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專訪中鋁集團總經理余德輝:迫切推進銅冶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專訪中鋁集團總經理余德輝:迫切推進銅冶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原標題:專訪中鋁集團總經理余德輝:迫切推進銅冶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ea05-itzixrs1591050.jpg

作為中國有色金屬龍頭央企中國鋁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鋁集團」)的總經理,余德輝今年提交的提案和「鋁」無關。在全國兩會正式召開之前的5月20日,全國政協委員、中鋁集團總經理、黨組副書記余德輝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ww.thepaper.cn)的專訪,「我今年主要帶來兩項提案:一是關於嚴控銅冶鍊產能盲目擴張加快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提案;二是關於支持國有企業辦職業教育促進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的提案。」

自2008年以來,中國銅冶鍊產業發展迅猛,產量增長近200%。目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精鍊銅生產國,產量佔據世界半壁江山。但余德輝指出,「目前國內銅冶鍊產能仍在盲目擴張,產能過剩持續加劇,銅精礦自給率快速下降,給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銅冶鍊產業結構性矛盾凸顯。」

他認為,為嚴防銅冶鍊產業出現嚴重過剩問題,必須在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前提下,加強宏觀政策引導和產業法制約束,通過大力實施「一嚴控一優化一升級」,推進銅冶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

此外,余德輝還提到,今年1月開始大範圍暴發的新冠疫情使得就業問題更顯突出,對高校畢業生、農民工、就業困難人員等重點群體的衝擊更為嚴重。他提出,「支持企業成為舉辦職業教育的主體,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是發展高質量職業教育的必然選擇,既有利於緩解當前就業壓力,也是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破解結構性就業矛盾,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的戰略之舉。」

余德輝建議,在當前新的形勢下,「應通過相關舉措發揮出國有企業辦職業教育穩就業的優勢。」

中鋁集團成立於2001年,是中央管理的國有重要骨幹企業,主要從事礦產資源開發、有色金屬冶鍊加工、相關貿易及工程技術服務等,氧化鋁、電解鋁、精細氧化鋁產能均居全球第一,銅業綜合實力全國第一,鉛鋅鍺綜合實力全球第四,旗下的中國稀有稀土是中國稀土行業產業鏈最完整的行業整合主導企業。中鋁集團連續12年入選世界500強,2019年資產總額超過6600億元,營業收入超過3500億元,6家控股子公司實現了境內外上市。

近年來,中鋁集團深入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堅持「科學掌控上游,優化調整中游,跨越發展下游」的發展思路,做強做優鋁、銅、稀有稀土、鉛鋅四大核心產業,加快發展工程技術、工服物業、資本金融、貿易物流四大協同產業,積極發展環保節能、創新開發、智能科技、海外發展四大新興產業,形成高質量發展的產業新格局。

今年你帶來的提案是什麼?請簡單介紹一下。

余德輝

:今年主要帶來兩項提案:一是關於嚴控銅冶鍊產能盲目擴張加快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提案;二是關於支持國有企業辦職業教育促進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的提案。

澎湃新聞

:為什麼重點關注這兩方面話題?

余德輝

:第一份提案是因為銅既是重要的有色金屬資源,也是關係國家社會經濟安全的重要戰略資源。自2008年以來,我國銅冶鍊產業發展迅猛,產量增長近200%,盲目擴張與低水平重複建設問題突出,產業集約化程度低,競爭力不強,結構性矛盾日益凸顯。

第二份提案是考慮到,這次新冠疫情使得我國處於貿易摩擦、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下的就業問題更顯突出,對高校畢業生、農民工、就業困難人員等重點群體的衝擊更為嚴重。推進就業優先政策全面發力,要關注重點人群、重點領域,發揮職業教育對穩就業,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的重要作用。

近年來,國家相繼出台《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等,進一步強調支持和鼓勵行業企業興辦職業教育。支持企業成為舉辦職業教育的主體,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是發展高質量職業教育的必然選擇,既有利於緩解當前就業壓力,也是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破解結構性就業矛盾,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的戰略之舉。

澎湃新聞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精鍊銅生產國,產量佔據世界半壁江山,你認為發展到這麼龐大的力量之後產業存在哪些問題?

余德輝

:目前國內銅冶鍊產能仍在盲目擴張,產能過剩持續加劇,銅精礦自給率快速下降,給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銅冶鍊產業結構性矛盾凸顯。主要有以下三方面體現:

一是銅冶鍊產能過剩加劇。2019年我國精鍊銅產能已達1259萬噸/年,銅冶鍊行業投資同比增長40.9%;精鍊銅產量978萬噸,產能利用率不足80%。隨著新建擴建產能增長,預計2021年將達到1422萬噸/年,將進一步加劇產能過剩。

二是銅精礦對外依存度加大。銅資源作為國家戰略資源,我國銅資源儲量僅佔世界的4.60%,銅礦資源經濟可采儲量持續下降,銅精礦自給率由2000年的43.25%下降至目前的22.8%,國內資源保障能力嚴重不足,對外依存度進一步擴大。

三是生態環境壓力更加突出。銅冶鍊作為高耗能產業,每生產1噸精鍊銅需要消耗約1噸標煤和5~10噸水資源,且冶鍊過程產生大量的廢酸、廢鹼、重金屬和尾礦,將造成較大的生態環境負外部性,增加了環保風險;硫酸等副產品消納能力不足,也限制已建產能釋放、造成資源浪費。特別是今年新冠疫情期間,硫酸過剩問題更加顯著,脹庫風險持續上升,不少冶鍊廠硫酸每噸已經貼價100-200元進行銷售。

澎湃新聞

:基於你分析的銅冶鍊產業結構性矛盾,你的建議是什麼?

