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澳洲解禁,我和墨爾本一起抗疫的50天

澳洲解禁,我和墨爾本一起抗疫的50天

新浪科技 2020-05-23 18:34

原標題:澳洲解禁,我和墨爾本一起抗疫的50天

原創 喜喜愛旅行 喜喜見聞 來自專輯澳洲就是我的家

近日,維州政府正式發布官方消息,於5月12日午夜11:59分開始解禁,這也意味著,我所居住的城市墨爾本被封鎖50天後,首次迎來了社交禁令的寬鬆化。

b131-itzixrs5536030.jpg

解禁第一階段

不得不說,這是澳洲「抗疫」以來取得的重大勝利,雖然不能說完全獲得了成功,但也算是取得了階段性的突破:在這50天的時間里,雖經歷了確診人數的激增,但很快就順利壓平了曲線,之前預想的大量人員感染和醫療資源擠兌的事件並沒有發生。

430c-itzixrs5536031.jpg

熙熙攘攘的Flinder Station在封城期間不再熱鬧

作為一名居住在墨爾本的居民,我和這座城市一起見證了這50天的「抗疫」過程。回顧這一段時期,或許可以總結出一些成功經驗,來了解為什麼澳洲可以在這場席捲全球的風暴中成功有效的抵擋住病毒的侵襲。

地理優勢:隔斷病毒傳播

澳大利亞是一座位於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的巨大島嶼,四面環海。在地理位置上有著巨大的優勢,只要關閉國門,就可以阻隔一切病毒來源。去年10月的一項研究報告就顯示,如果全球發生毀滅性疫情,澳大利亞將會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國家之一。

bc61-itzixrs5536079.jpg

不是著名景點,基本上一個人也看不到

這在歷史上已經有過先例,第一次世界大戰逐漸接近尾聲,正是西班牙流感肆虐歐洲大陸的時候,但得益於澳洲的地理位置和蒸汽船時代到來的延遲,為阻斷病毒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雖然最後病毒還是分三次襲擊了澳洲,造成了17000人死亡,但相比世界上其他的地區,澳洲還是利用它的位置爭取到了時間和較少的傷亡人數。

這次的新冠疫情也是如此,政府在下令正式封城之前,就對所有的國家都實施了旅行入境禁令。

發放補貼:讓人們安心度過難關

隨著疫情的日趨加重,我也能感受到人們的恐慌情緒。先是各大藥店的口罩、洗手液被搶購一空,然後就是手紙、廚房紙、抽紙也相繼售罄,隨後又輪到了麵粉、大米、方便麵等食材也很快從貨架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偶爾和朋友見面,話題也總會聊到最近的疫情:一位朋友的媽媽去超市購買了高達1500刀的各類食物及生活用品;另一位朋友也好不容易搶到了最後一包衛生紙。我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恐慌,隨即也加入了囤貨大軍中,先是購買了各類可以久放的大米、麵粉、豆子,又把冰箱的冷藏和冷凍區塞滿了新鮮蔬果和肉類,還不忘買下沐浴用品和消毒產品留待日後使用。看看刷卡記錄,我也差不多花了1000刀,和朋友發去消息自嘲:「新冠還沒來,我先破產了。」

買食物買到「破產」后,收入來源也成了問題。早在封城的前一周,我愛人Federico工作的咖啡館的食客數量就已經呈「斷崖式」下跌。他工作的地方位於墨爾本市中心南部,客人基本上由附近寫字樓上班的白領組成。他們一般會去他工作的咖啡館吃早餐和午餐。但是封城令正式發布之前,很多公司就已經開始採取「在家辦公」的模式,這也讓咖啡館從日日賓客盈門變成了每天只有2、3桌客人光顧。

咖啡館的老闆也陷入了焦慮,焦慮很大一部分來自他的妻子,她不顧當下形勢,魯莽的預訂了許多食材,每天都不停地有新鮮的魚、肉、蔬菜從後門送進餐館。而本來周五晚上預訂好的一個多達50人的聚會,也因為組織者害怕人員聚集會造成大面積感染而取消。面對這些堆成小山似的食材,老闆束手無策,只好每天分批拿回家自行消化,而Federico的廚房工作也變得愈發輕鬆起來,他從之前整天忙著煎牛排煮意麵熬制醬汁,到現在只需輕鬆做上幾個外賣三明治,剩下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無所事事中度過。

3月23日,也是維州政府發布正式封城的日子。下午四點,Federico回到家后,告訴我:「因為實在沒有生意,所以從明天開始暫時不用去上班了。」聽到這句話后,我也沒有感到意外,反而倒有幾分欣慰:畢竟在疫情爆發期間,日日感染人數都在攀升,還是呆在家裡最為穩妥。

生活慢了下來,但也無法避免花銷這樣的現實問題。我和Federico是這樣安排我們的收入的,我在國內賺取的稿費收入,作為積蓄存起來以備未來不時之需,而在澳洲的生活開支,就靠他日常的工資用以維持。工作暫停后,面對澳洲高昂的房租、電費等花銷,我的收入馬上就顯得杯水車薪。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澳洲政府推出了包括福利家庭、失業者(Job Seeker)、停薪留職(Job Keeper)等各項財政補貼。Federico首先電話老闆詢問情況,得知老闆和他妻子兩個人仍在餐館做著外賣。但由於收入銳減,也不得不解僱所有員工。就這樣,Federico也成為了失業大軍中的一員。

