還是私有雲,都需要大量數據中心的建設。數據中心建設也需要很多硬體產品,如伺服器、存儲設備、網路設備的支持,所以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大力投資的領域。

  另一方面,從疫情期間看,要保障供應鏈、產業鏈的穩定,產業的升級也是迫在眉睫。僅僅靠低成本的勞動力已經不足以保持我們的產業在世界上的領先位置和世界工廠的地位。我們要積極地發展高端製造,提升到智能製造。所以我們應該加強這些方面的投資力度,推進生產製造的數字化、自動化、智能化的發展,把「中國製造」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地位打造得更加牢實。

  在這些方面,聯想自身在做很多實踐。像加強智能生產、智能製造,包括對需求有更加智能化的預測。每天我們的生產工廠有成百條的產線,有上千個不同生產種類,如何排產是很有學問的事情。我們引入智能化排產系統,來幫助我們實現更加高效的生產。將來生產車間會引進更多的機械臂、機器人,也都會有大量投資。最近,我們在深圳決定投資3億多美元,建立一座最現代化、智能化的工廠。在這種投資下,不僅希望自己成為智能化的表率,也希望將來能有機會為更多的製造型企業提供支持,帶動他們的自動化、數字化和智能化發展。我們覺得在疫情之後應該更加重視信息消費、更加重視新基建、更加重視生產製造的升級和智能化改造。

  澎湃新聞:聯想在疫情中的供應鏈管理讓大家印象深刻。作為一家跨國公司,如何保障自身的供應鏈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聯想在武漢工廠宣布重啟,包括在疫情期間宣布深圳工廠的開建,顯示了獨到的競爭力。你對供應鏈安全管理是怎麼考慮的?今年的疫情,對聯想全年的業績有哪些影響?我看聯想四季度(截至今年3月31日)財報出來還是非常靚麗的。

  楊元慶:供應鏈一直是聯想的強項。最近在Gartnar全球最領先的供應鏈25強里,聯想排名第15位,是中國僅有的兩家上榜公司之一。我們在全球共有30多個製造廠,既有我們自己擁有的製造廠,也有ODM、OEM代工的製造廠。全球布局及自主生產和代工相結合的安排,給了我們更高的效率和更大的靈活性。疫情期間,我們的海外工廠里僅有印度工廠短期停工,墨西哥工廠一段時間內只允許部分員工到崗。目前,這兩家工廠也已經完全恢復生產。

  這次疫情對聯想的全球業務造成了一定的衝擊,主要體現在上個季度。但影響不大,我們恢復得非常快。這主要歸功於聯想業務的全球布局所帶來資源調度的靈活性和抗衝擊的韌性等等。

  疫情集中暴發前,我們有一些預見性,提前儲備好了大量的零部件以應對突發事態;疫情初期,一方面我們積極推動國內的工廠儘快復工復產,另一方面我們充分利用海外工廠,一直在保持運轉,滿足市場需求,尤其是海外市場的需求不中斷,從而減少對全球業務的影響。

  疫情在海外蔓延後,我們海外產能受到了一定影響,但中國工廠已經全面復工復產,像個人電腦工廠到3月上旬就100%恢復了產能,之後加足了馬力,產線不休息、員工三班倒,滿足了國內外因疫情引起的對電腦暴漲的需求。主要是遠程辦公、在線學習逐漸成為不可缺少的剛需。

  聯想全球的產能和業務能夠實現充分互補,聯想在應對危機、和維護客戶訂單交付方面可能比其他企業更具優勢。這也可以體現在我們在5月20號發布的第四季度財報和全年財報中。雖然我們的營業收入因為疫情略有下降,但我們依然創造了年度盈利的新高,這也是我們非常引以為傲的地方。營業額也接近了歷史的最高水平。上季度業績也能反映我們以服務為導向的智能化轉型戰略初見成效,比如我們智能物聯網終端業務實現4倍增長,智能基礎架構也獲得雙位數增長,行業智能兩倍增長,服務業務也在30%、40%以上地增長。這些都為聯想的轉型和持續發展提供了很強的動力。

  澎湃新聞: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在 「六穩」的基礎上又強調了「六保」,你怎麼看?

