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對話全國人大代表尹同躍:疫情總會過去,但中國汽車產業崛起才剛剛開始

對話全國人大代表尹同躍:疫情總會過去,但中國汽車產業崛起才剛剛開始

新浪科技 2020-05-22 18:37

原標題:對話全國人大代表尹同躍:疫情總會過去,但中國汽車產業崛起才剛剛開始

一場疫情打亂了很多行業的步調。 

5月22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在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執行和計劃報告中指出,儘管我國疫情已經得到控制,但境外疫情仍在蔓延,世界經濟不確定性因素增加,國內經濟發展面臨挑戰,表現之一便是:內外需求下降導致經濟循環受阻,居民非必需消費受疫情衝擊受到嚴重抑制,其中,汽車等大宗商品消費大幅下滑,消費增長受到制約。

汽車產業尚待從疫情中恢復。兩會期間,汽車行業不止一位代表提出了促進汽車消費的議案或提案,希望從費用支持、使用條件放寬等諸多方面刺激汽車消費。

實際上,年初以來,從中央到地方政府,促進汽車消費的政策已經推出了不少,包括放寬汽車限購、減免汽車稅賦、提供購車補貼等,其中,影響最廣泛、最深遠的是延長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和免徵車輛購置稅的政策年限。

新能源汽車代表著汽車產業的發展方向,也是特殊時期重點扶持的領域。而相比于直接的刺激汽車消費,今年兩會期間,汽車行業代表們提出的新能源汽車相關議案和提案更為密集。

全國人大代表、奇瑞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尹同躍便在自己的五項議案中,重點關注了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議題,他建議取消新能源正積分的結轉限制、推動商用車實行積分管理辦法等,以促進中國汽車產業創新與高效發展。

5月22日,尹同躍在與《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話時表示,取消新能源正積分結轉限制有利於提高傳統車企發展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積極性,而商用車領域也推進積分管理辦法,則有利於促進汽車產業協調發展,提高中國汽車企業的地位。

在尹同躍看來,儘管從短期來看,疫情給中國汽車產業帶來了較大損失,但長期來看,車市也面臨著三重新的機遇,包括政策、市場需求以及營銷模式轉變。而對於中國汽車產業的長期發展,提升行業地位與影響力仍是重要課題,新能源汽車則是破題的重要方面。

從提升中國汽車產業地位的角度,尹同躍還提出了「建立中國汽車的技術新標準」的議案建議。「三流企業(國家)做產品,二流企業(國家)做品牌,一流企業(國家)做標準。」尹同躍表示,「誰把握住了標準,往往就把握住了產業發展的命脈,把握住了市場競爭主動權。」

以下是《21世紀經濟報道》(下稱《21世紀》)與尹同躍的對話(有刪節):

從汽車大國到汽車強國

《21世紀》:為何建議制定商用車積分管理辦法?

尹同躍:當前,我國對碳排放較大的商用車尚未制定積分管理政策。

我這次建議打通乘用車和商用車的積分,將輕型商用車(N1類)與乘用車雙積分管理辦法(基本為M1類車)相融合,統籌制定為輕型汽車雙積分管理辦法。 

這樣有利於促進汽車產業協調發展,提高中國汽車企業的地位,為在對外合資合作中爭取更多中國利益創造條件。 

《21世紀》:取消乘用車正積分結轉限制將給傳統車企帶來哪些影響?

尹同躍:最新雙積分政策修正案中,擬規定NEV新能源正積分可結轉,但又在很多方面進行了限制,比如僅可結轉三年,且每次結轉按50%扣減積分數量等等。這對傳統車企發展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積極性會造成一定影響。

我這次建議取消對NEV正積分結轉的限制,以提高傳統車企發展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積極性。

《21世紀》:您提出「新能源汽車核心零部件再製造再利用」的議案建議,是基於何種考慮?

尹同躍:這是實現循環經濟、節能環保和可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

當前,新能源汽車約三年就有非常大的技術突破,實際行駛壽命15萬公里就面臨淘汰與報廢,而其基礎核心零部件系統,如電驅動、電機、電池、鋁基車骨架等,仍具有很高的重複再使用價值。 

在此背景下,「再製造再利用」,既可以做到資源的回收利用,又可以減少能源消耗和環境污染。既可以有效降低我們對能源、鋼鐵、鋁等原材料資源的消耗,又能降低國際資源價格波動對我國經濟造成的不利影響。

《21世紀》:奇瑞在新能源汽車核心零部件再製造再利用方面,有哪些技術儲備或布局?

