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政策開綠燈 銀保監會支持險資拓寬服務範圍

政策開綠燈 銀保監會支持險資拓寬服務範圍

新浪科技 2020-05-28 08:05

原標題:政策開綠燈 銀保監會支持險資拓寬服務範圍

  16.6萬億元是保險業「澆灌」實體經濟的最新成績單。為發揮保險資金來源穩定、成本較低、期限較長等優勢,讓實體經濟獲得更多源頭活水,5月27日,銀保監會相關部門負責人透露,下一步,將對符合國家導向的投資項目,從投資範圍、投資比例等給予政策支持。同時,還將建立保險資管產品註冊服務綠色通道、改革投資管理能力備案機制、拓寬服務實體企業範圍等。在業內人士看來,助力實體經濟利國利民,但險資在具體投向和標的選擇方面仍需謹慎對待,防範信用風險並盡量避免「踩雷」情況的發生。

  險資「輸血造血」16.6萬億

  作為我國資本市場的長線資金,一直以來,險資都在發力深入對接實體經濟。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的背景下,險資更展現出其「及時雨」的特點。

  5月27日,北京商報記者從銀保監會獲悉,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保險行業通過投資債券、股票、債權、股權等方式累計為實體經濟融資了16.6萬億元。該筆資金不僅成功「輸血」實體經濟,更重要的是通過資金的盤活效應,為實體經濟「造血」功能提供了基礎條件。

  近幾年來,在「一帶一路」倡議、參与長江經濟帶和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支持棚戶區改造以及綠色金融投資等中,都有保險資金的身影。例如1月16日,京滬高鐵掛牌上市。而其上市背後,以平安資管、太保資產為代表的保險資金聯合體占股9.98%。這是險資首次以股權投資計劃方式投資具有國家重大戰略價值的基礎設施項目。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與其他資金相比,險資的特點就是期限較長,在當前中國的金融市場中,長錢相對較少,而保險資金,特別是佔據主體的壽險資金就屬於長錢,可以配置長期的資產,也能使其穿越一些經濟周期性的變化。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也指出,以壽險業務為主的保險公司往往具備大量的資金儲備,而且壽險業務因其投資周期較長,也可以進行相對長期的資產配置。另外,保險行業以「保障」為首要工作,投資方面相對偏保守,並注重穩定收益,對於需要融資的企業而言,融資的成本也相對較低。

  引導對企業長期融資支持

  在助力實體經濟發展的路上,監管部門一直未停歇。對於下一步的工作,銀保監會指出,將加強政策引導,支持保險資金髮揮期限長和來源穩定等優勢,服務經濟高質量發展。

  銀保監會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首先是強化對企業復工復產的長期融資支持。發揮保險資金長期投資優勢,鼓勵保險機構通過股權、債權、股債結合等方式,為重大工程項目和企業提供長期融資支持。建立保險資管產品註冊服務綠色通道,對投資于受疫情影響較大地區的產品,提高註冊發行效率,支持企業復工復產。

  值得一提的是,5月27日,銀保監會還就險資可投資的銀行資本補充債券的發行人條件進行放寬。包括取消發行人「總資產不低於1萬億元,凈資產不低於500億元」的要求。同時,將發行人「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低於8%,一級資本充足率不低於9%,資本充足率不低於11%」的要求調整為「資本充足率符合監管規定」。另外,還取消了發行人外部信用等級AAA級的要求。

  在國壽資產總裁王軍輝看來,此舉一方面有利於助力銀行補充資本、支持服務實體經濟;另一方面,還將豐富保險公司自身投資資產風險譜系、優化資產久期結構、提升投資能力和風險管理能力。

  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同時,銀保監會還將推進保險資金運用市場化改革。加強政策引導,對符合國家導向的投資項目,從投資範圍、投資比例等給予政策支持。改革投資管理能力備案機制,強化資金運用信息披露,賦予機構更多投資選擇權。取消保險資管產品發行許可,推進資產支持計劃註冊制改革,增加產品供給,提升資金運用效率。

  滬上某險企投資總監坦言,「改革投資管理能力備案機制,強化資金運用信息披露,賦予機構更多投資選擇權」,為監管近年來首次提出,通過強化信披的方式,未來有望實現大幅度放寬對投資能力的限制,從而使更多的險資可以直接從事債權和股權類投資,甚至是從事部分衍生品交易。不僅提高了效率,又可以免除監管機構的審批責任,各得其所。

  謹慎平衡風險收益

  在業內人士看來,助力實體經濟是利國利民的好事,但險資在具體投向和標的選擇方面仍需謹慎對待,盡量避免「踩雷」情況的發生,導致利潤受損,甚至高風險事件的發生。

  朱俊生表示,對於險資而言,既要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又要保證自身資金的安全性和收益性。其中,在收益性方面,險資也是有成本的,特別是由於競爭比較激烈,保險產品的負債端成本相對較高。因此,也需要一定投資收益的保證,才能彌補負債端的成本,做到資產和負債的匹配。

  「但在當前整體經濟下行、違約率提高之時,險資的部分投資也面臨著比較大的信用風險。而險資通過債權的方式直接投資實體經濟也會受到一定影響。保險公司更要加強風險管理,特別是當下階段信用風險的管理。」朱俊生如是說道。

  陳嘉寧也指出,雖然在具備規模大、時間長以及企業融資成本低等多項優勢的基礎上,險資投資的可選範圍往往較大,但對於資金安全性更加註重的保險公司而言,自身也應做好風險和收益的平衡,畢竟在收益率越高的背後,潛在的風險也越大。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在車險業務增長乏力的同時,信用保證保險正成為冉冉升起的「新星」,部分保險公司通過把債務人的保證責任轉移到自身,既保障了出借人資金的安全,也助力部分小微企業能更快更好發展。然而,當債務人不能履行其義務時,賠償責任就由保險公司承擔,在全球疫情蔓延、信用風險更加突出的當下,保險公司「踩雷」的幾率隨之加大,不僅有中小型險企「折戟」受罰,更有上市險企自曝承保虧損加劇,單項業務年度虧損近29億元。

  為了防範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中國社科院保險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指出,保險公司在經營保證保險業務時,應關注各行業和單個個體的信用風險,也包括相關性和集中度風險。同時,需要提升自身對所承保標的信用風險的判斷能力,要穿透到底層;謹慎選擇合作方,了解產業鏈;關注經濟金融周期因素,適當保守。另外,服務小微企業和低收入群體時也要關注風險,與其他優質機構合作。

(責編:李棟、值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