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探訪濟南頭盔市場:百元內難覓,六七十元的普遍「不堪一擊」

探訪濟南頭盔市場:百元內難覓,六七十元的普遍「不堪一擊」

新浪科技 2020-05-24 10:01

原標題:探訪濟南頭盔市場:百元內難覓,六七十元的普遍「不堪一擊」

彷彿一夜之間,頭盔變成了「搶手貨」。

5月20日,公安部新規明確不戴頭盔騎乘電動車暫不處罰。頭盔市場開始降溫,不過價格雖有所回落,仍沒有恢復到五一前水平。

日前,記者走訪濟南各頭盔專賣店發現,目前電動車頭盔依舊存在缺貨現象,批發商斷貨已經快一周,庫存只剩下價格偏高的摩托車頭盔。市面上售價六七十元的頭盔大多質量堪憂,通過硬物撞擊實驗時「一砸就碎」。

6adc-itzixrs7154299.jpg

【現狀探訪】

百元以下頭盔搶光

有小區出現「偷盔賊」

5月以來,隨著公安部部署展開「一盔一帶」專項行動,江蘇和浙江等地率先行動嚴查電動車駕駛人佩戴頭盔,全國出現了搶購頭盔熱,瞬間帶動頭盔價格「起飛」。隨後,5月20日公安部發布最新公告,即6月1日起處罰不戴安全頭盔違法行為僅限於摩托車,對電動車則進行宣傳和引導,頭盔暴漲的勢頭得到遏制。22日上午,記者在天橋區濟洛中恆商城附近看到,交警正在嚴查電動車逆行行為,對當事人處以20元罰款,未佩戴頭盔則暫未列入執法處罰的範圍。不過,記者走訪濟南頭盔市場發現,受前期搶購熱潮影響,線下店面依然「一盔難求」,個別買不到頭盔的人,甚至動起了「偷盔」的歪心思。

在天橋區交通廳街附近有一家電摩配市場,裏面七八家店鋪都在售賣頭盔。「電動車盔早沒貨了,只剩下摩托車盔了。」記者剛走進一家零售店內,還沒等開口問,店老闆就率先「搶答」。該老闆表示,由於這幾天來買頭盔的市民太多,店裡的存貨早已賣光了。「價格確實漲了挺多,原來二三十塊的都漲到七八十塊,主要是進價一天一漲,而且現在根本進不到貨。」老闆指著貨架上一組色彩較為鮮艷醒目的頭盔說道,現在剩下的只有高價位全盔,主要面向的是摩托車騎手,價格兩三百至幾千元不等,因為頭盔偏沉,夏天戴上較為不透風,且價格偏貴,電動車主都不願意買。記者又走訪了多家店鋪,得到的反饋基本一致:一百元以下的電動車頭盔難覓蹤跡,早在一兩天前就被顧客搶購一空。
e226-itzixrs7154298.jpg
在一家頭盔店內,一位男顧客向記者講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早上下樓一看,摩托車頭盔讓人給偷了!」這位顧客表示,自己住在樂山小區,頭盔已經用了兩年多,有多處磨損,看起來已經很舊,以前天天掛在車把上,從沒在意過,沒想現在卻被人「惦記」上了。「不只是你倒霉,前兩天也有顧客被偷了,還不都是頭盔漲價鬧得!」店老闆表示。

【記者調查】

批發商斷貨快一周

廠家目前停止接單

在一家以批發為主的某品牌頭盔店內,老闆盧先生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早沒貨啦,現在從廠家也進不到貨,我都想關門歇兩天了。」盧先生笑著對電話那頭的零售商說。
8b3c-itzixrs7154365.jpg

盧先生經營頭盔批發生意有二十年了,他表示自己是第一次遇到頭盔還能賣斷貨的情況。「夏天其實是頭盔的淡季,往年十天半個月賣不出一批貨。」現在,倉庫兩天就被各地零售商給清空了,頭盔斷貨已經快要一周了。「浙江、廣州那邊的廠家一直都說沒貨,下一批貨到的話恐怕得等到6月份了。」

盧先生表示,這次頭盔價格暴漲和缺貨,原材料上漲是主要原因之一。盧先生說,前段時間受政策影響,頭盔需求量激增,廠家都在加快頭盔生產,導致製造頭盔的原料ABS和配件供不應求,原材料價格跟著大漲,頭盔工廠產能出現不足。「五一之前,護目鏡批發價1元一個,現在漲到8元一個,護目鏡卡扣原來3毛錢一對兒,現在漲到3元錢。」

