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民法典:大寫的公民權利宣言書

民法典:大寫的公民權利宣言書

新浪科技 2020-05-23 07:57

原標題:民法典:大寫的公民權利宣言書

民法典:大寫的公民權利宣言書

王亦君

  5月22日,民法典草案提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審議,這意味著經過全國人大代表的審議,民法典「跑完」最後一程立法程序后即將問世。七編加上附則、84章、1260條、總字數逾10萬……作為迄今為止我國條文數最多的一部法律——民法典將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唯一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

  這部被稱為「社會生活大百科全書」的民法典,草案里每一條款,與每位公民息息相關:生老病死、衣食住行、消費借貸、婚姻家庭、生產生活……從「搖籃到墳墓」,這部鴻篇巨製、公民權利保護集大成的法典,堪稱一部新時代大寫的公民權利宣言書。

  自1954年第一次起草,民法典歷經幾代法律人、六十余年接力推動。坐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里,看著這份沉甸甸的法典草案,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孫憲忠感慨萬分,他深知,作為公民權利的宣言書、市場經濟的保障法,民法典的出台必將深刻影響每個人的生活,必將有力促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成為我國新時代的法治里程碑。

最大亮點是規定了民事權利

  1949年新中國成立到1978年改革開放之前,全國人大常委會曾兩度進行民法典起草,都因當時特殊的歷史形勢而終止。

  1978年,在安徽省風陽縣小崗村,18戶農民簽下包產到戶的「生死契約」,中國改革開放由此拉開序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了發揚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的任務目標。我國進入法制建設提速期,民眾的法律意識與權利意識不斷增強。時代的進步、經濟社會的發展,為民法的恢復注入生機與活力。

  1979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起草小組,第三次民法典起草工作拉開帷幕。到1982年5月,完成了《民法(草案)》第四稿。而《民法典》起草未能成行。

  在孫憲忠看來,當時民法典沒有編纂出來,是由於我國經濟體制改革剛起步,民法社會還沒有建立。「在上世紀80年代初,年輕人結婚訂婚要向組織彙報,訂立合同。成立經濟組織等行為,在當時被認為是具有國家性質的行為,需要經過組織批准。」孫憲忠說。

  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王漢斌曾專門作過說明。他說:「由於民法牽涉範圍很廣泛,很複雜,經濟體制改革剛開始,我們還缺乏經驗,制定完整的民法典的條件還不成熟。」

  可喜的是,此次民法典的起草催生了一系列民事領域立法成果,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1987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

  法學家王家福評價說,《民法通則》的制定滿足了改革開放、建設社會主義國家的需要。在法學家、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江平看來,《民法通則》最大的優點是規定了民事權利。在一節課上,他給學生講民法通則,講了8個小時,學生記的筆記有70多頁。

  上世紀80年代,圍繞是先制定民事單行法還是民法典,法律界曾經有過一場爭論。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彭真一錘定音。他說,我國的經濟體制正處於改革中,制定完整的民法典恐怕還有困難,條件不成熟。恐怕需要採取「零售」的方法,根據實際需要,成熟一個制定一個。

  這一「先零售後批發」的立法思路,確立了我國民法典制定分階段、分步驟的實施戰略。除了民法通則,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知識產權立法、商事立法等,成為這一次民法立法活動的後繼,為編纂民法典奠定了堅實基礎。

  孫憲忠認為,《民法通則》有兩大歷史功績:一是明確平等主體之間的財產關係和人身關係屬於民法調整;二是確認了民事主體享有廣泛的民事權利。 他舉例說,《民法通則》民事權利規定中,用八個法律條文對人身權作出了明確規定,人身權得以與財產權、債權、知識產權並身而立,這在世界民事立法史上乃是首次。那些曾在世界範圍內產生重大影響的民法典,不管是法國民法典、還是德國民法典,都沒有這樣的先例。

  「平等、自願、公平、等價有償、誠實信用,是《民法通則》確立的民事活動基本原則,目前已經成為我國現代民事活動的基本原則。同時對於『自然人、個體工商戶、農村承包經營戶、合夥、國有企業法人、集體企業法人、違約責任、侵權責任等基本權利救濟制度』等的規定,為我國經濟的順利轉型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孫憲忠說,「平等主體」寫入了《民法通則》,不管是公有制企業還是民營企業都能夠在市場經濟中有平等的地位,才有了今後我國經濟30多年的蓬勃發展。

邁出關鍵一步

  隨著社會發展、時代進步,《民法通則》作為一部承前啟後的過渡性法律,逐漸無法適應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要。

  孫憲忠解釋說,《民法通則》156個條文中,多數都被其他法律替代、被歷史淘汰。「比如法人制度的條文被公司法、企業法等替代,涉及物權的被物權法替代、民事責任部分被侵權責任法替代等等,只剩下約十個條文還能繼續發揮效用,成為『掏空現象』。」

  1998年,《民法典》起草被再次提上議程。2002年,全國人大立法工作機關編纂完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草案)》,由於多方意見難以統一,立法方案擱淺,回歸到逐步制定單行法的模式。

  當此之時,一個嚴峻問題迎面而來:中國還要不要制定民法典?

