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特別國債是否足夠?整體看符合預期

特別國債是否足夠?整體看符合預期

  原標題:特別國債是否足夠?整體看符合預期

  5月22日,政府工作報告出爐。新京報舉辦全國「兩會經濟策」系列沙龍之問策中國經濟,嘉賓包括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全國政協委員、原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委員們對政府工作報告涉及的經濟增速、財政貨幣政策等重要議題進行解讀。

  劉世錦表示,「穩增長是為了穩就業,把就業指標直接推到第一位,如果就業問題解決得比較好,其實增速也就是比較合適的水平。」周延禮表示,特別國債直接發放到市縣,鏈條比較長,要確保資金都能安全平穩地用到刀刃上。

  熱點1

  為何不提GDP目標?

  保就業放在首位,經濟增速內在其中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沒有設定經濟增速具體目標。劉世錦表示,因為今年情況特殊,下半年不確定性很大,所以難以確定增速目標。但確定了就業目標,貫徹就業優先的精神,這在今後對宏觀政策也是有益的。「穩增長是為了穩就業,把就業指標直接推到第一位,如果就業問題解決得比較好,其實增速也就是比較合適的水平。」

  劉世錦還提出,不設定經濟增速的具體目標也是一個積極的探索,以後在國家層面可以只確定就業指標,再提一系列經濟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的要求,比如對物價、居民收入和風險防控等指標提出要求,不一定要再提具體經濟增速。

  劉尚希表示,通過就業、赤字率水平可以反推出增速。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赤字率按3.6%以上安排,可推出GDP名義增長率可能在5.4%左右,實際增長率可能在2%-3%。並且,實現正增長才能完成新增900萬就業人口的任務。

  劉尚希還提出,要改變經濟工作的思路,以前一直把經濟增長放在首位,今年把就業放在首位,實際上如果就業率的目標能夠實現,經濟增長的目標也就內在其中了。在目前新的經濟環境下,就業升級可能成為經濟增長的內在動力。「以前是人找工作,現在是人可以創造工作。」劉尚希表示,在數字化、平台化的條件下,創新、創業可以帶動就業。因此,把就業放在首位,為各種形態的就業、尤其是互聯網下的靈活就業營造好的環境和條件,使大家有更多的機會為自己創造工作崗位,本身就可以帶動經濟增長。

  熱點2

  特別國債規模是否足夠?

  整體看符合預期,2萬億直達市縣以保持地方財政能力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財政赤字規模比去年增加1萬億元,同時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上述2萬億元全部轉給地方,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於保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

  劉尚希表示,此前從一攬子的角度預期特別國債的規模是5萬億,但5萬億是綜合考慮各方面因素,不僅僅是抗疫特別國債本身,也考慮在一攬子計劃中將地方專項債進行調整。此次政府工作報告大幅度擴大地方專項債規模,抗疫特別國債就不需要這麼大。劉尚希稱,整體看,總量上特別國債的規模與原來的預期並沒有很大落差。畢竟今年政府債券發行規模達到8.5萬億元,已經不小了。要對這些政府債券發行對資金市場的影響有充分的估計,如流動性、利率。

  劉尚希表示,此次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萬億要直達市縣,因為市縣財政受疫情衝擊最大,據其了解,不少市縣財政收入的降幅達到了50%。地方面臨著非常大的困難,因此需要重點保持地方的財政能力,地方有了基本的財政能力才能更好地落實中央的決策部署,圍繞六保發力。

  周延禮表示,特別國債直接發放到市縣,鏈條比較長,要確保資金都能安全平穩地用到刀刃上、不被挪用,難度不小。他認為,重要的是要加強財政監管,確保資金用到位,用得精準。

  熱點3

  財政赤字貨幣化是否可行?

  委員看法不一:理論上具有可行性,實踐是否推出仍需討論

  對於此前引發熱議的財政赤字貨幣化話題,劉尚希表示,從實踐來看,財政赤字貨幣化在現實中早就存在,中國1997年向商業銀行注資、2007年成立中投公司,實質上都是採用了赤字貨幣化的做法,對當時的金融市場幾乎沒有影響。棚改其實也是赤字貨幣化。從理論層面看,很多國家發行貨幣使得貨幣存量成倍增加,但並沒有出現惡性通貨膨脹,這意味著傳統的貨幣理論可能不完全適用於現今的情況。

  劉尚希還提出,現在是特殊時期,赤字貨幣化有可行性,但是否做這樣的選擇,取決於多種因素和高層決策。赤字貨幣化有嚴格的法律程序,並不是政府部門可以為所欲為,在財政預演算法定化要求下,赤字貨幣化不是「脫韁的野馬」,擺在明處反而容易控制風險。因此,赤字貨幣化可以成為未來貨幣政策操作中的選項之一,並不會發生「一旦開了閘門就收不住」的情況。

  肖鋼認為,財政赤字貨幣化在理論上可以繼續探討,但實踐上可能還不到推出這一措施的時候。現代貨幣理論有一個假設是低通貨膨脹,而中國的通脹壓力仍很大,從人民幣的購買力來看,中國是存在一定通貨膨脹的,人民幣的購買力在貶損。西方國家是想提升通脹率,但中國的情況並不相同。

  除此之外,中國的政策空間還很大。肖鋼表示,中國的利率水平還遠沒有到零利率,存款準備金率目前仍然不低,這意味著下一步的降准、降息還有空間。中國的政策工具很充足,現在還輪不上用到赤字貨幣化的工具。

  熱點4

  如何理解報告重申「房住不炒」?

  應放在城鎮化背景下考慮,加大廉租房建設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重申「房住不炒」,同時提到「賦予省級政府建設用地更大自主權」。劉尚希表示,儘管經濟受疫情衝擊負增長,但沒有改變「房住不炒」定位,房地產市場的健康發展會有保障。

  劉尚希還提出,房地產市場應該放在城鎮化背景下考慮。中國城鎮化程度剛過60%,還要進一步提高,城鎮化毫無疑問對住房現有的分佈狀態也有空間上的改變,比如越來越多農民家庭到城裡去了,城市的住房需求就會擴大。「對這種空間置換帶來的新變化,恐怕就不是重複過去的老路。如農民工進城,按照現在房價買不起房,需要加大廉租房建設,實現進城的人都有房住,是下一步住房政策方面需要考慮的。」

  肖鋼也認為,要加大公租房、租售並舉的發展,當前長租公寓比例尚小,下一步應大力發展公租住房,從金融政策上可以給予支持;另外發改委和證監會近日推出基礎設施Reits指引徵求意見相關工作,未來商用物業、包括長租公寓可以採用Reits來融資,盤活存量,利用市場化的金融工具發展長租公寓房,增加租房比重。

  周延禮認為,要確保資金用到改善型住房、居民住宅,解決居民現實需要。這對金融機構或是兩難,一方面貸款需要收益,另一方面資金需要安全。「我們要妥善處理好。對房地產概念也進行結構化分析,解決信貸資金、金融支持向哪個方向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