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108名委員聯名提案為中小學生減負

108名委員聯名提案為中小學生減負

新浪科技 2020-05-23 07:57

原標題:108名委員聯名提案為中小學生減負

108名委員聯名提案為中小學生減負

樊未晨

  今天,「108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案為中小學生減負」成為熱門話題。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上,全國政協委員、民建中央常委、福建省委會主委吳志明領銜,崔玉英、邢善萍、雷春美、陳義興、湛如、曹暉等108名全國政協委員共同聯名,提交了《關於落實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為中小學生鬆綁減負的提案》。為此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了部分聯名委員,吳志明委員對中小學減負問題進行了更加深入的分析。

  校內減校外增?

  不,校內的負擔也在增加

  「多年來,雖然政府和各地教育部門陸續出台一系列政策推進教育減負,但實際上孩子們的負擔還是『愈減愈重』。」吳志明說。

  應該說,近些年,中小學減負問題一直是教育領域中的熱點和難點,尤其是近20年來,各級教育主管部門幾乎年年都要推出減負舉措。

  但是,為什麼中小學生的負擔並沒有真正減輕呢?

  坊間有這樣的觀點:中小學生的校內負擔在減少,但是校外負擔在加重。

  「其實,校內減負僅是一種理想狀態,實際上,學生的校內負擔是有增無減的。」吳志明說。

  吳志明曾經做過大量的研究,他以在南方某市的調研為例,該市2009年中小學生義務教育階段使用的教材總數有212種,到了2019年增加到了253種,共增加41種,增幅達16.54%;教材的總頁碼數由2009年的10685頁增加至11932頁,共增加了1247頁,增幅達11.67%,部分學科知識點前移,學習難度增加。據統計,我國中小學生每天平均寫作業3小時以上,是全球均數的兩倍。吳志明又進行了橫向的對比,我國中學生每周大概有33節課,國外為23節課;我國中小學生寒暑假一共兩個半月,而國外中小學生有四個半月的假期……

  於是,很多中國學生便有了「做不完的作業」,這些作業中不僅有大量的重複練習,還有一些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存在的題目,「比如注水試題,現實中怎麼會給水池一邊注水一邊放水,這多浪費水呀!」吳志明說,「剛剛過去的五一小長假,一位民建會員還在上小學的女兒要完成的學校作業多達101頁,一家人的假期是在『寫作業』和『陪寫作業』中度過的。」

  這隻是校內的負擔。中小學生的校外負擔則更重。

  全國兩會期間,中國政府網上有一個「我向總理說句話」的欄目,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發現,很多網友的留言與教育相關,一位名為「微笑天使」的網民寫道:「初高中學生補課現象太泛濫,尤其是高中,很多學生都要在校外補課。我所在的還是一個小城市,數學、語文、英語等科目,一節補課費就要150元,其他學科,如生物、地理、政治等,也要100元一節。有的學生每年的補課費要達到5萬元。」

  新華社曾經報道了中國教育學會所做的《中國輔導教育行業及輔導機構教師現狀調查報告》,結果顯示,2016年我國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市場規模超過8000億元,參加學生超過1.37億人次。幾天前,教育部剛發布了201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統計顯示,目前全國各級各類學歷教育在校生為2.82億人,其中,義務教育在校生為1.54億人。

  雖然無法對這幾個數字進行簡單的加減運算,但是全國很多孩子每天出了學校門就會邁進了培訓機構的門,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減負政策為何難落地?

  唯升學依然是頑疾

  給中小學生減負的政策為什麼很難落地呢?

  「現行的基礎教育評價體系仍存在『唯分數、唯排名、唯升學、唯文憑』的痼疾,」吳志明說,他在這些年的調研中發現,學校要接受大大小小的測評,而這些測評的抓手其實就是學生的成績、升學率、學校的排名等。

  雖然很多地方教育管理部門一再強調不以升學率來評價學校,但實際上,「舊有的應試規劃把政府、教育部門出台的政策都抵消了,很多地方『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吳志明說,特別是在一些升學壓力比較大的地方,依然存在著對學校考評指標單一,學校以考試成績為指揮棒,為應對各種測評排名片面追求高分數、名校錄取率和升學率等現象。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學校雖然課表上寫著體育課,但是體育老師時常「被生病」,體育課經常要讓位給「主課」。

  「於是,形成了惡性循環,學生體能素質下降、注意力不能集中,學習效率低、成績上不去,又因為成績上不去,再給學生報更多的輔導班、購買更多的教輔材料,以至於學生的身體素質繼續下降……」吳志明說。

  有沒有「牛鼻子」可抓?

  把體育列入中高考科目

  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成了無解之題嗎?

  「還是有一個『牛鼻子』可抓的。」吳志明說。

  吳志明所說的「牛鼻子」,就是把體育列入中高考必考科目,並給予語文、數學等主科一樣的考分權重。

  「只有這樣,才能激發學校、家長、學生的內生動力,抓住牛鼻子,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吳志明說。

  其實,這幾年各地也進行了不少相關的嘗試,去年底,雲南省發布新的中考改革政策,將體育與語文、數學、英語並列為100分。不少體育老師說,學校家長重視了,孩子動起來了,老師們也就不用「被生病」了。

  也有人對類似的做法提出了異議,覺得這其實也是一種「應試思想」。不過,當應試觀念依然有很大市場,考試仍然有著「指揮棒」作用的今天,這也不失為一種迂迴的辦法,正如一位教育管理者所說的那樣:無論用什麼方法,讓孩子動起來是第一位的。

  「當我們到處能見到家長帶著孩子去鍛煉而不是去上課外班的時候,本該屬於孩子的陽光、天性、健康才能回到孩子身上,孩子才有更充裕的精力投入到學習中。」吳志明說,這其實是一種良性循環,在這個過程中,學校才會對體育場地設施有更合理的經費分配,也會吸引更多的人才。

  全國政協委員們呼籲的也正是國家希望的,在4月27日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三次會議上,提出了要樹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推動青少年文化學習和體育鍛煉協調發展,加強學校體育工作,完善青少年體育賽事體系,幫助學生在體育鍛煉中享受樂趣、增強體質、健全人格、鍛煉意志,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本報北京5月22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樊未晨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5月23日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