  在孫憲忠看來,世界民事立法史表明,民法典是人民權利宣言書,是法治發展的里程碑。法國、德國等具有全世界影響性的民法典,都是在民族復興、社會轉型、國家崛起的關鍵時期制定出來的。

  編纂一部具有中國特色的、新時代的民法典將解決我國民法立法長期以來存在的立法散亂、而且隱含重大矛盾和缺陷的問題。

  2013年召開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孫憲忠提交了「修訂民法通則為民法總則、整合民法立法體係為民法典」的議案。隨後,他連續4年提交有關民法典編纂的五個議案。孫憲忠記得,「關於編纂民法典的議案,我在代表團里介紹之後,當天就有30多名全國人大代表來聯署簽名,可見編纂民法典多麼令人期待。」

  2014年10月,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其中特別提出「加強市場法律制度建設,編纂民法典」。

  「『民法典』和『編纂民法典』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第一次提出,自此,民法典編纂工作開始了。」孫憲忠說,民法典草案對單行民事法律的整合,將用法典的體系化效應彌補缺陷、消除矛盾,有望解決數十年來,我國民事法律體系中一直存在的一系列立法、執法和司法問題。

  最高立法機關確定了編纂民法典「兩步走」的工作思路,第一步,編纂民法典總則編、即《民法總則》;第二步,編纂民法典各分編。

  2016年,制定民法總則被列入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工作計劃。這一年,83歲高齡的法學家、中國民法學奠基人之一魏振瀛,寫了一份密密麻麻提綱,上面寫著:「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民法總則」。2017年3月15日,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民法總則》,民法典編纂邁出標誌性第一步。

102萬條意見中的民意民聲

  2018年8月27日,民法典各分編草案初次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其中包括六編,即物權編、合同編、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侵權責任編,共1034條。這標志著我國民法典編纂邁出開創性的第二步。 

  2019年12月23日,由民法總則和民法典各分編草案合併組成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審議,1260條的民法典草案首次「合體」亮相。

  編纂民法典,既要「編」又 要「纂」。過去五年間,民法典編纂共10次公開徵求意見,425600多人參與提供意見,總數達102萬條。

  民有所呼,法有所應。對於公眾反映強烈的許多問題,民法典草案都作出了回應。

  人格權獨立成編是民法典草案的亮點。人格權對於人民群眾來說,是權利最重要的宣示書,事關民事主體最基本、最重要的權利,關係到每個人的尊嚴。將人格權獨立入編,並建立了侵害人格權的禁令制度,是貫徹落實憲法關於「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的要求,體現了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也彌補了我國民事立法中曾有的「重物輕人」的立法缺陷。作為中國民法典領先世界的一個創舉,人格權編閃耀著大寫的「人」字,是中國法治對公民人格權的莊嚴確認與嚴格保護,可以被認為是世界人格權保護法治貢獻的中國方案。

  在孫憲忠看來,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中專設一章:隱私權和個人信息保護,界定隱私權範圍、採納公眾意見,不斷擴容、升級個人信息保護的範疇,是「回應最廣大人民群眾對於隱私等個人私權利保護的渴望和需求,確立隱私權,是法律文明的重要體現。」

  閱讀民法典草案,一位高校學生注意到,「私人生活安寧」幾個字出現在這個大部頭的法典中。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程嘯稱,在現代社會,「私人生活安寧」是個人最重要的「福利性利益」,是個人美好幸福生活的重要內容,也是重要的民生事項。民法典草案承認私生活安寧是隱私的重要組成部分,針對他人發送垃圾簡訊、垃圾郵件侵擾個人私人生活安寧的行為,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專門在隱私權部分規定了侵害隱私權的行為類型,並明確將個人私人生活安寧規定在隱私權之中,禁止非法進入、窺視、拍攝他人的住宅、賓館房間等私密空間,非法拍攝、錄製、公開、窺視、竊聽他人的私密活動,非法拍攝、窺視他人身體的私密部位,有利於保障社會生活的安定有序。

  「當下的中國,正處於『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歷史交匯期,亟需法治發揮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治理作用,民法典恰逢其時。」孫憲忠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亦君 馬宇平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5月23日 05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