  楊元慶: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特別務實,在「六穩」的基礎上又提出了「六保」,也讓我們感到了作為企業家身上的責任和擔子。作為企業,聯想跟「六保」中的保居民就業、保市場主體,還有保產業鏈和供應鏈這幾條密切相關,我們將積極發揮龍頭企業的引領作用,為決戰脫貧攻堅、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重要支撐。

  首先是保居民就業。復工復產是拉動就業的根本要素。從2月初,聯想就一直在積極推進復工復產。經歷了70天,包括武漢基地在內的聯想工廠產能目前已全部100%恢復,招聘新員工過萬人,其中,通過 「共享員工」計劃招聘的短期失業人群近1500名。在快速復工達產的背後,是聯想在特殊時期採取的高效招聘,以及在特殊疫情期間下履行企業社會責任以及擔當。

  在當前和今後的一個時期內,聯想會更大力度地實施就業優先政策,多項措施並舉,更好地發揮企業穩就業的主體作用,積極承擔企業社會責任。

  其次是保市場主體。這點我們深有體會,光我們復工復產是不行的,光我們有員工也是不行的。要完成生產和供應,還得有物料。聯想作為一個龍頭企業,在推動自身復工復產的同時,還採取了一系列舉措幫助上遊客戶復工復產。因為他們不復工復產的話,我們很多物料就會短缺。哪怕少了一個螺絲釘或包裝箱這樣的微小部件,我們都不能完全生產。所以我們把賦能中小企業、帶動他們復工復產也看得非常重要,通過幫助提供金融支持,甚至派遣員工來幫助他們復工。在帶動他們復工的同時,也解決了聯想供應的問題。更多中小企業的復工復產不但解決了就業,對於保障市場主體也將起到非常大的幫助作用。

  再有就是保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穩定。在這方面,我們也是有非常深的體會。中國作為世界製造強國、世界工廠,除了具有成本的優勢以外,高素質勞動力大量供給也是一個優勢,並且由此帶來了產業鏈上下游聚集優勢。現在有些國家可能可以分流中國產業鏈中的一部分,但絕對承擔不了全部的產業鏈。更多的產業鏈到一些比較小的國家,他們國內沒有那麼大的勞動力供給,而且勞動力的成本也會快速地暴漲。這些都是我們產業鏈、供應鏈方面的優勢,我們要充分地把它發揮好。而且我們也應該有充分的自信,這些不是誰想搬走就能搬走的。當然我們也不能固步自封、吃老本,我們還應該努力地提升我們製造的水平,藉助新基建的發展,帶動生產製造的自動化、數字化和智能化的發展。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在世界製造之林中立於不敗之地。

  澎湃新聞:今年是脫貧攻堅收官之年,你對此有哪些思考和建議?

  楊元慶:我這次提的六個建議里就有脫貧、扶貧方面的建議,重點關注教育。教育是最根本的精準扶貧,在阻斷貧困代際傳遞中,有著基礎性和持久性的作用。這次疫情期間,響應「停課不停學」的號召,許多課堂由線下轉到線上。網課的大量需求讓我們再次意識到,在科技高速發展的今天,教育的公平性仍需要大力地改善和加強。很多城市家庭上起網課完全不是問題、具備條件,不僅有設備,而且可以輕鬆獲得教育資源。但是在貧困地區,在偏遠的山區和農村,有的家庭根本就沒有寬頻,沒有電腦,並且很多教育資源要收費。這些都無疑加大了貧困地區的孩子實現遠程教育的門檻。

  聯想作為一家全球領先的技術企業,認識到除了承擔傳統的企業社會責任外,還需要承擔用先進技術提供社會公共品的新型企業社會責任。針對疫情期間,我們就更應該進行教育扶貧、承擔「科技扶智」的責任。我認為,著眼教育事業長遠發展,必須繼續加強教育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強化教育信息化的大規模供給能力,提升教育信息化智能水平,以此進一步實現優質教育資源共享,助力教育更高質量的發展,讓孩子今後不管在哪裡,都能有設備上網、都能有網路連接到網課、都有充分的網課資源供孩子們選擇。這就是我這次提案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