尹同躍:奇瑞集團在2004年成立了子公司安徽瑞賽克再生資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專註于再生資源的研究與發展。

經過十幾年的深耕,奇瑞瑞賽克已經發展為集回收、再加工和再製造為一體的綜合性再生資源公司,是國家發改委批准的汽車零部件再製造試點企業。

此外,奇瑞瑞賽克還與合肥工業大學共同成立了「汽車綠色技術研究中心」。該中心以汽車再生資源循環利用為研究方向,有利於更好地推動奇瑞汽車產品的綠色設計、清潔生產和合理回收、再利用和再製造工作的開展。

去年,奇瑞瑞賽克還與上海電力大學聯合開發了「動力蓄電池梯次利用異構兼容儲能電站」,該項目成功破解了蓄電池循環利用「兼容難」的技術瓶頸,讓退役電池繼續發揮剩餘價值。

《21世紀》:您提出「建立中國汽車的技術新標準」的議案建議,是基於何種考慮?

尹同躍:三流企業(國家)做產品,二流企業(國家)做品牌,一流企業(國家)做標準。標準之爭被經濟學家稱作「贏者通吃」,誰把握住了標準,往往就把握住了產業發展的命脈,把握住了市場競爭主動權。

通過對全球尤其是歐美髮達國家汽車標準體系與共性技術壁壘進行研究,建立中國汽車的技術新標準,有利於我國汽車核心技術實力的進一步突破、升級,促進中國汽車工業的全球化發展,推動中國從汽車大國向汽車強國邁進。

中國汽車產業的三重機遇 

《21世紀》:您如何看待此次疫情給中國汽車產業帶來的影響?

尹同躍:短期來講,這次疫情給汽車市場帶來了較大損失,但從長期來看,也有利好因素和新的機遇,主要表現的三個方面。

第一個是政策機遇。

為促進汽車產業發展,緩解疫情給中國汽車產業帶來的沉重打擊,國家近期陸續出台了一系列利好政策,包括放寬汽車限購、鼓勵汽車下鄉、減免汽車稅賦、提供購車補貼以及現有新能源車補貼政策延長兩年不變等。

這一系列政策對於穩定國內汽車市場將起到重要的作用,中國的車企應該把握住這波政策機遇,推動企業進一步發展。

第二個是對市場需求的影響。

后疫情時代,一些因疫情影響而暫時無法購車的消費者,需求會陸續釋放;同時,由於私家車的安全性和便捷性,一些原來暫無計劃購買汽車的潛在購車需求,有可能會轉化為現實需求,帶來一定的市場增量,如何抓住並開發這些需求是車企的一項營銷課題。

第三個是營銷模式轉變。

面對疫情,很多車企積極應對,創新營銷模式。以奇瑞為例,疫情發生后,我們加速了「新零售」的落地,打通了線上、線下購車通道,以及採取了多種線上傳播新形式,加速了營銷模式的變革。

未來,我們相信,在政策機遇、市場需求和營銷變革等一系列因素的作用下,中國汽車產業一定能在疫情后迎來新的「春天」。

《21世紀》:4月份奇瑞集團銷量已經接近去年同期水平,背後除了快速復工復產外,還有哪些因素支持?

尹同躍:我們打通了從產品研發到市場營銷的通道,實現從市場到市場的閉環。

研發就是「挖井」,越挖越深,不斷融合最新的技術,包括設計、動力、智能、網聯技術及新工藝,打造出消費者需要的全新明星車型。

營銷就是「撞牆」。一次不行,就兩次三次,持續不斷精準突破,打破壁壘。

同時,我們現在實施阿米巴組織管理,成立產品作戰室,使得前後台的工作銜接更緊密:營銷以產品線拉動,更好地把握市場和客戶需求;同時通過阿米巴組織拉動後台資源,給客戶提供更好的產品。

《21世紀》:2020年下半場,奇瑞打算如何實現年度目標?

尹同躍:通過加速產品研發和投放、創新營銷模式、加快海外市場布局等舉措,努力把失去的時間「搶回來」,把既定的目標「奪回來」。

《21世紀》:您認為中國汽車產業如何抓住疫情過後的機遇?

尹同躍:首先,迎合全球汽車產業發展趨勢,加快電動化、智能化等前沿領域的技術研發;其次,深度研究疫情后的消費需求變化,開發符合市場需求的新產品;第三,要加快全球化發展。

(作者:南方財經全國兩會報道組,彭蘇平 編輯:張若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