盧先生還認為,頭盔價格上漲與囤貨炒價者入場有關。「這些炒客消息靈通得很,提前跟浙江、廣東那邊廠家聯繫大量囤貨,會比我們價格高一點點,導致我們這些長期合作的批發商沒貨可拿,然後他們再以炒高几倍的價格賣給零售商。」

記者以批發商身份與浙江樂清市幾個頭盔廠家取得聯繫。作為全國最大的頭盔生產基地,樂清市的頭盔產量佔全國同類產品的40%以上。幾個廠家均表示,目前所有新訂單都接不了,訂金也不能收,因為沒時間生產,「之前一年才生產三四十萬個,現在有的客戶一個訂單就要一二十萬個,根本忙不過來。」

【親測實驗】

記者親測「三無」頭盔質量

售價65元一砸就碎

記者走訪多家頭盔零售店,終於在一家店內以65元價格淘到一個低價頭盔。「你別嫌貴,這是市面上最便宜的了,就剩這最後一個了,前兩天我還賣85元呢。」店老闆表示。記者查看頭盔發現材質輕薄,做工粗糙,邊緣割手,沒有任何認證標識,佩戴后明顯感覺鬆動、不穩定。

3234-itzixrs7154366.jpg
這種「三無」頭盔質量如何?22日下午,記者拿這個頭盔進行了碰撞實驗。記者手舉一個重3.5公斤的啞鈴,從1米處落下撞擊地面上的頭盔,盔頂立刻被砸出一個大洞,再用手輕輕一碰,周圍碎片就脫落下來。記者隨後將頭盔往地下一摔,頭盔整體碎裂開來,護目鏡也摔成兩瓣。頭盔如此「不堪一擊」,若是市民騎乘電動車時佩戴這種頭盔,遇到硬物撞擊后恐難起到保護作用。
30ce-itzixrs7154458.jpg
記者將該頭盔拿給盧先生鑒別。盧先生觀察后表示,目前市面上的頭盔很多都是這種沒有「CCC」(中國強制認證)的產品,有3C認證的頭盔往年出廠價大多在40元,零售價七八十元,現在價格漲到一兩百了。「這種三無頭盔往年批發價才十幾塊錢,安全性能差,一摔就碎,正規的專賣店都不進這種貨了。」

【行業展望】

頭盔市場開始降溫

生產標準亟需制定

隨著公安部出台新規定,各地各部門開始對頭盔市場進行整治,嚴厲打擊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等違法行為。記者連日走訪發現,當前頭盔市場開始降溫,搶購頭盔市民明顯減少,不過價格雖有所回落,仍沒有恢復到五一前正常水平。在淘寶、京東等電商平台上,爆款銷量的頭盔價格區間基本在68元至198元。根據消費評價反饋來看,這些頭盔的差評數量不少,價格雖然較前幾天便宜了幾十元,但仍比一個月前上漲兩三倍。

「政策才剛剛鬆綁,價格回歸正常還需要時間。正常的市場氛圍也是我們期望看到的,暴漲帶來高價原材料和設備的囤積,反而不利於後期發展。」樂清一家頭盔廠家老闆表示,電動車佩戴頭盔是大勢所趨,現在很多企業開始瞄準頭盔市場這塊大蛋糕,這個行業很快將遭遇」優勝劣汰」。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5月23日,全國企業名稱或經營範圍的頭盔存續企業有4109家,2020年新增「頭盔」相關企業超過300家,其中很多企業註冊時間都是在5月。從長遠來看,頭盔的需求仍然是剛需。
9a7e-itzixrs7154460.jpg
據統計,全國電動車保有量約3.5億,按頭盔漲價前每個30元至40元的價格計算,這也是一個百億元的新增市場。

頭盔需求量的增長,伴隨而來的是購買者對於安全的顧慮。記者諮詢電商平台多個出售爆款頭盔的商家,客服人員均回復稱電動車頭盔都沒有3C認證。「我們賣的是電動車頭盔,暫時還沒有相關文件規定電動車頭盔需要3C認證。」一名客服人員告訴記者。

目前,我國只有《摩托車乘員頭盔》國家標準GB811-2010,要求摩托車頭盔產品必須獲得CCC認證。對於電動自行車頭盔,目前尚無國家層面的統一標準。去年,樂清市的地方行業協會制定「電動自行車乘員頭盔團體標準」,但未被納入國標。「電動車頭盔即使不需要達到3C認證,也得儘快出台一個其他標準,從而淘汰市面上不少的劣質頭盔生產廠家。」頭盔批發商盧先生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