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阿里、拼多多財報「撞車」:暴增數字難掩增速低迷

阿里、拼多多財報「撞車」:暴增數字難掩增速低迷

新浪科技 2020-05-23 08:23

  新浪科技 韓大鵬

  美團王興曾說,「接下來幾年,要看拼多多黃崢和淘寶天貓蔣凡,這兩個非常聰明的人如何較量,應該會很精彩」。

  好戲似乎還未上演,蔣凡即被踢出阿里合伙人。

  但這絲毫不影響兩家電商巨頭的對壘:歲月流逝,兩家花樣翻新、補貼不斷、明爭暗鬥、偶爾碰瓷——直到財報來臨的那一刻,宿敵相遇,敵我難分。

  昨日晚間,短短一小時,拼多多與阿里巴巴先後公布財報。

  表面上,雙方均取得了巔峰戰績:阿里的GMV突破一萬億美元,年度活躍用戶達到9.6億;上線不足5年的拼多多,GMV總量為11572億元,年度活躍買家數也達到了近6.3億……

  雖然遭遇疫情等影響,但暴增的數字均難以掩蓋增速的低迷。

  就阿里一方而言:

  1,22%的季度營收增速達到近3年歷史新低,且首次突破30%紅線。

  2,季度凈利潤為31.62億元,同比下滑達到88%。

  拼多多一方:

  1,季度營收達到65.41億元,同比增長44%,較以往季度繼續放緩,同樣達到新低。

  2,季度凈虧損為31.70億元,去年同期則為13.79億元。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一直在虧損,但此前屬於虧損收窄,目前來看收窄趨勢被終止。

  3,一季度,拼多多用於經營活動的凈現金為5.67億元,較前幾個季度有較大縮減,前幾個季度分別為95.98億元、26.18億元、41.48億元及15.43億元。

   GMV:總量大VS增速高

  就單季度營收而言,阿里的電商龍頭仍不可撼動。

  阿里財報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營收為1143億元,高於市場預期的1070億元,同比增長22%,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同比增長70%至1493億元,非公認會計準則下凈利潤同比增長42%至1325億元。

  反觀拼多多財報,季度營收為65.41億元,高於市場預期的49.69億元,同比增長44%。與此同時虧損持續擴大,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虧損44億元,同比擴大107%。

  如上文所述,阿里和拼多多的季度營收增速均處於歷史低值。

  事實上,電商發展多年,增速放緩或是必然。一方面,平台的體量增大,基數加大后要實現高速增長就相對困難,兩者的處境近乎相同。另一方面,人口流量紅利消失,加之春節、疫情、物流停擺等影響,進而影響到交易額和營收。

  在GMV方面,阿里巴巴數字經濟體商品交易額突破1萬億美元,這其中包含了淘寶、天貓、盒馬、餓了么、口碑等整體領域的數字總和。阿里董事局主席張勇直言,「在2021財年,將至少再創造人民幣1萬億元的GMV新增量。」

  相比阿里的眾多板塊,拼多多的主營業務仍以電商為主,但其GMV總量達到了11572億元,同比增長108%。

  簡言之,阿里搭建多年的數字經濟體發揮了各自運營的優勢,總量領跑明顯。而拼多多108%的GMV增速,體現了其一貫高增長的趨勢。

   用戶數:擴大VS縮小?

  活躍用戶數,永遠是電商的核心比對數據。

  一周前京東在財報中稱,其活躍用戶數又新增了2500萬人。而這一次,阿里給出的全球年度活躍消費者為9.6億,中國零售市場年度活躍消費者7.26億,其中超過70%新增年度活躍消費者來自欠發達地區。

  拼多多終於又可以更改廣告詞了:從「5億人都在用的拼多多」,換成「6億人都在用的拼多多」。根據財報,其活躍買家數為6.28億,單季度新增4290萬,同比增長42%。

  如此看來,拼多多又縮小了與阿里電商用戶數的差距。不過這要從兩個維度觀察:

  一方面,國內下沉市場的人口紅利已接近瓶頸,雙方均在挖掘該市場用戶,拼多多能否趁勢追平或趕超,值得關注;另一方面,阿里的基本盤大,其國際零售業務的活躍消費者已超過1.8億,這讓拼多多「望塵莫及」。

  事實上,阿里和拼多多的用戶數存在著高度重合。

  根據去年下半年發布的《拼多多用戶研究報告》顯示,拼多多和淘寶的重合用戶比例較高,佔比穩定在40%以上,約46%的拼多多用戶是淘寶用戶。更可怕的數據來自於電子商務研究中心,該數據顯示,卸載淘寶App的用戶有50.3%流向拼多多,拼多多App的卸載用戶中有78.3%流向淘寶。

   思維邏輯:搜索推廣VS谷歌演算法?

  在發布財報前夕,招商證券發布了一份行業深度報告,對比分析了阿里、拼多多的差異化。

  報告中寫明,兩平台在底層思維上存在不同,這導致了平台運營的底層邏輯不同——阿里是供給思維,拼多多是需求思維。

  阿里與拼多多雖然都是平台電商,但拼多多更加偏向于谷歌演算法思維。消費鏈路為:消費者重視價格—平台提高價格權重—高性價比平台—消費者;

  阿里則偏向于搜索推廣思維,鏈路為:外部流量進入—品牌購買流量—轉化為銷售額—提升品牌溢價—流量。商家需要在眾多的平台流量產品中找到比較合適的流量分發方法和邏輯,實現投資回報率的最大化。

  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是哪種思維模式,雙方均面臨著尋求新增量的焦慮。或許,疫情掩蓋了雙方的實力,待消費逐漸復甦的第二季度,戰局可能會更加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