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增長率待實踐給出,財政擴張有限無需擔心「赤字貨幣化」

增長率待實踐給出,財政擴張有限無需擔心「赤字貨幣化」

新浪科技 2020-05-22 20:25

原標題:增長率待實踐給出,財政擴張有限無需擔心「赤字貨幣化」

2020年的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我最關心的問題主要有二:一是經濟增長率目標如何設定。二是財政政策的有關具體內容。

經濟增長率目標的確定,經歷了從某個具體數字的增長率到增長率區間的轉變,切合中國經濟發展的具體要求。

受疫情影響,2020年全球經濟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那麼政府工作報告該如何設定經濟增長率目標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不是意味著一定要設立5.6%以上的經濟增長率?面對第一季度-6.8%的經濟增速,2020年要實現5.6%以上的經濟增速難度極大。

有人建議設定相對指標,有人建議乾脆不設具體指標。相對指標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和世界其他國家相比,和世界經濟增長率相比,更容易看清中國經濟在世界經濟中的位置。有省份在設定年度增長率時就採取了這種做法,當然是與其他省份相比,與全國相比。

我們現在已經看到,政府工作報告最終選擇了不設定年度經濟增長率的做法。這是近年來所未見的。疫情和世界經濟的不確定性,導致中國經濟增長面對的不確定性因素較多。眾所周知,經濟增長目標的設定,必須基於科學的預測,而預測往往需要考慮各種影響因素,並將這些因素的具體指標作為假設條件。現在一方面影響因素在變化,另一方面影響因素的影響程度也在變化,這樣,經濟增長率指標的選擇就變得特別困難。是選擇一個可能隨時修正的經濟增長率區間,還是乾脆換種方式不設增長指標?

顯然,設定了經濟增長率指標,爾後要不斷地修正,這不是一種好的選擇。經濟增長率指標具有引導作用。經濟增長指標調高或調低,調整頻率,都會給正常的經濟運行帶來影響。在經濟增長不確定性因素較多的條件下,與其未來經常調整經濟增長目標,不如不設定指標,而降低指標調整可能帶來的對經濟工作的干擾。

不設定經濟增長率指標,不等於對經濟增長沒有要求。政府工作報告所強調的「六保」「六穩」,哪一項任務的完成不需要一定的經濟增長速度?因此,不設定經濟增長率指標,可以理解為更加強調某些任務的完成。

保就業,重要性怎麼強調都不過分。保就業,就意味著保企業。保就業,是通過市場辦法在保基本民生。而就業是有指標限定的,城鎮調查失業率和登記失業率,新增就業人數等都給出了明確的指標。脫貧攻堅是必須完成的任務,而脫貧,沒有一定的經濟增長率也是實現不了的。因此,不設定經濟增長率,可以理解為經濟工作更加強調某些政策性很強的重要任務的完成,而不是苛求具體的經濟增長率指標的實現。至於將GDP增長率指標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簡單挂鉤,也有值得商榷的餘地。

4月17日,政治局會議已經明確提高財政赤字率、發行抗疫特別國債和增加地方專項債。因此,我關心的相關內容,是赤字率多高?特別國債規模多大?地方專項債增加多少?我個人傾向於財政政策的力度應該遠遠超過市場預期,這樣可以讓積極財政政策在穩預期上發揮更大作用。由於中國的政府債務率較低,按照較為保守的政府債務率60%的指標來看,中國可以再發10萬億-20萬億元政府債券,這是積極財政政策的空間。

財政赤字率與特別國債,我一直將它們統籌在一起看。特別國債不在財政赤字率的計算上體現。如果特別國債規模大點,那麼財政赤字率不用提高太多。地方專項債需要解決項目的風險問題,項目收益應能覆蓋成本,這樣,專項債擴大的空間較為有限。政府工作報告給出的財政赤字率提高到3.6%以上。這比上年的2.8%高出不少,原先我的預計是3.2%左右,而將更多的融資任務賦予特別國債。有意思的是,這次在3.6%之後加了「以上」兩字。我的理解,是「以上」也不會比3.6%高出太多。政府工作報告強調提高赤字率后多釋放出1萬億元的資金,就是依據。

抗疫特別國債只有1萬億元,個人感覺規模有點偏小,但如果所籌資金只是用於和公共衛生服務和抗疫相關支出,1萬億元也是足夠了。2020年地方政府專項債收入預計為3.75萬億元,比上年增加1.6萬億元,和我設想的大約4萬億元差距不太大。不是地方不需要資金,而是專項債需要的項目條件不一定具備。

對於積極財政政策的安排,總體上是符合經濟實際情況的,體現了以收定支,過緊日子的要求。

財政政策擴張力度有限,「赤字貨幣化」問題根本無需擔心。為進一步提高財政政策效率,加快財稅改革,讓預算執行更容易到位,當是更需要關注的問題。基於未來的不確定性,積極財政政策還應該預留一定的靈活度,為應對可能的變化提供緩衝空間。

(作者楊志勇為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