余德輝

:為嚴防銅冶鍊產業出現嚴重過剩問題,必須在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前提下,加強宏觀政策引導和產業法制約束,通過大力實施「一嚴控一優化一升級」,推進銅冶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

第一、嚴控銅冶鍊新增產能。儘快修訂出台《銅產業規範條件》,嚴格准入條件限制,採用等量或減量置換等方式報批,遏止新增產能盲目擴張。重點支持銅冶鍊企業聯合重組,提高產業集約化水平,堅決清除銅冶鍊「殭屍企業」,淘汰落後產能,減量過剩產能。有序引導再生銅產業發展,通過「互聯網+回收」方式,加強廢舊銅資源回收利用,減量國內銅礦資源和冶鍊能源消耗,提高銅冶鍊產業鏈現代化水平。

第二、優化銅冶鍊產業布局。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有序引導支持國內龍頭企業開展國際化合作,在避免同質化競爭的同時,推動礦產採選、冶鍊以及加工、裝備、工程技術走出去,布局建設海外銅生產基地,掌控海外優質銅資源,提高國家戰略資源保障能力。鼓勵有條件的銅冶鍊企業實施跨行業、跨地區的減量化兼并重組,並向具有資源、能源、消費優勢的沿海區域有序轉移,更加便利地使用海外銅資源,促進下游硫酸等副產品的海外銷售,提升資源能源綜合利用效率和邊際效益。

第三、升級銅冶鍊產業技術。在嚴控產能、優化布局的同時,通過加快智能化、綠色化改造,建設一批智能礦山和冶鍊廠,實現銅礦資源的高效利用。推進企業、行業協會、科研院所的多方技術聯合重組,推進銅冶鍊共性技術升級,攻克伴生稀貴金屬提取技術,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加快銅冶鍊尾礦的二次分選、綜合利用、深加工等技術研發,升級礦山、尾礦區的環境恢復和治理技術,促進資源型與環保型產業融合,提升資源產出率和價值創造力,實現銅冶鍊綠色化發展。

澎湃新聞

:針對第二份提案,你認為在國有企業舉辦職業教育方面,目前整體情況如何?

余德輝

:國有企業曾是舉辦職業教育的主力軍,但隨著深化國企改革剝離企業辦社會職能,支持國有企業舉辦職業教育的財稅優惠政策缺乏實施細則,致使國有企業舉辦職業教育的積極性不高,規模縮減,功能退化。據不完全統計,全國行業企業舉辦高職院校有680餘所,約佔高職院校總數的一半;舉辦中職學校3400餘所,約佔中職學校總數的1/3,但國有企業舉辦的高職院校和中職學校分別只佔不到總數的6%和1%。

澎湃新聞

:在社會就業壓力增加的當下,你認為哪些措施可以提高職業院校的質量,從而發揮國有企業辦職業教育穩就業的優勢?

余德輝

:一是落細落實支持國企辦職業教育的各項政策。建議將公共財政覆蓋到國有企業舉辦的職業院校,為國企舉辦職業院校提供生均經費補助。同時建議相關部門完善財政、土地、稅收等優惠政策的實施細則,按投資額一定比例抵免企業應繳教育費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激發國有企業舉辦高質量職業教育的動力,促進國企更加主動地招收農民工、退役軍人和下崗工人等群體進行職業教育和周期性培訓,更好地發揮國企穩崗就業、擴大就業的壓艙石作用。

二是多措並舉完善國企辦職業教育的激勵機制。建議國家繼續實施高職院校擴招政策,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農民工、退役軍人、下崗職工報考,為國有企業按照自身發展需求合理優化用工組合提供資源。支持國有企業借鑒德國「雙元制」等模式,創新校企合作模式,自主招收或聯合招收青年農民工、退役軍人、下崗職工等。國家根據不同職業(工種)的培訓成本,按規定給予每人每年4000-6000元的培訓補貼。在實訓和見習期間企業再給予一定補貼,學業結束后可優先在國有企業安置就業,切實發揮國有企業辦職業教育穩就業的蓄水池作用,短期緩解當前就業壓力,長期破解結構性就業矛盾。

三是建立健全支持國企辦職業教育的制度體系。建議儘快修訂《職業教育法》,明確國企舉辦職業教育的職責和義務,制訂國企舉辦職業教育的具體實施辦法。探索由國有企業集團公司或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進行資源優化整合,積極探索集中運營、專業化管理的模式,面向先進位造業等技術技能人才緊缺領域,建設若干具有輻射引領作用的高水平專業化產教融合實訓基地,提升重點專業建設和校企合作育人水平,根據不同生源對象的需求與特點因材施教、精準培養,培養高素質產業人才和藍領工匠,做到人人學而出彩,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為我國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提供人才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