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央企煤電資源大整合啟幕,五大發電在西北五省「一省一企」

央企煤電資源大整合啟幕,五大發電在西北五省「一省一企」

新浪科技 2020-05-23 12:48

原標題:央企煤電資源大整合啟幕,五大發電在西北五省「一省一企」

旨在為煤電紓困的大型央企煤電資源整合大幕徐徐拉開,五大發電集團將在甘肅、陝西、新疆、青海、寧夏5省區形成「一家央企一個省區」的格局。

據中國能源報5月23日報道,一份名為國務院國資委《關於印發中央企業煤電資源區域整合第一批試點首批划轉企業名單的通知》的文件顯示,中國華能、中國大唐、中國華電、國家電投、國家能源集團根據《中央企業煤電資源區域整合試點方案》,將在甘肅、陝西、新疆、青海、寧夏5個試點區域開展第一批試點。第一批試點共涉及48戶煤電企業(或項目),其中,40家划轉(38戶將於2020年6月30日前划轉、2戶于發電項目竣工后一年內划轉)、8戶暫不划轉(5戶煤電一體化項目、2戶自備電廠、1戶已簽訂股權轉讓協議)。

據澎湃新聞了解,該文件要求五大發電集團抓緊開展上述已達成一致意見的煤電企業(項目)划轉工作。這意味著此前因疫情等原因推進不順的煤電資源區域整合,首批試點的38家企業距離最後划轉日期僅剩下不到40天。

這一煤電資源區域整合計劃去年一經發布,便在業內引發嘩然。持支持態度者認為,這是最高效的煤電紓困方式。但更多的業內人士擔心,煤電資源整合將形成寡頭市場,直接導致電改9號文發布以來的省級電力市場建設折戟。也有業內人士曾對澎湃新聞感慨,煤電企業以國有企業為主,連續虧損面臨國有資產流失、影響就業穩定等風險,在這一系列緊迫問題面前,究竟該用計劃手段還是市場機制解決虧損,已經成為次要的考量。

去年12月,國務院國資委下發《中央企業煤電資源區域整合試點方案》(下稱《方案》),在多次徵求各企業意見的基礎上,將甘肅、陝西(不含國家能源集團)、新疆、青海、寧夏5個煤電產能過剩、煤電企業連續虧損的區域納入第一批試點。按照區域牽頭單位劃分,由中國華能牽頭甘肅、中國大唐牽頭陝西、中國華電牽頭新疆、國家電投牽頭青海、國家能源集團牽頭寧夏,開展煤電資源整合。

根據《方案》,原則上根據5家集團所在省級區域煤電裝機規模、經營效益確定牽頭單位,同時綜合考慮了地區電價、過剩產能消納、煤電聯營、各企業區域戰略發展規劃等因素。本輪資源整合試點從2019年開始啟動,試點時間3年左右。試點整合目標為:力爭到2021年末,試點區域產能結構明顯優化,煤電協同持續增強,運營效率穩步提高,煤電產能壓降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平均設備利用小時明顯上升,整體減虧超過50%,資產負債率明顯下降。

兩年多之前,發電行業曾發生過另一場重組——2017年8月,國電集團與全球最大煤企神華集團合併重組為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國資委在重組大會上稱,兩家企業重組,有利於理順煤電關係、實現煤電一體化發展,提升企業整體盈利能力和經營效益。

近年來,由於電力市場過剩、煤價高位震蕩無法通過上網電價上漲來疏導、新能源快速發展擠壓煤電生存空間等原因,煤電行業再次步入困難時期。發電集團人士曾撰文稱,除虧損外,發電集團的資產負債率長期高位運行,儘管比2008年85%最高時有所下降,2018年仍接近78%,巨額財務費用侵蝕當期利潤。雲貴川、東北、青海、河南等區域的煤電企業整體虧損,一些煤電企業資不抵債,依靠集團擔保、委貸維持生存,有的甚至被關停、破產,少數電力上市公司業績難以好轉,面臨被ST、退市的風險。

2018年以來,火電行業頻頻出現破產清算案例。分區域看,中央發電企業煤電資產主要分佈在全國30個省份,其中15個省份2018年央企煤電業務整體虧損,主要集中在東北、西南、西北等地區;另15個省份2018年煤電業務整體盈利,主要集中在華東、華北、華南等地區。

央企煤電資源區域整合的範圍或將繼續擴大:根據中國能源報前述報道,東北地區及西南地區部分省份也將視第一批試點情況開展相關試點。

從「計劃電」、「市場煤」到「計劃電」、「長協煤」,再到去年煤電價格聯動機制與標杆電價機制正式退出歷史舞台,「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電價機制登場,近十年來煤電行業業績起起落落,經歷了兩輪大面積虧損,屢屢遭遇「計劃與市場」的尷尬。儘管仍未走出困難期,但2018年以來,煤電上馬再次浮現鬆動跡象。

有業內學者呼籲,未來無論新能源如何發展,火電將為整個能源轉型起到保駕護航的作用。建立容量市場,是解決當前煤電問題的迫切需要。該人士認為,能源轉型進程加快,煤電成為調節資源,利用小時數降低,支撐新能源運行,其作用在於容量,已非發電量。煤電轉為調節資源,其提供的容量資源是有價值的,但目前還缺乏肯定火電在整個電力電量平衡中發揮作用的市場機制、交易品種,煤電以容量方式保障新能源消納產生的外部效益沒有予以回報。「市場機制應承認每一個市場成員對稀缺資源的貢獻率,這才是真正的市場。解決煤電問題必須建立容量市場,承認其價值,給予其容量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