330f-itzixrs5536082.jpg

排在救濟中心外面的人們

拿到老闆的辭退證明后,就開始著手申請政府關於失業者的補貼事宜。先去政府的救濟中心(Central Link)註冊,拿到編號后便可以在網上自行申請,登記個人信息,又上傳了銀行卡餘額作為證據,隨後就是等待工作人員的審核。

兩天後,他就在App上查到了補貼明細:由於之前從未申請過任何救濟,因此政府首先補助1800刀用來支持日常花銷,隨後就是每兩周補貼1200刀,為期最長為6個月。

另一個朋友因為在國際大牌連鎖店工作,幸運地轉為「停薪留職」:由公司進行登記,證明從3月1日起公司總收入減少30%以上,且還在繼續為員工發放工資,滿足這項條件后,政府每兩周補助1500刀,為期最長為6個月。

同時,政府也推出了「房客保護期」。政策規定,在疫情期間,不允許驅趕無法繳納房租的房客。手頭吃緊的我們,也和中介進行了協商,看是否可以暫時減免房租。協商的最終結果為,每個月減少房租412刀,持續三個月,隨後待經濟好轉后,六個月內再補齊少繳的房租。

這一消息也讓我們鬆了一口氣。與此同時,又有好消息出台,維州政府又推出了「房租補助」政策,只要滿足幾個條件,在網上申請成功后,政府就可以補貼房租,最高每個月補貼可高達2000刀。

當我們正在感激政府伸出援手幫助人們度過難關的時候,Federico的朋友卻從義大利發來壞消息,長達兩個半月的封鎖,很多人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每天只靠吃一頓飯來維持基本的生理需求;而那些成功申請到政府補助的人,每個月也僅僅只有70歐元入賬。

2bbf-itzixrs5536113.jpg

不同的州罰款金額不同

硬核措施:罰起款來絕不手軟

當然,政府除了發放補貼外,也會採取強硬手段要求大家呆在家中,保持社交距離,避免社區傳播。很快,我就在網站上發現了這樣的新聞:澳洲警察對那些不遵守社交限令的人們或者企業開出了一張張高額罰單。

要知道,在澳洲,各類罰款的數目之大一直讓人瞠目結舌。去年環澳旅行的時候,最讓我印象深刻的罰款數目當屬在昆州北部的庫克鎮附近,那裡已經進入針對原住民酒精限制的地區。一天,我們開車穿過一座小鎮,在小鎮兩端赫然豎立著醒目的牌子,規定禁止攜帶任何酒精進入或者穿越小鎮,如果被發現,最高罰款至75000刀(約合人民幣34.4萬元),處以18個月的監禁及車輛充公。

因為有了這次經歷,所以在得知如果違反社交禁令,個人將被罰款1652刀,企業9913刀的時候,也就沒那麼驚訝了。不過,不得不承認,我還是高估了澳洲人民的自覺性。

沒多久,各類罰款新聞就見諸報端:4月5日,維州警察在過去24小時內抽查了751人,開出了14張罰單;4月8日,7名中國留學生在公寓吃火鍋,被舉報,每人被罰1652刀;4月10日,維州警察在過去的24小時內開出了98張罰單;其中包括一名在高速上飆到223km/h的摩托車手,理由為出門買洗手液;4月16日,維州的一名市長被拍到在街道上喝酒,被認為違反禁令,罰款1652刀……

4c4c-itzixrs5536115.jpg

家附近的小公園的遊樂設施全都被封

類似這樣的新聞每天都有很多。我們也小心翼翼地遵守著禁令,只在下午時分去附近的公園進行一些身體鍛煉,剩下的時間則呆在家中,用讀書、烹飪和布置房間來打發時間。

75f6-itzixrs5536157.jpg

修好了壞了很久的燈

現在想來,正是這種毫不含糊、不留情面又一視同仁的做法,也是澳洲「抗疫」取得初步勝利的另一重要原因。

5d9d-itzixrs5536155.jpg

維州州長Daniel Andrews

除了這些剛柔並濟的政策外,維州州長Daniel Andrews也同樣功不可沒,在封城初期,他就不顧聯邦政府的主張,冒著失去政府補貼的風險,選擇主動關閉學校。他的這一「硬核」做法使得他在維州人民,尤其是在華人心目中加了不少印象分。

隨後,他又在社交媒體上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包括分享歌單、推薦電影等「苦口婆心」勸導大家一定要待在家中。可以說,這次疫情也讓Andrews的名氣和威望都得以大增。

縱觀全澳能在「抗疫」階段取得如此不錯的成績,就如資深移民蕎爸所說,它離不開全社會的共識。在澳洲政府的領導下,從反對黨到州政府再到普通民眾,都在全力支持政府的防疫政策。澳洲人民在關鍵時刻,都一致相信科學、相信理智、相信人性。

c1c9-itzixrs5536200.jpg

懷念在戶外盡情BBQ的日子

期待澳洲最終能順利走完解封之路,讓我們能在不久的將來,又能重新享受飯館吃肉、酒吧喝酒,公園燒烤的典型澳洲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