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通勤,一種發生在無聊和走神期間的時間旅行

通勤,一種發生在無聊和走神期間的時間旅行

新浪科技 2020-05-24 12:20

原標題:通勤,一種發生在無聊和走神期間的時間旅行

譯言 譯言

你每天花在上班通勤的時間有多少?你是否對此感到深惡痛絕?通勤就是在「浪費生命」嗎?心理學家說,或許你沒發現通勤時間的價值和意義。

和許多紐約人一樣,梅格·勞妮每天上下班時都感覺到很大壓力,通常情況下,她從皇後區的家到位於華爾街的辦公室需要花費一個多小時,而且這個路程要經歷三種交通方式:乘坐公共汽車把她的寶貝女兒送到日托所,然後通過擁擠的地鐵車廂進入曼哈頓的金融區,最後步行15分鐘到辦公室。

「這一點都不好玩,」她說,「真是糟透了。」

01f3-itzixrs7622337.jpg

但隨著Covid-19疫情爆發,在家辦公幾周后,勞妮突然發現自己很想念通勤時間。「這麼說很可悲,但這是真的。」 「在家工作帶來了更大的壓力,我需要一直保持運轉狀態。每天工作持續到晚餐時間,然後在晚飯後接著工作,晚上將孩子哄到床上睡覺之後還要繼續工作。生活和工作之間沒有隔離,而之前通勤的時間提供了這種精神上的隔離。」

從表面上看勞妮的觀點似乎很令人驚訝。大量研究和調查發現,通勤是人們最不喜歡的活動,福特汽車公司的一項研究顯示,上班途中的壓力比實際工作時,或者是在看牙醫時的壓力更大。然而當經歷了長時間的在家辦公后,你或許會意識到,通勤帶來的「隔斷時間」可能也起著重要的作用?

01

作為工作、生活之間的過渡和緩衝

哈佛商學院教授喬恩•賈奇莫維奇與他人合作進行了一項研究,主要調查了通勤作為家庭和工作之間心理界限的作用。研究顯示,日常通勤為人們提供了一個「展望工作」的機會,即通勤給了人們時間和空間來思考即將到來的工作角色。「通過這個過程,員工將注意力從當前的經歷(不管是與通勤有關的想法,還有關於其他社會角色的想法)轉移到上班時將會經歷的事情上。」

換句話說,通勤就像一個過渡緩衝。從一個角色轉換到另一個角色並沒有那麼容易,如果當你開始工作的同時仍然承擔家庭職責,就會在家庭身份和工作身份之間產生衝突。當這種情況發生時,維持某一種角色需要耗費大量精神資源(如時間、精力和情緒等),意味著另一個角色投入精力的減少。

cc89-itzixrs7622336.jpg

賈奇莫維奇和他的同事一共進行了三次實地調研,主要問題涉及通勤的距離、工作滿意度以及他們在上班途中是否會思考工作相關的內容。研究發現,那些在一定程度上進行了工作「展望」的員工有更高的工作滿意度,並且工作產出有所提升。

02

作為思考問題的時間

在通勤途中進行的思考可能比我們平時工作時還要深刻,即便我們踏上擁擠的公交車或者火車時狀態是匆匆忙忙的,通勤時間也可能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挖掘更深層次創造力的機會。

根據全球範圍內的調查,上班族的平均通勤時間為38分鐘,這些時間可以用來閱讀、收聽播客和有聲讀物、玩玩手機上的小遊戲。根據《無聊與智慧:如何釋放你的創造力》一書作者佐莫·羅迪的觀點,我們不應該感到無聊才對。

6745-itzixrs7622539.jpg

而神經學家的研究成果表明,「無聊」的狀態可以激活大腦中與思維遊盪有關的一個網路,這個網路有助於產生原創的想法,以及解決問題的思路。通勤讓你有時間思考「哦,我真希望我沒有在會議上說那句話。明天還有一個會議,也許我會這麼說。」你可以去思考要做的事情,並且想辦法讓它變得更好。

此外,在工作結束后的通勤時間進行思考的效果更好,當你想出一個處理剩菜的好方法,或者是想好了如何讓挑剔的孩子願意吃蔬菜時,大腦就會開始計劃晚上的活動。佐莫·羅迪說:「這是一種發生在無聊和走神期間的時間旅行。」

03

維持生活的彈性

開車上下班的人也發現了通勤時間多麼珍貴。加利福尼亞的臨床心理學家詹妮弗·維特每天需要從卡拉巴斯的湖邊社區開車到在西洛杉磯的辦公室,單程75分鐘的路程往往會給她帶來一些壓力,特別是遇上405號州際公路上交通擁堵的時候。直到疫情中斷了她的這種生活。

然而現在維特異常懷念早晨的通勤時光,她可以在汽車裡吃早餐、聽有聲讀物或聽音樂,車內的藍牙技術也讓她能及時處理電話和簡訊,就像一個庇護所,幫助她更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時間。但通勤暫停后,維特感覺自己「正在失去對時間的控制權」。

1a2a-itzixrs7622533.jpg

不過,維特已經為新的工作狀態提出了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在家辦公時她試圖讓自己保持以往的時間表,讓自己的作息保持在正軌上。她說,一些細微的日常習慣是非常有幫助的,包括設定一天的工作計劃,然後按時結束,並給自己一些小獎勵。這是心理學「應用行為分析療法」中的一種自我評估的方法。

對於紐約人拉夫尼來說,日常通勤的暫停也讓她失去了一些她之前沒有意識到的東西。十多年來,她每天不得不在上下班高峰時間穿梭于紐約的人群中,這讓她感到很有彈性。「你在這個城市生活里15年,每天在公共交通上看著奇奇怪怪的事情發生。但突然之間,每天起床,奮力穿過擁擠的人群,處理各種突發情況……這些戲劇性的感覺就這樣消失了。」

保持彈性是人們面對逆境時激發的一種積極的適應能力,並且對應著各種不同的技能。而困在家裡的時候很難實現這種能力。突然間失去彈性會讓你感到不適——它是你日常生活組成部分,你的技能之一,但突然之間消失了。

在沒有通勤的情況下,一些人,比如維特,正在想辦法通過任務的規劃來重新創造生活與工作之間的「隔斷時間」,而另外一些人則使用肢體語言來製造儀式感,比如賈奇莫維奇發現在開始一天的工作時穿上工作服,並且在結束工作時脫掉,是很有幫助的。

佐莫·羅迪說:「我認為我們正在尋找一些儀式感,以取代通勤時間帶給我們的價值。」而在紐約,目前最重要的儀式大概就是每個晚上為正在堅守崗位的人鼓掌。當人們打開自家的窗戶或者走上陽台鼓掌時,既是一種宣洩,也意味著夜晚開始的時刻。

92d7-itzixrs7622642.jpg

原文標題:Why you might be missing your commute

原文地址: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200519-why-you-might-be-missing-your-commute

原文作者:Damian Fowler

譯者:mecho

來源:譯言網(yee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