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用最嚴密的法治保護環境:委員建議制定專門公益訴訟法

用最嚴密的法治保護環境:委員建議制定專門公益訴訟法

新浪科技 2020-05-22 10:20

原標題:用最嚴密的法治保護環境:委員建議制定專門公益訴訟法

鞏富文委員:

建議制定專門的公益訴訟法

df8e-itvqccc5682644.jpg

全國政協委員、陝西省高級法院副院長鞏富文

全國政協委員、陝西省高級法院副院長鞏富文今年繼續關注公益訴訟立法。這是他自2015年以來第6次向全國政協會議提交有關公益訴訟立法提案。

鞏富文與公益訴訟之間有著一段不解之緣。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決定:授權最高人民檢察院在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國有財產保護、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食品藥品安全等領域開展提起公益訴訟試點工作。陝西是13個試點地區之一,而時任陝西省檢察院副檢察長的鞏富文剛好分管公益訴訟工作。儘管三年前已調到陝西省高級法院工作,但是他對公益訴訟的這份情結仍深埋於心。

「6份提案角度各不相同,有些提案內容已經被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吸收了。」鞏富文說,目前與公益訴訟相關的法律條文散見於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環境保護法、海洋環境保護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英雄烈士保護法以及最高法、最高檢出台的司法解釋等法律法規中。2018年3月,最高法、最高檢聯合發布《關於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案件類型、辦案程序等作出了更加具體、更具操作性的規定。

「這些法律的修訂和出台為公益訴訟打下了立法基礎,但也導致『法出多門』,呈現碎片化、不系統、不全面、不充分的狀況。」鞏富文說,目前在訴訟主體、案件範圍、審理程序等方面存在不盡相同的情況,不利於法律的集中統一實施,與黨中央提出的「用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保護生態環境」要求還有較大差距,急需進行整合,制定專門的公益訴訟法。

朱列玉代表:

在環境公益訴訟中引入懲罰性賠償機制

802c-itvqccc5682642.jpg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國鼎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列玉

「珠江是南方很多省份的母親河,通過對珠江進行立法保護,協調流域內各地區分工協作,共同保護母親河,很有必要。」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國鼎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列玉日前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出,應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珠江保護法」,並在環境公益訴訟中引入懲罰性賠償機制。

朱列玉建議,通過制定珠江保護法,將流域生態環境保護責任層層分解到各級行政區域;探索建立跨行政區劃環境執法機制;在環境公益訴訟中引入懲罰性賠償機制;以各行政區域下游水質作為區域水質治理是否達標的依據;依法淘汰污染嚴重的落後產能,落實環境信息公開制度,讓全社會參与到保護母親河行動中來。

值得關注的是,自2012年首次規定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制度后,公益訴訟在環境保護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目前,我國仍未立法規定環境污染公益訴訟中可以主張懲罰性賠償,但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具有必要性和迫切性。」朱列玉說,首先,引入懲罰性賠償可以彌補行政不能的缺陷。排污者往往是較大的企業,這就可能出現環境治理與經濟發展之間的衝突。將懲罰性賠償引入環境公益訴訟,就能使類似於「按日處罰」的這種規定切實發揮作用,彌補行政不能的缺陷。其次,引入懲罰性賠償也是規制「機會主義行為」的措施之一。企業偷排污水的損害後果可能不會在短時間內顯現,部分企業抱著僥倖心理,不願意去治理污染。基於這種心理以及違法的高額利益,機會主義環境侵權行為就會盛行。最後,引入懲罰性賠償可以遏制惡意違法超標排污行為。由於一般的侵權賠償是遵循填平原則,也就是說只對損害部分做到補償即可,這樣的情況下企業往往會選擇「低成本」的賠償額,而不會放棄高額的利潤。而引入懲罰性賠償,則可以在經濟成本上驅使企業放棄超標排污。

「因此,可以通過制定珠江保護法,建立環境公益訴訟的懲罰性賠償制度,填補這方面的法律空白。」朱列玉表示。

孫建博代表:

讓生態檢察室成為生態資源守護者

604b-itvqccc5682839.jpg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淄博市原山林場發展戰略委員會主任孫建博

「與普通刑事犯罪相比,生態環境領域犯罪具有專業性、技術性強,作案手段隱蔽,違法行為摸排難度大,收集證據困難等特點,且造成的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難以量化。」5月20日,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淄博市原山林場發展戰略委員會主任孫建博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檢察機關應根據當地的生態環境狀況和打擊犯罪的現實需要,在基層檢察院設立生態功能檢察室,依法打擊危害生態環境犯罪,為當地生態建設營造公平正義的法治環境。

在孫建博看來,2018年新修訂的人民檢察院組織法對規範人民檢察院的設置和職權,完善人民檢察院管理體制和檢察權運行機制,保障人民檢察院依法履行職責,更好地保障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進一步提升司法公信力,具有重要意義。在完善人民檢察院內設機構的有關規定中,規定了派駐檢察室和巡迴檢察監督方式,這一規定為檢察機關完善派駐檢察和巡迴檢察相結合的監督工作機制提供了法律依據。

「隨著司法改革的持續深入推進,各級檢察機關在推動檢察工作重心下移、檢力下沉的同時,積極探索派駐檢察室的規範建設工作和生態環境保護類案專門辦理機制,要求各地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檢察職能,依法打擊破壞環境資源犯罪,實現辦案工作專業化。」孫建博表示,通過設立生態功能檢察室,完善生態環境保護內部協作機制,建立生態環境保護外部聯動機制,建立檢察室工作常態化履職機制,能夠有效延伸檢察機關對生態環境保護的服務觸角,貼近生態環境保護的一線開展法律監督。

因此,孫建博建議,在今後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的修訂過程中,以法律形式對生態功能檢察室的設立和職能予以明確,並將生態功能檢察室受案範圍拓展到環境、國土、海洋與水利等所有生態領域案件。

「另外,在各地積極推廣生態功能檢察室的典型案例和經驗,積極發揮派駐生態檢察室的功能作用,依法打擊破壞資源、侵佔林地等違法犯罪行為,使生態功能檢察室真正成為老百姓身邊生態資源的守護者。」孫建博最後表示。

(來源:檢察日報 文字:謝文英 劉亞 )