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北京新浪體育 18歲詹姆斯拒絕1千萬美元支票+1.15億美元合同

18歲詹姆斯拒絕1千萬美元支票+1.15億美元合同

北京新浪體育 2020-05-24 07:30

  俗話說「對待金錢的態度,決定了你的人生方式」。

  對於NBA球員而言,對待金錢的態度更展現了他們的格局。比如前經紀人透露,他曾為Jordan談下一份總價一億美元的合約,Jordan僅需亮相2小時,卻遭到Jordan拒絕。

  再比如本文的主角James。據知名記者Brian Windhorst透露,年僅18歲的James曾拒絕了Reebok提供的一份1.15億美元球鞋代言合約,而選擇簽約NIKE。

  和Jordan的故事不同的是,當時James尚未進入NBA,「錢途」似錦卻仍在預想中,況且他的家庭也並不富裕。儘管如此他仍敢拒絕億元合約,註定他日後非池中物。

  畢竟,栽在金錢上的年輕才俊比比皆是。比如2018年狀元Ayton曾被曝在大學每月受賄1萬美元;比如2020年狀元熱門懷斯曼,僅因為曼菲斯大學總教練「便士」哈達威早年資助給他一家1.15萬美元,就被NCAA禁賽12場,並因此退出NCAA。

  James的童年生活可以說是窘迫的。幼時,他和母親一起借住在外婆家,還曾因交不起房租而被迫搬家。在James記憶中,僅5到8歲之間,他就搬了大概12次家。直到1995年,James一家才穩定下來。

  但是所謂的「穩定」也不過是不再遷徙流浪而已,彼時James一家所住的仍是政府的安置房,每月租金17美元。儘管從流出的老照片看,當時James家有電視,有聖誕樹,還給他裝了一個高高的籃架,貌似和我們印象中的「貧民窟」並不一樣,但也絕對和富裕沾不上邊。這樣家庭走出的孩子會拒絕上億美元合約?簡直是天方夜譚。

  時任Reebok CEO的Paul Fireman也是這麼認為的,他的簽約理念也因此而簡單粗暴。在Fireman看來,James是「來自貧民窟的孩子」,可以用錢砸。

  為此,他將James、其母Gloria和好友Maverick Carter叫到辦公室,直接將一張一千萬美元的支票拍在James面前,並稱他對James只有一個條件:不能和NIKE、Adidas接觸。

  要說一個18歲的年輕人對1000萬美元不動心,那是瞎說,James內心也是咯噔一下。他後來回憶說:「我來自阿克隆的貧民區,一個月房租17美元。我本可拿著這張支票回家,然後若無其事地在第二天繼續上學,但第二天早上我就直接回家了。」

  當時在場的Fireman高管Todd Krinsky回憶,當時看到這張支票,Gloria的雙眼放光,Carter甚至解開襯衫扣子想要透透氣,但James卻不動聲色。他當時就暗想:這個男孩已經成長為男人了。

  其實,早在James高中尚未畢業時,NIKE、adidas和Reebok三大運動品牌就已打響了James爭奪戰。

  起初,Adidas負責人Sonny Vaccaro曾暗示,會以10年一億美元簽約James。而這份報價,是他和Adidas美國分公司副總David Bond花費一年時間研究所得出的。

  但後來Adidas CEO Herbert Hainer臨時變卦,只願提供6000萬美元保障合約加獎勵條款,被James斷然拒絕。

  Vaccaro極端懊惱,在向James和其母親道歉後,憤然離開adidas。19年前Adidas錯失Jordan的一幕再次上演。

  相比之下,Reebok則大方了許多。在「砸錢」策略指引下,他們起初給James報價10年1億美元,外加1000萬獎金,後來乾脆報價10年1.15億。據悉,Reebok的報價一度讓NIKE方面一片哀鴻遍野。

  但James另有盤算。原來,他自小崇拜Jordan,並深知NIKE在營銷和球鞋質量上的優勢巨大。

  因此,James通過經紀人Aaron Goodwin告知NIKE,只要NIKE願提高報價,並在幾點和James達成一致,James就將投奔NIKE門下。

  另有一種說法是,NIKE也是大打「誠意牌」。他們先是在James家附近買房子,和James做鄰居,了解James的生活習慣。隨後,NIKE又從James好友Carter入手,讓沒有文憑的Carter來NIKE實習,此舉打動了James。

  Carter日後成為James的得力商業夥伴,早年間實習NIKE的經歷無疑是有幫助的,而NIKE對James而言也成了「朝中有人好辦事」。

  最後,NIKE又拿出殺手鐧,讓Jordan將手機號交給James,後者徹底淪陷。

  不管怎樣,本已絕望的NIKE接到古德溫的電話,自然不會放走煮熟的鴨子。沒多久,一份嶄新的合約擺在James面前:7年7700萬,外加1000萬美元獎金,總計8700萬美元。

  平均下來,James每年可從NIKE代言合約中收入約1243萬美元,超出Reebok報價的年薪(1150萬),總額甚至比當時NIKE和Kobe簽下的合約還多了一倍多。

  用James的話來說:「如果Reebok能給我1000萬美元,誰能保證明天NIKE和Adidas就不能給我2000萬或3000萬呢?掙快錢並非是最重要的,我要把眼光放長遠。」

  一個18歲的年輕人能有如此見地,已可讓人窺見James未來商業帝國的雛形。2015年12月,James又和NIKE簽下10億美元的終身代言合約。

  歷史再次證明了NIKE的遠見卓識,Reebok在失去James後股價下跌,更在2005年被adidas收購,NIKE則如日中天。

  歌中曾唱到「第一口蛋糕的滋味,第一件玩具帶來的安慰」,這都是人生最初的歡喜。但James之所以能吃到蛋糕頂上的櫻桃,正因為面對「第一口蛋糕」的誘惑,他勇敢地說了不。

  More than an athlete!LeBron James打最開始就沒想過僅僅只當一個運動員。

  (魑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