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阿根廷第九次主權債務違約! 債務重組談判有望在未來幾天突破

阿根廷第九次主權債務違約! 債務重組談判有望在未來幾天突破

新浪科技 2020-05-23 10:45

原標題:阿根廷第九次主權債務違約! 債務重組談判有望在未來幾天突破

5億美元的債券票息在5月22日(美東時間5月22日下午5點)到期。逾期未付將導致阿根廷在技術上進入違約狀態,這是該國第九次發生主權違約,本世紀第三次出現債務違約。據報道,阿根廷駐美國大使表示,在與債權人達成債務重組協議之前,該國不會支付這筆款項。

阿根廷政府5月21日宣布,將債務重組談判期限從5月22日再次延長至6月2日。這意味著阿根廷進入「軟違約」階段,即債權人考慮到阿根廷政府的支付及談判意願,不會因為債務到期而提起訴訟。

阿根廷債券價格周五基本沒有變化,因為投資者普遍預期阿根廷不會支付逾期利息。分析師表示,錯過5月22日的最後期限不會對阿根廷造成重大影響。「與我們今天面臨的情況相比,『軟違約』看起來並沒有那麼糟糕,」國際評級機構惠譽的專家Todd Martinez稱,儘管可能會有一些心理上的影響,但在實際中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上個月,阿根廷政府公布了662.38億美元的債務重組方案,要求減免36億美元債務本金、減免379億美元債務利息,以及延長3年債務償還的寬限期,但遭到債權人拒絕。阿根廷正處於與債權人談判的關鍵時刻。如果談判在未來幾天破裂,阿根廷將面臨新的、漫長的經濟孤立和收縮時期。

接近達成協議

針對到期的5億美元債券票息,領導債務重組談判的阿根廷經濟部長古茲曼(Martin Guzman) 稱,未償付款項「也是這些討論的一部分」,阿根廷政府希望在協議中解決這個問題。阿根廷將避免長期違約。「阿根廷正在與債權人進行建設性的談判,」他樂觀地說,「這一切的積極意義在於,各方都願意達成協議,需要是一個可持續的協議。」

阿根廷央行前行長Gabriel Rubinstein將5月22日的拖欠款項描述為「選擇性違約」,稱如果達成新的協議,這種違約是可以補救的。「阿根廷沒有支付今天到期的債務,但它沒有說不會支付剩餘債務。」

包括貝萊德、富達等主要資管公司在內的債權人團體在一份聲明中稱,阿根廷未支付利息「將導致多種債券的違約」,但該團體理解,阿根廷已表示有意在下周與債權人接觸,試圖找到一個全面的解決方案。這一債權人團體共持有約167億美元的阿根廷國際債券。另一個重要的債權人委員會則表示,未能糾正違約將「阻止阿根廷進入經濟復甦所需的國際資本市場,從而損害阿根廷人民的利益」。

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對這筆未支付的款項輕描淡寫,並稱政府不會接受一項加重阿根廷人經濟痛苦的協議。

當前,債券持有人包括一些全球最大的資管公司和小型散戶投資者。他們拒絕了阿根廷政府最初的債務重組方案,稱這給他們帶來了不公平的負擔,而政府尚未提出恢復金融穩定的長期計劃。他們還希望阿根廷解決如何償還IMF的問題,因為IMF有更高的優先償還權。2018年阿根廷遭遇貨幣危機,經濟金融形勢劇烈波動,與IMF簽署了總額570億美元的救助協議,目前已發放440億美元的貸款。

據報道,熟悉談判的消息人士稱,債務重組談判可能"在幾天內"取得突破。參与談判的格雷洛克資本管理公司(Greylock Capital Management)首席執行官休姆斯(Hans Humes)5月21日在一個討論會上稱,從技術上講,阿根廷周五陷入違約的後果在短期內不會太嚴重。「應該有足夠的靈活性來達成一項可以接受的協議。」 他說。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債券持有人,那些沒有按時拿到錢的人可以採取法律行動。 「鑒於所有這些跡象表明,事情似乎都在取得進展,我認為沒有人會立即提起訴訟。」 高盛拉美經濟主管拉莫斯(Alberto Ramos)說,「他們與債權人之間將達成諒解,生活將繼續。」

諮詢公司Verisk Maplecroft駐布宜諾斯艾利斯經濟學家布蘭科(Jimena Blanco)稱,進入另一個違約將重啟另一個危機周期,前景將很快變得非常負面。

有媒體指出,儘管民調顯示阿根廷人不願陷入債務違約,但這一問題並沒有成為最近幾天的新聞焦點。

阿根廷前財政部長、諮詢公司量子金融(Quantum Finanzas) 執行董事馬克思(Daniel Marx)認為,如果軟違約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就會開始看到企業和個人獲得信貸的困難,以及外匯市場波動和通脹壓力。

今年的主權債務違約或創下紀錄

儘管阿根廷債務違約不太可能引發拉丁美洲的金融動蕩,但國際評級機構惠譽預計,隨著全球經濟陷入危機,今年的主權債務違約數量將創下紀錄。今年4月,資金緊張的石油生產國厄瓜多將債務償還推遲到8月,黎巴嫩今年3月份發生違約。

當前,阿根廷需要對近700億美元的債務進行重組,這些債務包括在該國2001年違約后,作為之前重組計劃的一部分而發行的債券。在前任總統馬克里執政期間,阿根廷債務急劇上升,費爾南德斯稱債務不可持續。阿根廷的大部分債務是外幣形式,這使該國更容易受到外部經濟衝擊的影響。去年年底,阿根廷的公共債務總額達到了4140億美元,約佔其GDP的93%。

阿根廷債務違約可謂「昨日重現」,該國不斷經歷以貨幣貶值、銀行擠兌和金融市場崩潰為特徵的政治和經濟危機。資不抵債的政府不願削減公共開支,往往選擇印鈔或借入美元。2001年那次違約將阿根廷鎖在國際債券市場之外長達15年之久,令阿根廷數百萬中產階級陷入貧困。

這一次,由於全球對阿根廷出口商品的需求急劇下降,違約風險加劇了阿根廷的經濟崩潰。3月份阿根廷GDP下降了近12%。經濟學家說,除非問題迅速得到解決,否則由於硬通貨短缺,將給比索帶來更大的壓力。阿根廷的官方匯率目前約為在黑市匯率的一半。這種扭曲讓出口商望而卻步,他們被迫以人為壓低的匯率,賣出賺來的美元。

當地時間21日,阿根廷衛生部公布該國當天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648例,為近期最高單日增長,累計確診病例數達9931例;新增死亡病例13例,累計達416例。

(作者:和佳 編輯:張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