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賈躍亭可以回國了

賈躍亭可以回國了

新浪科技 2020-05-22 17:15

原標題:賈躍亭可以回國了

自2017年7月赴美,賈躍亭離開中國即將三年整。

最初半年,北京證監局曾三次發文,要求賈躍亭儘快回國處理其債務問題,但賈躍亭都沒有回來,也由此有了網路上「下周回國賈躍亭」的調侃。

2017年11月,賈躍亭在美國接受騰訊新聞駐美記者的採訪時說,「目前首要任務是完成FF(Faraday Future)的A輪融資,暫時還不會回國。」他的理由是,」債務糾紛會涉及到我,可能會對我產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費的影響,一旦回國后又來不了美國,FF的融資就沒戲了,就垮了。」

賈躍亭話音未落,他就被法院下達了限制消費令以及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成為一名「老賴」。過去近三年,賈躍亭未曾踏入國門一步,隨著他一手創辦的樂視網即將退市,很多人更是覺得,賈躍亭永遠不會回國了。

但是現在,事情有了轉機。

洛杉磯時間5月21日上午9點30分,賈躍亭基於美國《破產法》第十一章申請的個人破產重組方案在美國加州中區破產法院舉行了確認聽證會,最終,大法官Zurzolo對該重組方案進行了確認和通過。

這意味著,賈躍亭的個人破產重組將進入生效流程,預計將於6月初正式生效。而重組方案的生效,意味著賈躍亭有了回國的可能性,因為他之前擔心的國內債務糾紛及「老賴」身份,都將隨著方案生效而被暫時擱置。

破產重組系最後一搏

過去幾年,賈躍亭雖遠在大洋彼岸,卻從未和國內斷過聯繫。對於國內留下的一大筆債務,他曾多次通過多種途徑表示,從未忘記國內債務,但把FF做成,是徹底還債的前提。

可是,被賈躍亭給予厚望的FF,這兩年的發展卻十分坎坷。2018年6月,恆大入股FF,這一度讓FF的發展充滿光明,但兩家公司卻因FF的控制權問題鬧到訴諸公堂,儘管雙方最終是以「和解」收尾,但仍然是不歡而散。

對FF來說,恆大的這筆A輪融資可謂是大喜大悲,原計劃是用45%的股權換來20億美元資金,最後卻是用32%的股權只換來8億美元。

這直接導致FF陷入「缺錢」的狀態。要知道,在2018年7月,FF剛從恆大手中拿到第一筆錢沒多久,其就提出要保證FF 91的量產計劃,年底前還需要6.63億美元。可這筆錢一直沒有著落,FF也由此陷入了幾乎停滯的狀態。

恆大與FF的爭議,在於賈躍亭對FF的控制權。這裏面,恆大有自己的考量,其認為賈躍亭作為中國的失信被執行人,由他實際控制的FF在中國很難開展業務。

事實上,這也是FF陷入的一個死循環:賈躍亭要還國內債務,FF必須成功,但因為賈躍亭的債務問題,FF的發展又受到限制。

最終,賈躍亭找到了能夠解開這一循環的辦法——破產重組。2019年10月14日,賈躍亭根據美國《破產法》第11章向美國特拉華州破產法院提交了保護破產申請。

據了解,美國《破產法》第11章允許各實體(包括個人)在通過確認重組計劃以尋求對債務進行重組的同時作為持有資產的債務人繼續經營業務。而基於賈躍亭的重組計劃,他將把所有合法認可的個人資產(除了在中國被凍結或沒收的那些資產以外)全部轉入債權人信託,以償還債務。

從賈躍亭披露的資產情況來看,他剩下的個人資產主要就是FF的股權,所以他的破產重組計劃通俗來講,就是告訴債權人,我把這筆股權都拿出來了,你們要是信我,就讓我繼續帶領FF發展,FF做大了,這筆股權升值,你們的債務都能還;要是不信我,這筆股權就值現在這麼多錢,剩下的債務以後也沒機會還了。

這是賈躍亭的最後一搏,這次他把所有債權人都拉到一條船上,債務能否償還,真的就要靠FF了。當然,賈躍亭選擇這個方式,自然也有他的考慮,那就是解開上面提到的死循環。

獲得四年中國訴訟靜止期

根據重組方案,自方案生效日起,賈躍亭在美國的個人債務將直接解除,與此同時,在接下來的四年內,債權人不得在任何美國以外的管轄地直接主張追究賈躍亭的個人責任,或衍生性地以賈躍亭債權人的名義提起任何新訴因。

