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美媒分析:美國為何不肯向其他國家學習?

美媒分析:美國為何不肯向其他國家學習?

新浪科技 2020-05-22 16:21

原標題:美媒分析:美國為何不肯向其他國家學習?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5月22日報道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5月14日刊登作者為尤里·弗里德曼的文章稱,在一些美國人看來,美國是如此與眾不同,以至於在其他國家可能奏效的政策在美國絕不可能有效。但一場新冠病毒危機可能對美國這種——沒什麼可向世界其他國家學習——的觀念構成最大威脅。文章內容編譯如下:

正如清教徒律師約翰·溫思羅普在幾百年前所說的,美國人一直認為自己的國家是「山巔之城」,「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我們」。現在,因為各種錯誤的緣故,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盯著美國。這個國家正遭受著全球最嚴重的新冠肺炎疫情,而世界其他地方的燈塔卻在熠熠發光。

盲目認定「美國例外」

拉特格斯大學的政治學家丹尼爾·凱萊門一直研究美國可以從歐洲公共政策中學習什麼。他說,支持美國例外主義——或他所稱的「美國與其他國家根本不同且優勝一籌的觀點」——的那些人歷來拒絕吸取其他國家的經驗教訓。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至少,「這種觀點導致許多人認為,美國是如此與眾不同,以至於在其他國家可能奏效的政策,在美國絕不可能有效」。

美國例外主義已經無數次被宣告死亡,從越南戰爭到全球反恐戰爭,但還是堅持度過了那些困難時期。不過,這場新冠病毒危機可能對美國的這種——沒什麼可向世界其他國家學習——的觀念構成最大威脅。

美國決策者們對其他國家政府的行動策略進行的研究確實很多,但他們不見得公開宣傳,但是,美國政客們通常拒絕接受外國的思想。美國就教育改革和社會流動性等問題的公共政策辯論大多發生在怪異的真空中,就好像絕大多數人類遭遇的這些相同挑戰(無論好與壞)的結果都不會對美國產生有益的啟發一樣。政客們確實偶爾也會援用其他國家政府的政策,但他們通常是在關於醫保和控槍等問題展開高度極化的辯論期間把它們當作政治道具而已。

偏激狹隘導致錯誤

斯沃思莫爾學院政治學教授多米尼克·蒂爾尼曾在電子郵件中說,「在美國像巨人一樣稱霸世界時」,這種偏狹或許「相對無大礙」,「但在美國面臨來自氣候和新冠肺炎等一系列全球挑戰時,這就很危險了」。

蒂爾尼說,現如今,暴發了新冠肺炎疫情,「所有國家都面臨著同樣的重大威脅,而各國政府的應對措施就像是一種實驗室實驗」。

他指出:「美國的有利條件是受新冠病毒襲擊相對晚些,這給了(我們)寶貴的機會,可以仿效別國的最佳做法並避免它們所犯的錯誤。」

然而,美國在許多方面浪費了這一有利條件。奧巴馬政府曾制訂了一套應對大流行病的方案,其中部分借鑒了其他國家的經驗,但特朗普政府對其不屑一顧。耶魯大學社會學家和醫生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3月份告訴我說,當中國1月份開始將千百萬人限制在家時,美國政府就該知道,中國人是在抗擊範圍更廣泛的全世界面臨的一個嚴峻威脅。「我們美國錯失了六周的時間」——「生產呼吸機,獲取防護裝備,組織重症監護室,安排檢測工作,讓公眾為即將發生的時期做好準備,從而使我國的經濟不致下滑得這麼嚴重。然而,對於這些事情,我們的領導人無一做得充分到位。」

狂妄之語成為笑料

即便現在,隨著一些國家興奮地游向安全地帶,美國在幾乎全國範圍已實施了兩個月封鎖措施,卻只是「在踩水」,仍停滯不前。美國尚未在全國各地推出穩健可靠的檢測方法,儘管特朗普3月以來聲稱任何想檢測的人都能得到檢測。美國也未能像其他國家已做到的那樣,出台充分追蹤密切接觸者的機制,也未能設法使紐約州以外地區的疫情得到顯著減緩。

其中,特朗普展現的更多的是狂妄,而不是謙遜。這位總統多次聲稱,美國在病毒檢測方面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為何美國疫情規模巨大,真令人不敢恭維。我的同事安妮·艾普爾鮑姆認為,特朗普4月份提出美國人可以給自己注射消毒劑的建議——令科學家們感到驚恐,亦成為海內外人們的笑料——標志著進入一個「后美國、后新冠病毒的世界的加速點……」,在那樣的一個世界里,美國的意見將不那麼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