而且在方案生效日或債務索賠獲准日(以較遲者為準)發生后90天內,債權人要通知並請求中國法院解除賈躍亭及甘薇的失信被執行人及限制出境和限制高消費,並且靜止期內不再重新提起。

需要指出的是,債權人在中國並沒有喪失對賈躍亭的追索權利,只不過在靜止期內不可以。但是,如果債權人從信託中受償比例達到40%獲准索賠分配額,或者從信託及其他途徑獲得的償付比例達到獲准索賠分配額的100%,那賈躍亭在中國的個人債務也將自動解除。

對於為何要為賈躍亭提供中國訴訟靜止期,方案中提到,如果不解決賈躍亭在中國的法律訴訟問題,那將對FF中國戰略落地及融資都帶來影響。方案認為:

1、FF和賈躍亭是不可分割的,賈躍亭的擔保不解除,還在失信人名單上,政府考慮到賈躍亭的失信問題,一定會擔心與FF的戰略合作,從而影響FF中國戰略的落地。

2、中國是電動車最大的市場,也是FF最主要的市場之一,而FF中國業務的發展與賈躍亭密不可分,且短時間內無法切斷創始人和公司的聯繫,只要有債務問題和失信人的問題,就有負面影響。

此外,聲明還提出,在政府層面,賈躍亭目前的問題是只有債務問題,如果賈躍亭債務問題解決了,就沒有歷史包袱了。

從最後結果來看,絕大多數債權人也同意了賈躍亭主張的這一方案。這也意味著,最遲在90天以後,賈躍亭在中國的訴訟問題都將被暫時停止,同時,其「老賴」身份也將被解除。

21Tech記者了解到,債權人委員會成員共有五個,其中平安銀行是委員會主席,剩下成員是民生信託、海瀾投資控股、樂昱投資和奇成投資。

信託資產則包括:1、10%的FF股權;2、20%的Pacific Technology優先股(間接持有6.16% FF的股權),同時包含FF IPO后Pacific的8.157億美元優先分配權等額外權益;3、對Season Smart股權(恆大持股)的回購權;4、走完中國現有司法程序后,賈躍亭在破產生效前被司法凍結資產的剩餘部分(如有);5、對易到資產(東方車雲)的訴訟權。

根據方案,經賈躍亭認可的債務主體所申報的金額為61.7億美元,最終凈債務額為34.4億美元。這其中,包括與賈躍亭有關聯的三位債權人的債務,具體為賈躍民的1.83億美元,賈躍芳的5000萬美元,甘薇的2.5億美元。

FF的下一步

在賈躍亭個人成功破產重組后,所有的目光以及壓力都將轉移至FF身上。

目前,FF全球共有430名員工,全球CEO由畢福康擔任。在賈躍亭提交的一份FF規劃書中顯示,FF 91以及完成85%,在公司完成B輪融資后9個月即可投產,而FF 81預計要在公司IPO后15個月才能推出。

所以當下,FF最緊要的事情仍然是融資。根據4月14日更新的重組方案顯示,FF已經在與數家大型戰略投資者密切對接領投事宜,並不斷積累意向跟投方;此外,FF也在投行的支持下,正在與超20名潛在債權投資者對接,配合提供更多公司信息,同時也在積極申請美國政府貸款。

針對中國市場,方案也透露多項積極進展,比如FF正在與國內三個省會級城市進行溝通,商討在當地建立FF中國總部的相關事宜,其中一家已經在MOU(諒解備忘錄)的溝通階段,另外兩家也已經在方案的實際探討中。

資本方面,FF則在與國內的一家全國排名前列的投資集團進行深度商談。方案稱,「對方希望可以參与到我們與某個地方產業落地的投資及合作當中;同時,FF也與幾個地方政府的主要資本平台進行著關於產業落地資本合作的方案溝通。」

此外,FF還與國內的兩家主機廠在進行合作的深度溝通,其中一家已經在MOU的各自審批流程當中,一家已經確認MOU主要條款。

與此同時,FF表示FF 91中國落地項目已經跟國內合作夥伴取得了重要的進展,作為中國落地項目的一部分,FF計劃近期在中國首次舉行FF 91產品發布會。

從賈躍亭透露的上述種種進展來看,FF似乎形勢大好,但是在沒有真正拿到融資之前,FF的生存危機都不能解除,對未來的規劃也都是空談。

當然,對於大多數的國內網友來說,他們更喜聞樂見的可能就是看到「賈躍亭回國」的消息。

但是,已被決定退市的樂視網的韭菜們已經等不到賈躍亭來拯救了。賈躍亭仍然是樂視網的第一大股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